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O-三青

杂食,赛迪、all迪、希梦、茹盖、梶梦、佐希、jo都吃,还有鸣樱、声爵。大男神声波,爱papa和他的磁带们。最近沉迷warframe,电队是我的。

【赛迪】恋人相遇即是旅程终结(6)

      “十年前我在这个地方——那时这里还是海,遇到过一个和你一样的,因为离家很远而感到不安的少年。”

       身披黑袍的少女坐在公园长椅上,精致漂亮的五官,齐刘海乖巧地伏于额头,右手轻轻触摸过脖颈上挂着的Z形金色口琴。

       赛罗抿了抿嘴唇,左右看了看确定少女是不是在和自己说话。

       “赛罗,不,或许应该称你赛罗奥特曼。”


       “玛奇那最喜欢的就是在像太阳这样的恒星照耀下和我玩。”

       “玛奇那?那是你的宠物吗?”赛罗双手后撑,伸直腿随意地坐在紧挨着的另一架长椅上。

       “不是的,玛奇那是我的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少女微笑着,仿佛想起了什么开心的事情,“但是它很怕黑,每到夜晚就会喜欢把自己裹起来,怎么叫都不会理人。”

       赛罗的感觉没有错,经常出现在这个公园的少女身上吸引他的微弱的特殊宇宙波段确实存在,只是连着偷偷观察的几天其实都被发现了——可能自己真的没有暗中侦查的潜质,在被少女点名后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既然这样,你留在地球上干什么呢?”

       “我不像你,赛罗,拥有在宇宙中自由穿梭的能力。我在...等人来接我,也许永远也等不到了。”

       “别灰心啊,你的家人和朋友一定也在努力找你,他们对你来说很重要,你对他们来说也同样重要。”

       “......谢谢你,你能笑得这么开心一定也是因为这样相信着的吧,在宇宙彼岸的地方和自己的家人朋友互相牵挂的心,很温暖呢。”

       赛罗摸摸鼻子,看着前面不远处的施工场地。

       “话说回来,还没问过你的名字,我的名字你已经知道了,虽然我也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个宇宙认识我的应该没有几个。”

       “沙纪。抱歉我之前可能吓到你了,我有能感知到人们心灵的能力。你很特别,赛罗,你是光,总能和他人建立起羁绊的光。即使是在这个可能不属于你的宇宙,你也从不孤单。”甚至还萌生了一些以前没有过的朦胧情感,友情之上但又和亲情不太一样。少女转过头看着他。

       自己好像是被夸了?赛罗挠挠头。腰间的通讯器突然一响。

       “啊,抱歉。”

       起身到一边接起通讯器,屏幕上映出的是大古的脸。

       “你在哪儿,赛罗?”

       背景音是汽车的发动机声还有丽娜不时的一两句大古你真无聊。

       赛罗思考了一下,“就是上次那个公园。”

       “那正好我们也要到附近去,看到前面的施工工地了吗?你先去那里等我们。”

       “好的。”

       合上通讯器转身,刚刚的长椅上却空无一人。那个叫沙纪的女孩子......希望她能早点被家人接走吧。叹口气看了看左手腕上的帕拉吉手镯,如果自己能力还在,或许还能用帕拉吉之盾送她一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上次那个梦以后能感受到回来的一点点光的力量,但这还远远不够。

       刚出土的圆球形金属,上端三角各有凸起,像一个能够开合的盖子。

       在大古他们到以前赛罗能做的就只是围着这东西转圈,以他那丰富的宇宙阅历——好吧,也看不出这是个什么东西。

       夏洛克车的轰鸣声终于从隧道里响起,赛罗三步并一步地凑过去,大古刚一下车就被拉着去了那个球旁边,丽娜笑着摇摇头也跟上。

       “从地下三十米挖出来的,这一带在十年前还是海,也就是说,它原本是在海里的。”

       一旁的工作人员负责地解说道。

       赛罗好奇地盯着大古和丽娜手里提的仪器,虽然上面的标识和数值完全看不懂,但是听大古的解释就好了。

        “这个仪器能测试光的曲率,这不是地球有的金属,除此之外也看不出什么了。用超声波探测仪试试。”

       在超声波冲击下,球似乎起了微弱的反应,不过大古和丽娜感受不到。刚关掉超声波探测仪好像是受到什么吸引般大古突然转头往一边看去,赛罗和丽娜也跟着转过去视线。

       工地废料堆旁突然出现了那个穿着黑袍的少女,她拿起一直挂于胸前的口琴开始吹奏。

       沙纪?

