RICO-三青

杂食,赛迪、all迪、希梦、茹盖、梶梦、佐希、jo都吃,还有鸣樱、声爵。大男神声波,爱papa和他的磁带们。最近沉迷warframe,电队是我的。

【赛迪】恋人相遇即是旅程终结(10)




       “我在光之国学得最差的就是历史了你还问我这个。”少年愁眉苦脸地撑着腮帮坐在桌边。
“只是好奇嘛,因为有听你说过光之国以前和地球很像。”大古无辜地耸肩。

       “好吧好吧,不过我还能记得的都是些家喻户晓的常识,要是再详细点说历史老师估计会气得开个虫洞过来找我了——别怀疑,光之国的老师基本上都是科学院出身,就连历史老师也是。

       “二十六万年前我们一族和现在的人类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科技更加发达,发达到在我们的‘太阳’燃尽时已经有能力造出人工太阳,也就是我跟你说过的等离子火花。在它的长期照耀下发生了超进化事件,也就是我们一族从人类进化成了奥特曼。”

       “原来奥特曼也曾是人类,也就是说......人类是可以变成奥特曼的?”

       “理论上这么说没错。”赛罗点点头,“就是因为力量太过强大,所以很多不怀好意的家伙都盯上了等离子火花。”

       “我听说你也曾经差点碰了等离子火花,赛罗。”莎莉抱膝坐在椅子上,“镜子告诉我的。”

       “放过我吧大小姐——”赛罗单手捂上脸,“我都不禁怀疑你是不是镜子专门派过来揭我老底的。......的确我曾经差点犯下大错,但也受了惩罚被雷欧师父在K76行星上暴揍了好多年。”

       莎莉捂嘴轻笑,“但你后来同样成为了英雄不是吗?拯救了整个光之国还有镜子骑士他们的宇宙的英雄。”

       果然虽然看起来还是个少年,但经历过的故事不是一般的人类能够拥有的,大古除了偶尔插几句惊讶的感叹其他时候都在静静倾听着,赛罗的过去就这样一点一点在脑海里清晰起来了。

       在经历了那些不那么愉快甚至可以说是痛苦的事情后还能保持这么阳光开朗的个性,真是让人不由得想感叹一句真不愧是赛罗。

       “好了好了我的事情你们听得足够多了,该你说了,大古。”

       “啊?我不过是活了二十多年的普通人类,哪有像你们那样丰富多彩的经历。”

       “大古桑随便讲讲都行,满足一下赛罗的好奇心。”莎莉忍笑瞟了眼旁边的赛罗。

       “那我就随便说说了?”大古清了清嗓子,“在加入胜利队以前其实我是在运输部工作的,每天都是同样的设备检查流水线作业,如果不是因为泽井总监我想我的一辈子也就那样平淡地过去了吧。”


       大学毕业的大古如愿以偿地通过了TPC后备人员的选拔,被分配到运输部进行机器的检修和管理。虽然离自己的梦想越来越远但这样平静地生活下去自己在天堂的养父母也会放心了吧。

       一户平凡的人家里受尽宠爱的独子裕子告别了父母踏上梦寐以求的从军的道路。那时候还没有TPC,更没有胜利队,世界还处于动荡时期,就连年轻的军人们有时候也不得不直接被派往前线为最后的和平奋斗。

       满怀希望和担忧的两人在十个月后收到了唯一的关于裕子的消息。

       裕子走了,战争也结束了。

       伤心欲绝的夫妻俩回乡下住了一段时间,后来和以前一样去孤儿院看望那些孩子们时他们看中了一个叫真角大古的男孩。

       他和裕子一样左眼下有颗泪痣,但他们的笑容是完全不同的,男孩的笑容暖暖的有温度,他甚至还似乎看出来点什么主动给了夫妻俩一个拥抱叫他们不要太伤心了。

       夫妻俩最终决定收养了这个孩子,并视如己出抚养他长大。如今战争也结束多年,成立的TPC组织担当起了和平的守护者。

       这个孩子也长大成人,成为了胜利队队员之一。

       受了以前的刺激,大古从小就被教育不要冒险,所以哪怕梦想是那片天空,大古还是选择留在了地面上,进入TPC后勤部。

       至于后来怎么救了泽井总监被破格提拔进胜利队大古也不知道为什么记不太清了,就像他对于自己十岁以前的记忆一片模糊一样,他也去问过总监当时到底发生什么了,但总监只是笑笑拍拍他的肩膀,让他好好工作就是了,有些事情想不明白就等些日子再想,总有一天会明白的。


       莎莉两手撑着脸颊,“记忆模糊?”

