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O-三青

杂食,赛迪、all迪、希梦、茹盖、梶梦、佐希、jo都吃,还有鸣樱、声爵。大男神声波,爱papa和他的磁带们。最近沉迷warframe,电队是我的。

【赛迪】恋人相遇即是旅程终结(9)

       “哟西!好嘞!”摩天轮恢复运转,飞鸟两手蹭满脏脏的机油从控制室出来,眼前的景象让他惊掉了下巴。

       不是每个人都有幸近距离看到奥特曼,巨大的体型和飞扬的尘土,这绝对要排进飞鸟这辈子最震惊的事情前三,但震惊总归是震惊,回过神来的男孩跑到摩天轮底下接下安抚那些吓坏了的游客,有个漂亮的大姐姐还揉了揉他的脑袋表示感谢。

       而红紫银三色的巨人已经把怪兽撞到了一边——远离摩天轮的位置。

       经过胜利队调查,那些被拖走的小孩子还活着,但是似乎在地底被怪兽用来产卵,对付屏障的氮气导弹已经准备完毕还在运送来的途中。

       几乎把脸都贴在屏障上的赛罗紧张地盯着现在的局势,不知道为什么迪迦完全不擅长对付触手系的,缠上脖子和腰上的触手牢牢束缚住了巨人。要是自己的能力还在就好了,两头镖的事情。

       怪兽驾轻就熟地把巨人扔飞砸在激流勇进上,池子里的水溅起一片。复合型占不到优势的情况下迪迦当机立断切换了强力型——额上水晶一闪,紫色隐去,只留下象征着力量的红色辅以银色。

       原来迪迦前辈也有其他形态啊,赛罗惊讶地张大了嘴。其实他应该早就想到的,戴拿的三种形态都已经让他长见识了,更何况戴拿一直称呼迪迦的是大哥。

       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不成文的规矩,怪兽有角必断角,有触手必断触手,当然对这只被胜利队取名嘎地的怪兽也不例外。首先是折断能发射激光的犄角,再劈断两条碍事的触手,计时器虽然已经开始闪红了,但强力型的迪迦还是远远占了上风,双手聚过头顶聚集能量,一发熔岩般的迪拉休姆光流准确无误的击中了嘎地,高能量冲击下怪兽的躯体倒下爆炸。与此同时胜利队的氮气导弹也命中了屏障,整个罩子像玻璃一样碎裂掉落,阳光下亮晶晶的,像坠落的大片流星。被隔离开的亲人朋友们彼此拥抱在一起,沉浸在劫后余生的喜悦里。

       “在这儿等我一下,莎莉,我得进去找个人...不对,应该是两个人。”

       “我也——不行我得照顾好福田爷爷,那就只好拜托你了,飞鸟也在里面,是个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岁数的男孩,特征的话,他的头发偏黄......我很担心他。”女孩拉住了赛罗的手臂然后很快松开。

       得到了肯定答复后莎莉扶着福田爷爷接受TPC后勤人员的指示到达安置点,真由美和新城也在那里汇合了。

       赛罗奔跑着注视正做好了起飞姿势的巨人,然而一句迪迦还没喊出口对方就已经消失在了天空中。

       大口喘气的少年低头扶着大腿,真是不甘心又错过了啊,但也不知道大古这家伙跑哪儿去了,他受伤了没有,还有莎莉交代的那个叫飞鸟的小孩子,赛罗咬咬牙继续在园区里寻找着。
——不在园区中心也不在摩天轮底下,到底跑哪儿去了?

       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吓得赛罗差点就回身一个肘击——还好他没有那么做,这招对他那暴力狂师父管用,但以大古那脆弱的身板估计是受不起的。

       “你跑哪儿去了你!”赛罗拽住人手臂上上下下打量,还好没有哪儿缺胳膊少腿的,就连擦伤也没有。

       “后来去帮忙疏散园里人群所以跑远了些,抱歉让你担心了。”

       “谁担心你了...”赛罗下意识地接口,“人没事就好。”

       “还得谢谢这个勇敢的男孩。”

       赛罗这才发现大古旁边的小男孩,还算是小帅的五官,发色可能是因为营养不良还是其他原因有些偏黄。

       “飞鸟?”

       “你们认识?”大古诧异地左右看。

       “不不不不,我才不认识这么凶巴巴的人呢。”小飞鸟赶紧摆手。

       “对对对,我俩不认识......等等小鬼你说谁凶巴巴!?”

