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O-三青

杂食,赛迪、all迪、希梦、茹盖、梶梦、佐希、jo都吃,还有鸣樱、声爵。大男神声波,爱papa和他的磁带们。最近沉迷warframe,电队是我的。

【赛迪】恋人相遇即是旅程终结(5)


       即将没入地面以下的南瓜突然止住了下沉趋势,紧接着往上攀升。

       崛井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看到这一幕不由得睁大了眼,唯恐自己看错了赶紧揉揉眼睛。
        光芒乍现。托举着南瓜上升的正是他们所熟悉的红紫银三色的光之巨人——迪迦。

       额上晶莹的水晶,倒三角的完美身材,柔和的曲线交织成的花纹——共同构成了这位身披光芒的战士。

       “迪迦奥特曼,救救孩子们吧!”

       丽娜抱着小女孩朝巨人呼喊着,孩子们的希望和梦想都寄托在了这位光之战士身上,而大家也都相信着他一定能取得胜利。

       迪迦小心翼翼地放下手里的万圣节南瓜,折叠空间没办法从外部进行破坏,想救出里面的孩子们和赛罗当务之急还是要打败魔女。

       早就坐着扫把从南瓜口里飞出的魔女对横插一脚的迪迦气急败坏,几乎没有犹豫地露出狰狞扭曲的魔人本面来。

       巨人也毫不示弱摆好战斗姿势,和魔人交起手。

       虽然以大古的体术迪迦的格斗算不上强,但对付魔人还是绰绰有余,几番交手迪迦稳稳占了上风。

       魔人摸了摸被打疼的胳膊,转念一想运用起空间转移的能力在迪迦面前来回闪现。

       没时间斥责敌人的开挂行为,几次攻击——包括一次飞踢还破坏了一座山——落空以后巨人的主动进攻偏向了防守。

       玩心大起的魔人悄悄绕到迪迦身后在被对方察觉时再一次出现在前面来个突然袭击。躲猫猫似的战斗虽然很赖皮但是却有奇效,幻影和本身交替包围住了迪迦,完全没办法判断和躲避攻击。

       能量快要不够了,计时器闪红,响动的声音叮咚叮咚。迪迦晃晃脑袋站起身,额上水晶一闪,双手握拳横于胸前,身上铺满一层金光,水晶和计时器同时爆发出惊人的光亮——计时器闪光。

       所有的黑暗和幻影都在如此强烈的光明下无所遁形,魔人的障眼法失效了。

       刚释放出大量光能的迪迦没时间缓缓就再一次攻向敌人。乱了阵脚的魔人被甩飞出去时顺势想向着天空飞走逃离——但被迪迦阻止了,少用的束缚光线帮了大忙。

       魔人被定在半空中,迪迦刚做了哉佩利敖光线的起手式就停住了。金黄色的流光从魔人腹部涌出包裹住魔人的身体。

       那是......赛罗的梦想!?

       这家伙居然以这个作为要挟,大古不能确定哉佩利敖会对那些流光产生什么负面影响,但束缚光线的作用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怎么办?

       夜空中一亮,温和流动的光粒子突然暴起,以炽热和光明作为武器将矛头对准了包裹住的魔人自己,没有料到会变成这样的魔人只来得及惊叫一声就被无尽的光芒吞没了。

       光芒散去后,那些金黄色的流光重新平静下来和魔人消失后溢出的孩子们的梦想交织,在天边形成绚烂极光。

       黑夜终于结束,阳光重新照亮这片大地。魔女消失后南瓜里被关在折叠空间里的人们也被放了出来,无数的光从天上飞下回到它们的主人身上,孩子们的笑容也回来了。

       在光芒中变回人类的大古也赶过去扶起赛罗。少年迷茫地醒来看着他,然后突然清醒握住大古的肩膀使劲摇晃。

       “那个魔女!!那个魔女有问题,大古!”