       大古点头,“是的。”

       “而且还是特定时间的记忆失去,这就有些可疑了。”赛罗眯起眼。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啦,可能只是我记性不太好而已。”大古倒是毫不在意的样子,“说回来让你们进化的等离子火花倒是让我想起了之前的一次任务。”


       崛井曾经的大学同学良介偷走了来自外太空的艾勃隆细胞在自己身上做实验,结果体能提升的代价就是变成怪兽需要大量的电能才能存活下去。

       大古帮忙查到良介的资料时已经猜到了几分,这个男人是个当之无愧的天才,除了进入TPC的考试没有通过,记录里的大大小小的比赛和考试他几乎都是第一名,后来进入宇宙开发局也很快成为了新项目艾勃隆细胞的总负责人,这也是为什么他能那么轻松地在休假期间盗走寄宿着艾勃隆细胞的陨石的原因。但可惜的是,过于争强好胜的性格和从小到大的压力击垮了他的心理防线,居然冒着风险拿自己做实验。

       除了感慨天才的可惜,大古也不辜负崛井的信任并没有把这件事说出去。

       但当良介再次变成怪兽大肆破坏时大古不能坐视不理,在和新城被击落时变身前去阻止。

       迪迦被缠住脖子电击时没怎么反击,而是忍住痛楚等待怪兽的电能耗尽。差一点就连哉佩利敖光线都发不出能量即将用尽时怪兽的电能终于消耗殆尽,重新变回人类躯体的良介却已经停止了呼吸。


       “倒是有点像赛罗当年,还好被及时阻止了。”莎莉叹口气。

       “我那是年轻不懂事——诶大古你们什么时候去任务了都不叫我?我居然又错过了一次找迪迦前辈的机会!”

       “任务突然,也没有需要用到你的能力的地方啊,良介虽然移植了艾勃隆细胞,但也还是个人类,人类自己的事情还是应该由我们自己解决。”




       “上学!?”

       被震得捂耳朵的大古摆出一贯温和的微笑,“队长的决定,因为你俩的年龄——嗯,虽然实际上不止这么一点,但在地球上也应该是读书的年纪,另一方面,你们去的不是普通的学校,那里会是你们补习地球知识的最好去处,而且最近全球很平静怪兽也很少出现,你们俩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

       于是今年已经近六千岁的赛罗心情复杂地穿上国中生的衣服站在TPC管制下的学校门口。

       TPC管辖的范围除了军事治安,医疗研究,在教育业也有涉猎,科研和飞行员培养这些年也渐渐被TPC完全并入管理。当然赛罗的课程中也有飞行员的基础课程,但别指望他能乖乖地去开飞机——理论课能通过都已经谢天谢地了。

       低几个年级的莎莉倒是适应得很快,和班级里那些小姑娘打成一片。

       又是一节无聊的历史课,赛罗叼着笔斜倚着手臂。地球人类的历史很长赛罗是知道的,但是幸好老师讲解的重点不是古代,而是近代,包括那场旷日持久的战争,这个倒是稍微引起了赛罗的注意。

       在TPC正式成立以前各国政府自发组建起来的地球防卫军就是它的前身,包括TPC现在的几位高层领导早年也是在地球防卫军的管辖下立下了显赫战功。但随着和平时代的发展,过于强大的武装力量只会引起人们的恐惧,地球防卫军解散后,取而代之的是功能和职权比前地球防卫军完善高级得多的TPC。在怪兽出现以前TPC的军事势力一直被限制着控制在一定范围内,所以当初的胜利队战机甚至连进攻武器都没有,只有毫无威胁的信号弹。

       讲课的老师也夹杂了些个人想法进去。

       也是自从怪兽出现以后,军事力量得到了解禁以成倍的增长速度扩张,虽然说为了对抗怪兽情有可原但速度未免太过不寻常了,仿佛早就准备好一切只是缺少一个契机。


       指挥室内,野瑞快速敲打键盘进行又一轮的数据计算。上一次南瓜出现的荒地后来异常的磁场波动实在是让人没办法不在意,结合大古透露的消息那时确实是有人被传送过来了,不过还好只是个无害的小女孩。那一次的波形也被完整记录了下来,虽然没办法控制异常磁场,但对它的测量观察有了一定的凭据,根据已有的波动规律预测在一个月后又将有一次同样的磁场波动,也就是说,异世界的大门将又一次打开。

 
       “我们......可以回去了?”得知了这个消息后,赛罗意外地很平静,莎莉反而很不安的样子。
“理论上是这样,既然当初莎莉是通过这扇‘门’来的,那么这次就能通过这扇‘门’回去。”大古翻看着野瑞给他的第一手资料。

       “但风险还是很大。”莎莉紧咬下唇,看向一旁的少年,“时空乱流不是那么好穿过的......抱歉,赛罗,一直没有告诉你,我在差点迷失在时空夹缝里时是镜子骑士出现把我引到了这个世界的出口,但他自己却被卷走了。”


tbc.

评论(8)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