       “哇你这样瞪着我更凶了。”说着小飞鸟就自动躲在了大古身后。

       “你——”赛罗被挑起来的怒气一看到大古无奈的脸就突然泄气了,“哼,要不是莎莉嘱咐我好好看着你我才懒得理你这种小鬼。”

       “莎莉?”

       “算是我的旧友吧,回头跟你解释。不用护着那个小鬼了,大古,看在莎莉的份上我也不会动手的......又来了,那个怀疑的眼神!”

       “是的,严格说起来她是受我朋友镜子骑士保护的人——宇宙人。”

       说到这件事赛罗就总觉得一阵恶寒,骑士保护公主的桥段虽然很常见,但当男主角变成自己的朋友,还是个很容易情绪低落平时又绅士得过分的朋友,被强行变成电灯泡数次哪怕是再讲义气的赛罗也受不了,而且还不敢随便说,镜子一旦情绪低落他得花好大力气才能让他重新振作,总之是件费力不讨好还恶心自己的事情——才不是因为单身被刺激了,赛罗自信喜欢自己的姑娘多着,就比如上次那个叫他赛罗大人的。

       于是一番交谈解释后大古家里又多了个无依无靠的女孩莎莉。

       不过比赛罗好点的是她的生活自理能力很强,尽管后来有镜子的照顾但其实镜子也有教好她一个人的时候怎么样照顾好自己。

       所以换言之,大古不用每天都尽量赶回来做晚饭了——其实本来也就是赛罗任性的要求,莎莉很聪明,各种家务一教就会。当然,也不是说赛罗就很笨,只是家务用具到他手里最后总会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夭折,赔钱赔到肉疼的大古还是决定让他远离家务。

       因为嘎地造成的破坏,事后胜利队的各项调查和巡逻任务也忙碌极了,等大古的那一天假期排到也已经是五个月后了,不过正好也是游乐园整修完重新开业的第一天。

       今年的第一场雪已经落下了,树枝被积雪压得低沉,阳光下白晃晃的。大古塞给搓手哈气的赛罗一杯热奶茶。

       “来了这么久了还没喝过这个吧?”

       赛罗咬着吸管诚实地点头,甜甜的暖暖的感觉从舌尖蔓延开。没了光的能量护身就连寒冷都抵御不住啊。

       “这份是给你的,莎莉,喜欢吗?”

       女孩也端着奶茶好奇但又有些拘谨地喝了两口,受女孩子喜欢的味道让一向羞涩的小姑娘也惊讶地表露出自己的喜爱。

       “喜欢。”

       大古微笑着揉揉小姑娘的脑袋。

       “大古!”突然哒哒哒跑过来的男孩子扑住大古,被撞得一个踉跄的青年勉强稳住了身子无奈地看着抱着自己的眼熟的男孩。

       “喂又是你这个小鬼!”

       赛罗反应过来揪着飞鸟的后衣领就往外扯,直到他的两只爪都离大古至少半米远。

       “嘿你这个大坏蛋,放开我!”

       在大古调解下终于分开的两人,赛罗只差把我很不爽四个字写在脸上了,小飞鸟倒是笑得很开心。

       “好久不见有点激动。”小飞鸟挠挠脑袋,“上次走太急了忘了自我介绍。我呢,名字是飞鸟信。”

       “真角大古。”青年回以微笑。
赛罗耸耸肩,“我的就不用介绍了吧。”

       “是的,当然不用,贼、罗、君。”

       在赛罗又一副要动手的样子之前莎莉及时拉住了他,少女一脸能不能成熟点硬是把赛罗的火气全给堵了回去。

       ......不愧是镜子养大的。

       大古忍俊不禁,又想到了什么转头问道:“飞鸟今天是来工作的吗?”

       男孩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不是噢,今天特意来看看游乐园重修得怎么样了,毕竟啊,这也是承载着大家重要回忆的地方,怎么能那么轻易被破坏。”

       入园后关于玩什么的问题不出意料地出现了分歧。

       男孩子想坐刺激的过山车之类的,而女孩子更喜欢摩天轮那样温和些的。经过一番差点升级成一场单方面殴打的讨论后,赛罗不情不愿带着莎莉去旋转木马。不,别看莎莉看起来也就十多岁,实际上已经一百多岁了,哪儿还需要我带着——当然这样的反驳不能当着那个小鬼面说出来。不过最可气的还是小飞鸟一脸得逞样对他做着鬼脸拉走了大古。

       大古有些疑惑地看着面前的摩天轮。重新换上的灯饰和全新的框架零件,摩天轮上人们的笑容又回来了。

       “不是说去坐过山车吗?”

