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O-三青

杂食,赛迪、all迪、希梦、茹盖、梶梦、佐希、jo都吃,还有鸣樱、声爵。大男神声波,爱papa和他的磁带们。最近沉迷warframe,电队是我的。

【赛迪】恋人相遇即是旅程终结(7)


       熟悉的梦境,自从上次那点微弱的光能恢复以后赛罗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这种感觉了,寒意渗进骨子里,冷得丧失知觉。

       不知道沙纪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回到家,不知道大古会不会因为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而担心......那家伙就是心眼太好,爱瞎操心,一想到这一点赛罗居然还有点小内疚和心疼——虽然现在躺着的是他但其实心里还是明白自己已经给大古带来的麻烦够多了。

       迷糊着的大脑断断续续收到一些从自己通讯器传来的声音,什么作战开始,准备导弹......等等他们这是要!?

       不能再在这阵寒潮里迷失了,赛罗握紧拳头,闪红的计时器更加急促地咚咚响。

       努力睁开沉重的眼睛,眼前是医疗室白晃晃的天花板,赛罗深吸一口气,拔掉左手上的输液针头,扯下固定的胶带——针戳的感觉一如既往地让他很不舒服,用力稍稍过了点,赛罗急促地抽口气,针孔渗出了血珠。

       他几乎是摔下床的——身体依旧沉重得难以控制,四肢仿佛不是自己的,但至少比之前的毫无知觉好多了。

       等他跌跌撞撞地穿着病号服进入逃生艇时,自动红外线地雷的炮火已经轰到了大家伙身上,因为执行的任务原因基地过道里留的人不是很多,所以前往紧急逃生艇的路上几乎没有什么阻碍。

       幸好自己之前有把配车好好安放,所以等到达城市戴上头盔踩动油门的时候距离作战开始仅仅花了一个小时。

       几座自动红外线地雷的炮台瞄准了怪兽和呼唤着怪兽不断靠近的少女沙纪。一旦进入射程随时都有被命中的危险,大古焦急地试图叫沙纪回来,但失败了,虽然还有一些疑虑但是大古还是无法坐视不管,他愿意相信沙纪没有恶意,那时的眼泪和这个大家伙的眼泪流露出相似的情感,思念的悲伤,这种情感是造不了假的。

       赛罗赶到时看到的一幕就是大古冲进一片炮火中,而炮台调转头瞄准了他的背影。

       几乎是下意识地,赛罗变了脸色直接从车上跳下来用尽生平最快的速度朝烟雾中心飞奔过去。

       借着烟雾的掩护大古刚摸到衣襟里的火花棱镜就被一股外力突然扑倒在地上。压在自己身上的人突然闷哼一声,低哑着嗓子说着些什么。

       “你这个——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飞起的扬尘和溅起的泥土块全数被那人挡下了,一阵阵颤抖紧贴着身体传过来,尽管如此少年还是坚定地把大古护在身下。大古心里一揪,不敢再有犹豫握紧了手里的火花棱镜。

       光芒里出现的光之巨人,迪迦落地站稳把手上的人小心地放到地上,一旁从一开始就有光芒护着没有受到炮弹波及的沙纪赶过来查看已经又晕过去的赛罗的情况,托奥特战士体质异于常人的福,受了些外伤,晕过去只是太累了和缺乏能量的问题,少女放心下来抬头朝巨人点头示意。
迪迦转身,几次简单的攻击逼退怪兽离开自动红外线地雷的射程,但此时被炮火激怒的怪兽却不打算善罢甘休。

       “住手啊,玛奇那!”沙纪扶着赛罗大声呼喊着,但可惜被唤作玛奇那的怪兽没有听见。

       特殊金属的硬度确实很厉害,就连迪迦的拳头都能被打疼,他甩甩手放弃了硬碰硬,额上水晶一闪,切换成红色的强力型。凭借着强悍的力量和投技占据了优势,被打得浑身疼得不行的怪兽气得缩起来就着一开始陨石一样的形态朝迪迦撞过来——结果不仅被接住了,还被一脚踹散了拼合好的外壳摔倒在地上。

       总算知道自己打不过的玛奇那把自己又藏进了壳里不动了,迪迦蓄力一发迪拉休姆光流,熔岩般闪耀流动的光球聚集于手掌间。

       本来扶着赛罗的沙纪突然冲到了玛奇那的面前,张开双臂朝迪迦挥舞着,脸上满是焦急,“不要啊!玛奇那只是来接我的,我一直在地球上等它来接我回去,两百年前我的信号器不慎被强盗夺走沉入大海,很感谢你们能够把它挖出来,但我没想过会给你们带来麻烦......我真的真的很抱歉!”