       被晃得头晕的大古无奈地笑着顺手塞给他掉在地上的南瓜头。

       “知道啦,已经被迪迦解决了,魔女拿走的孩子们的梦想也都还回来了。”

       赛罗松开爪子接过南瓜头,“噢......那就好。”
大古拉着赛罗的胳膊把人从地上拽起来,“好了快起来,我腿都要压麻了。”

       “噢噢噢...”赛罗借力跟着起身,然后后知后觉地想起来什么,“等等!你说迪迦已经出现过了!?还有大古你怎么穿成这样,不冷吗?”

       “是的,穿成这样原因有点复杂......不过放心,不冷。”

       “啊啊啊啊啊我居然错过了!”少年一脸欲哭无泪地抱上大古,“下次能不能让他提前告诉我一声,或者多等一会儿我也行啊......”

       大古想伸手揉揉人脑袋,但又是身高差的原因只好环上少年的背拍了拍。

       目力所及处,远方赶来的队友们朝他们挥手。

       真是再好不过的结局了。

       托队友的福,他们贴心地带来了大古的制服让他换上,不至于让他待会儿在十月穿着体恤和短裤上机回基地。

       “赛罗也被给了糖果?”崛井支下巴盯着少年。

       赛罗诚实地点点头。

       “果然还是小孩子啊。”丽娜笑出声。

       对此颇有微词的赛罗一时却无法反驳,魔女的糖果是只给孩子的,那么也就是说他也是个孩子——

       “也不一定,你有着金色的梦想,赛罗,即使你不是小孩子也被盯上了。”

       大古低头细心地给倾下身子的赛罗额头贴上创口贴,那儿之前栽倒的时候可能碰到了桌角磕出了点红印。

       “地球的希望差点就被夺走了。”丽娜眺望着那些回家的孩子们。

       “是啊,要创造美好的未来,还得靠孩子们的梦想,里面说不定还有你的一份,赛罗。”

       “都说了我不是小孩子!——连宗方副队长你也......”

       “啊任务总算是圆满完成了——回去好好睡一觉,做一大堆梦吧!”崛井伸了伸手臂。

       通讯器里的声音却带着笑音破灭了崛井的美好计划,“你们不要做梦啦,还有一大堆任务等着你们完成。”

       “啊......队长,我连做梦都不行啊。”

       “要想实现梦想就得向现实挑战,是吧,指挥?”新城拍上受打击的队友肩膀,宗方也配合地点点头。

       崛井唉地长叫一声跪趴在地,其他队员都围过来笑着拍拍他安慰,就连赛罗也同情地安慰他——与其说是安慰不如说是刺激——即使不睡也不怕长不高,反正已经过了那个年龄了,而自己不一样,可以因为这个理由一会儿回去补觉——收获了更大一声的哀叫赛罗也忍不住笑得更开心了,谁叫崛井平时老说自己是小孩子,赛罗满意地点点头。

       那片出现过南瓜屋的荒地已经被严密监控起来了,魔女残余的磁场并没有完全消失,反而稳定在了一个较低数值上,仿佛一道虚掩的门,但以人类目前的科技水平也不足以推开或者关闭它,虽然是个隐患,但介于目前还处于比较安分的状态,TPC总部决定不封闭临近的居民住宅区,最小程度干涉人们的日常生活。

       “TPC分给你的用车可不是拿来这么用的。”
大古无奈地摇摇头,面前赛罗穿着一身不知道哪儿搞来的赛车服还戴着看起来蛮专业的头盔。

       “这么好的机动性在那儿放着也是浪费,更何况当初你不也没反对。”少年习惯性耍帅地擦过鼻尖,然后拍拍自己的后座,“别浪费时间了,上来。”

       “真拿你没办法啊......”戴上递过来的头盔,大古跨上赛车后座,双手自然地环上了赛罗的腰。
“抓紧了啊,大古。”少年轻笑着,转动右把手,巨大的轰鸣声锤击鼓膜,贴上自己背的某人还轻微地抖了抖。

       “出发咯——”