       金属球突然开始剧烈震动,大古下意识护住赛罗和丽娜往后退了一步。

       这个频度和韵律,赛罗皱紧了眉。不对,这不对,可能是受了超声波或者其他什么东西的影响这个球的波段跟那奇怪的旋律合不上。
随着一声尖叫,音乐戛然而止,球也停下了震动,而少女在原地晕倒了过去。

       “我总觉得我在哪儿见过。”刚把少女送去TPC医疗中心,大古站在门外陷入思考。

       “你认识她?”丽娜问。

       “不认识,但是......”

       “她的名字叫沙纪。”一直沉默的赛罗突然出声。

       刚想追问的丽娜突然被队长的通知叫走了,大古则表示自己一会儿再去指挥室,医疗室外只剩下了两个人。

        “这个叫沙纪的少女就是你这几天天天往外跑的原因?”

       赛罗点点头,“我最早是在她身上发现了宇宙人的波段,后来知道她跟我一样是从外星来的,而且回不去了,一直在地球等待自己的家人朋友来接她。”

       “你这么说我好像有些印象了......十年前我独自一人在那个公园——那时那儿还是一片大海,骑着自行车离家太远了,也碰到过那位少女,说来也蛮不可思议的。”

       对着大海流泪的少女仿佛能听到自己心里的话一般,尽管内心满是回不了家的悲伤和绝望但还是鼓起笑容鼓励那时还是小孩子的大古,虽然有一句他到现在也没有听懂。

       “旅途的终点还有人在等着你。”

       “这个球用激光也完全破坏不了。上面像盖子的东西应该是可以开合的,但是也动不了。”崛井带着护目镜在实验室朝指挥室解释道。

       “抱歉抱歉我来晚了。”急匆匆赶来的大古进了指挥室找个位置坐下,还好队长并没有追究的意思。

       “也就是说,不准打开?”

       不像是其他遗迹总会留有信息文字,这颗金属球的表面光滑平整,一点凹陷和雕刻的印子都没有,这就让崛井犯了难。

       “这个球是从三十米深的地方挖出来的,那么它应该一百多年前就沉入了海底。”野瑞细细思考着。

       简单汇报过那个名为沙纪的女孩的情况——隐藏了不是地球人这部分——后,暂时的监视和探视工作就交给了大古和赛罗两人。

       “你就是新城哥哥说的赛罗?”真由美抱着资料一脸好奇地盯着面前比自己高半个头的少年。

       “对,我是赛罗。你是......新城的妹妹?”

       “叫我真由美就好。是的,我呀,就是那个笨蛋的妹妹。我就是因为哥哥的原因进了TPC医疗中心。”

       和自己人类外表年龄相仿的少女甜甜地笑着,挺难想象这么乖巧可爱的姑娘居然是新城的妹妹。

       “没看出来啊,新城的妹妹。”大古推门侧身进了医疗室门口。

       “你们......完全不像啊。”赛罗还是诚实地说出了自己的感受。

       “要是像,我就不要活了。”少女吐舌,接着开怀地笑起来,“噢对了,你就是大古吧,哥哥他承蒙你的照顾了。”

       “没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大古也回以微笑。

       “哥哥果然没有骗我,两个人都是大帅哥呢。”真由美笑得更开心了。

       见大古来了,一旁帮忙的人员嘱咐了几句就离开了。而那名叫沙纪的少女醒着坐在病床上,阳光洒落进来给有些苍白的脸庞添上了点暖意,只是仍旧一言不发。

       “...失忆?”

       “是的,可能是受到了刺激引发的失忆,断层检查还在分析中。而且无论怎么问她都没反应。”

       真由美叹口气,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失忆了真是太可惜了。

       赛罗撑上床边伸手在少女眼前晃了晃,“嗨,你还记得我吗,沙纪?”

       而少女则是一脸茫然地看着他,好像没有听懂他说的是什么话。

       “你还记得你的名字是什么吗?”