       火球的能量波动散去,迪迦撤了手静静注视着少女。

       ——/谢谢你,大古,我一直都记得你的。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两百年时间我的这副身体早已千疮百孔撑不到打开信号器,所以赛罗他才......把他仅剩的光能给了我以至于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不过不用太担心,赛罗现在的问题只是缺少能量,缺少纯质的光——而你正好也是光,大古,最好的恢复办法就是/

       /你抱着他睡。/



       相对无言。大古突然后悔直接跟赛罗提出来一起睡的事情,看那孩子一脸惊诧和张成O形的嘴巴,他只好试图解释道:“你不是说最近又开始做噩梦了吗?可能有人陪你睡要好一点。”更何况又不是没一起睡过,上次像个八爪鱼一样抱着他睡的赛罗可勒得大古够呛,而那小子却难得的睡得好,第二天的精神比之前的哪一天都高。可能真的如沙纪所说,自己体内的光能这样传递给赛罗。

       但是当两人真的都一起躺在床上时,气氛还是微妙地沉默了。

       “这一次又没见到迪迦啊。”还是少年先打破了寂静。

       “嗯......下次一定能见到的。”

       “还好沙纪终于被玛奇那接走了,现在想必应该也回到家了。不过我还是有种感觉...大古你说迪迦他是不是在故意避着我?”

       大古在心里默默点头,“怎么会...应该只是你运气不好罢了。”

       “还有你,大古,之前任务回来以后一直没空说这个,那时候为什么要冲上去!?想保护沙纪我能理解,但是你再这样不顾自己的安危——”赛罗扭头盯着大古的侧脸,细碎月光洒落在人的瞳孔上,清亮而纯净,“我就......”

       “你就什么?”

       大古也转过头对上赛罗的视线,昏暗光线下他看不清对方的表情。

       “我就......我就不理你了!”少年鼓起脸翻身背对大古,他搜刮尽脑子也没能想出怎么用别的威胁这个脾气太好的人。

       “噗嗤——”大古忍俊不禁,其实救下沙纪他还是很有把握的,毕竟火花棱镜随身带着只是担心会被看到而已,但这样的解释肯定不能告诉赛罗,“好啦好啦,抱歉让你担心了,也谢谢你那时候保护了我。”

       大古自然地从后面抱上了赛罗的肩膀,不出意料地感觉到这孩子的突然一颤。

       “但是,”大古语调一转,“赛罗也没有什么立场说我呢,尽管我知道你是奥特曼,体质特殊,但你也没办法用现在的形态而且是在那么虚弱的时候全身而退。

       “所以赛罗也要答应我,以后不能这么冒险逞强,有可能救不了人还把自己搭进去。”

       少年撇撇嘴,身后人的呼吸吹在后颈,后背贴着的体温隔着薄薄布料传过来,仿佛带有驱散寒冬的魔力。

       “......好。”

       一夜好眠。

       不知道为什么果真如大古所言,夜里压抑着自己的那股阴寒消失了,虽然不大记得梦到了什么,但不再是无边无际的黑暗,黑夜深处蔓延开的光明温暖而舒适。

       但大古这边就没有那么舒服了,后半夜一直被少年死死抱在怀里的胳膊被压着收不回来,等到早上僵得几乎没有了知觉,但看赛罗重新变得元气满满的样子倒也值了。

       “大古你在看什么?”少年好奇地凑到拿着长条纸片坐在椅子上的大古旁边。

       “上次你和沙纪的体检结果,我和队长介入得很及时除了真由美其他人不知道你的体检结果异常——体温只有三十一度还能好好活着的也就你们俩了。”

       赛罗眨眨眼回忆起那个可爱的姑娘,“真由美怎么说?”

       “她倒是很容易接受了你俩不是地球人的设定,并表示会帮忙保密的。”大古叠好体检条放进文件夹里。

       “诶——我其实一直很奇怪为什么你们要隐瞒我的身份。”赛罗在大古对面坐下,“奥特曼的身份也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吧。”

       “刚开始的时候你不也是想瞒我?”大古笑出声,“这个问题解释起来有些复杂,并不是所有TPC的成员都能像我和队长还有真由美这样接受信任你的,尤其是一向对外来生物,甚至包括刚出现时的迪迦,抱有敌意和警戒的吉冈长官。到时候你不会像现在这样出入自由,甚至有可能会被抓起来做些实验。”

       “我那时还没确定是敌是友嘛......难道说这也是迪迦平时总是不出现的理由吗?怕被抓去做实验。”赛罗摸摸下巴认真思考着。

       大古忍笑忍得辛苦,“也别把人们想得那么恶劣,只是这个身份会让事情变得麻烦得多,他不出现应该是有自己的理由。而且赛罗,你要知道小英雄也是需要个人隐私的,所以最好还是继续隐藏你的身份。”

       荒野中,安分的磁场中央突然波动剧烈,只是瞬间的事情,有什么东西推开了那扇门紧接着关上。

       野瑞注视着那段异常的磁场波动,按照规模和大小估算通过的家伙应该只有人类大小,但即使是人形生物他也不敢放松警惕。

       不知道这个突然到访的客人是敌是友,如果是像沙纪那样温和的外星人最好不过,但如果是从异次元来的敌人,那么是不是预示着又一场地球的危机即将降临?

tbc.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