       “抱歉呐,大古,我突然改主意了。”男孩双手合十,“拜托陪我坐一次吧。”

       旋转木马上,赛罗坐在一匹大马上无聊地搭着腿,旁边一侧稍小一点的木马上坐着莎莉。

       “以前镜子骑士也带我坐过旋转木马。”

       “镜子?不意外,他也像会这么做的人。”

       “我俩的这次失踪镜子骑士一定会很着急吧。”

       “嗯,可能会像上次找你一样翻遍好几个星系,我老爹他们估计也差不多......”

       “你现在还很想回去吗?”

       “当然想啊!为什么会这么问?”

       莎莉摇摇头,“你在一个宇宙待久了会产生感情的。”

       “那也比不上回家。”赛罗耸肩。

       “如果回去以后再也见不到大古了呢?”

       赛罗突然愣住了,他还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

       莎莉若有所思地顿了顿,“以我对你的了解,赛罗,你还是第一次对一个人这么上心。你总是做什么事都轰轰烈烈的,连离开也从来不拖泥带水,但一遇上这个人类的事情你就开始犹豫不定,情绪也容易变得反常。

       “而这种情绪,在地球上被称为喜欢。”

       “我其实一直有个问题。”

       飞鸟趴在透明玻璃上看着外面逐渐沉下去的景色,然后回头看大古,“大古你是胜利队的吧?”

       “啊?嗯,我的确是胜利队的。”

       “哇——那相当厉害的。”飞鸟转过身来坐正,崇拜的目光看得大古很不好意思。

       “也没那么厉害啦......”

       “我以前的梦想就是和我老爸一样当个飞行员,不过是胜利队的王牌飞行员!”

       大古忍不住轻笑出声,“不错的梦想,那得好好努力了,飞鸟。”

       “可惜我老爸他昨年在飞行途中遇到一团光失踪了,妈妈不准我报名TPC培训学院。”

       “你母亲只是太担心你了,确实做这一行很有风险,但是能救助更多的人,冒风险也是值得的。我其实私心还是希望你这样勇敢又聪明的孩子愿意参与进来,不过你母亲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太危险了。总之无论如何,最终决定权还是在你自己手上。”

       摩天轮升到了最高处,飞鸟又趴回了玻璃上,无垠天空和飞翔盘旋的鸟儿倒映在男孩的眼睛里。

       “我想我有答案了。”

       “这就回去了?”

       飞鸟点点头,“因为已经有决定啦,所以还是早点动手去做的好。”

       “终于要走了啊,小鬼。”赛罗戳了下他的额头。

       “哇——你居然戳我头,不过占用了你家大古半天时间我就不和你计较了,你们的约定大古有跟我说过的,今天晚上的夜场也要好好玩啊,贼罗君。大家回见啦!”

       “这小子......”

       “我也该和飞鸟一起回去了。”

       “莎莉?”

       女孩微笑着,“我想玩的已经玩得差不多了,该留些时间给赛罗了。不用担心,我可以和飞鸟一起,而且我也找得到回家的路。”

       于是剩下大古和赛罗两个人面面相觑。大古笑着拍拍赛罗的肩,“走吧,还有什么想玩的吗?”

       天色渐渐暗下来了,游乐园北边的湖中央喷泉和彩灯被打开,轻松欢快的音符水花中飞舞。

       赛罗坐在长椅上吃着章鱼小丸子,大古适时在他被烫嘴时递上饮料。

       “啊,我果然还是好气那个小鬼。”

       大古无奈地摇摇头,“气什么?故意叫错你名字?”

       “这个当然只是其中一部分......不,我像是那么小气的人吗!”

       “那你主要气的是什么?那孩子人蛮好的。”

       “我气......你难道喜欢那个小鬼吗?”

       赛罗鼓起脸。

       “喜欢啊,勇敢又阳光,还有为梦想拼搏的勇气和决心,就是年龄太小阅历还不够丰富,进胜利队还有的是磨练了。”

       不知道为什么大古总觉得赛罗的脸黑了黑,于是他接着说:“我也喜欢赛罗,尽管有时候还像个孩子,但是啊也是很可靠的,而且平时看着虽然大手大脚,但其实是个温柔细心的人,今天莎莉玩得很开心也是赛罗的功劳。”

       少年突然有些脸红,不过还好现在光线不是很好,对方应该没有看出来,“......噢。”

       赛罗突然转身抱上大古的腰,头埋在胸口的位置,“我很开心。”

tbc.

评论(1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