       少女对大古的话却突然作出了反应,眨了眨眼睛认真思索的样子,颤动着嘴唇出声,“沙......纪。”

       但接下来,再怎么样的问话沙纪都似乎没有了任何反应,低垂着脑袋盯白床被,赛罗和大古很快被真由美推出病房,“好了好了,让沙纪好好休息吧。”

       看着犯难的大古赛罗拍拍他的肩膀表示沙纪有他看着难道还不放心,先回指挥部报告吧。

       真由美也没在医疗室停留太久,还有太多的病人需要她的照顾。加上算是编制内的身份赛罗再次偷溜进来也不难——他有必要再见一次沙纪,单独的。

       安静躺在病床上的少女脸色依旧苍白,窗边照进来的阳光比之前弱了一些,赛罗咬咬牙摸上左手腕的手镯,那一点点光辉被强行逼出来引导至少女身上,光芒不是很稳定,忽明忽暗地闪烁着,最终与少女完全融为一体时赛罗终于松了口气,同时身体被灌满水泥一般沉重,从手镯辐射至全身的那股暖意也消失了。

       “你完全可以不必这么做的,赛罗......虽然我很感激你把仅剩的光的力量用来修复了我的身体,但这只会给你带来麻烦。”少女下床,伸手想扶赛罗一把但被阻止了。

       “别浪费时间了,做你想做的事情。”

       都说每天吃一个苹果身体好,践行并想测试这一句话的崛井啃着苹果走在回实验室的路上,寻思早点加班研究也许能早点发现那颗球中的秘密。

       奇怪的琴声不合时宜地在走廊里响起,新城加快脚步循声刚一进门就跟大变活人似的看到本该还在医疗中心躺着的失忆少女沙纪在自己的实验室里吹奏着手里的小口琴,原本摆放在支架中的球也不断震动,最终上半部分花朵似的绽开从中射出一道强光直冲天花板。

       TPC基地的上空被由内而外突如其来的一束光照得雪亮。沙纪没有丝毫拖泥带水转身离开去基地下一层有的紧急逃生装置,留下还没反应过来的崛井,苹果已经吓掉了。

       所有胜利队正式成员都被紧急召集到指挥室。大屏幕上是三角洲宇宙站捕捉到的影像——一个巨大的有生命反应的大金属块正循着某条路线目标明确地飞往地球。

       “预计坠落位置,东京湾,大概五十分钟。”野瑞敲下键盘。

       还待在病房内的赛罗终于撑不住,胳膊支在床边很勉强地支撑着身体。没想到往日光能充沛到溢出的自己也有耗尽变得如此难受的一天。但赛罗从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就像上次拼死保护的另一个宇宙一样,他虽然年轻,但毫无疑问和他的前辈们同样拥有拼命的勇气和守护的决心。
不过哪怕勇气再多,赛罗此刻累得只想睡觉,腰间通讯器的急促发声也不能让他清醒过来。

       大金属块落地以后像那颗球一样从最外层展开,露出较为柔软的身体,大家伙有些茫然地眨眼左右看,然后烦躁地扯断高压电线踩塌了阻碍行进的房屋,缓缓往市区方向移动着。
面对肉眼可见的破坏指挥下达了武装震慑的指令。被突如其来的攻击打疼了的怪兽用上了自己坚硬无比的外壳挡住炮火,激光都无法破坏的特殊金属轻轻松松扛下了飞燕一号激光炮的威力,但除了壳其他的能力什么都没有的这个大家伙只能被动防守着弹回一部分攻击,一时间两边都讨不到好处。

       僵持并没有持续太久,太阳渐渐落下了,怪兽干脆把自己缩进了那个壳里就像来地球的那个模样,全然无视人类的炮火,它的生命反应也不像之前那么激烈了,平稳得仿佛休眠。

       赛罗的身体情况恶化和晕倒在少女之前所在的医疗室以及怪兽造成的破坏让胜利队各位对这位外来者充满警惕,尽管大古告知了之前赛罗告诉他的关于沙纪的事情,但此刻却或多或少有些阴谋的意思,唯一接触并信任少女的伙伴躺在医疗室里,很难不让人想到也许是少女利用了赛罗的信任来达成自己的目的。所以对于吉冈长官下令的怪兽周围红外线自动地雷的布置胜利队也没有理由和立场拒绝——尽管直觉很不安的大古也没有空闲回去照顾赛罗,而留在第一现场跟着帮忙。

       少女特殊形状的口琴很难不让人在意,回在指挥室待机的丽娜拿过一张医疗室里发现的照片给野瑞让他帮忙查一查这个形状。

       虽然知道她不是人类,但查到1802年的记录时说是没有一点吃惊是完全不可能的。但另一方面,既然她早早就来到了地球,1802年的壁画上球体也还在,为什么现在才选择行动?

       天边泛起鱼肚白,所有红外线自动地雷的准备已经做好,大古和TPC工作人员一起退后到安全距离。宗方那威严而冷峻的声音在通讯频道里响起——作战开始。

tbc.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