       赛车以极快的速度冲了出去,加速的时间几乎只有寥寥几秒。

       太阳的光辉渐渐弱下去了,地平线上方的天空染成了一片火红。

       在装备着TPC配给的最好引擎的摩托车上,大古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好的机动性”、“最好最快的新型号”以及生无可恋。

       飞行员训练一直合格的自己居然在这种速度和颠簸下有些眩晕感,忍住不适抱紧了前面兴奋不已的少年,头靠在他瘦削但宽阔的后背上,两道好看的眉纠在一起。说真的,大古觉得自己要忍不住吐了。

       耳边的风声和轰鸣声突然小下来,赛罗停下了赛车,愁眉苦脸的大古一下车就捂着嘴趴在路边栏杆上。

       这才明白过来自己好像做错事了的赛罗赶紧靠过来,“大古你没事吧?!”

       晕车buff还未解除的大古摆摆手,然后吐了出来,赛罗手忙脚乱地掏出纸巾,在把晚饭都吐得一干二净以后大古还难受地干呕了几下接过纸巾擦嘴。

       看着一脸紧张加内疚还有点无辜的少年的脸,大古一下子没有了责怪他的想法。毕竟他不是普通人类,不知道一般人承受不了那样的速度,刚缓过来的大古自我安慰道。

       “下次载人的时候别开那么快了。”大古虚弱地扶住赛罗的手臂,“一般人受不了。”

       “知道了,下次我一定注意!大古你要不要坐着休息会儿?”少年点点头紧张兮兮地扶着他到另一侧靠海的栏杆边。

       “没事,就是有些晕车,一会儿就好了。话说回来,你带我来这儿干什么?”

       “没事就好。至于这个......这里的夕阳很美,想带你来看。”

       少年在暖阳下的笑容,灿烂而熠熠生辉,就像那时的流光,炽热而充满光明。

       “是很美呢。”

       太阳已经沉下一半了,今天的云彩不是很多,火红色的霞光铺满半边天空,海波披上光的战甲汹涌着往海岸奔去,最终碎成点点闪亮的水珠。

       “地球上的夕阳是我见过最美的,连超新星爆炸都比不上。”

       赛罗也攀上栏杆,眼里落满光辉。

       “是吗?对于很多人类来讲,这样的夕阳已经看过太多了,以至于忘记了它是有多美丽。我也是很久没有这么认真地欣赏过了,但它带给我的惊艳依旧不减当年。”

       “你知道吗,大古,光之国是没有四季和黑夜的,也就没有日出和日落。我们的科学家早在很久以前就研制出了人工太阳——等离子火花,把它放在等离子火花塔上就能照亮整颗星球。可能也正因为这样,我老爹他们格外重视地球——就像是看到了曾经他们失去的美丽,虽然不是这个宇宙的这颗星球,但我想这个世界的迪迦应该也是一样的,是想守护好这颗星球上的美好,守护好他爱着的人类。”

       太阳完全没入地平线,星星和月亮早早在黑夜里候场了。

       “你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

       大古吃着烤串瞧一边拿着水杯的赛罗,他现在正在这一带夜市的小吃摊位上。

       “我不像你那么忙,就有天晚上骑车到这边的时候意外发现的,慢点吃——”少年递过手里的水杯,“今天是我的不对。”

       赛罗心虚地转过头捏捏鼻尖,“算是赔礼道歉了。”

       “没事啦,你不知道这个很正常,更何况你不是故意的。”

       大古拍拍人肩膀,对着转过头来的赛罗露出微笑,“不过既然都来这里了,一会儿逛逛再回去吧。”

       结果到了夜深时,两个人都吃得撑得不行,最后还是坐上摩托准备回家,这一次赛罗开得很平稳,引擎的声音在夜色中并不那么的突兀,趴在他背上的大古则干脆睡过去了——看来没了自己的监督这家伙平时根本不会好好休息,不然也不会睡得这么死。

       等把大古抱到床上,帮他把外面的衣服脱了,赛罗也难得地累得打个哈欠,干脆把人往里挪了挪倒头就睡。

tbc.

同床好有难度啊(不。

评论(9)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