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O-三青

杂食,赛迪、all迪、希梦、茹盖、梶梦、佐希、jo都吃,还有鸣樱、声爵。大男神声波,爱papa和他的磁带们。最近沉迷warframe,电队是我的。

【赛迪】恋人相遇即是旅程终结(4)


       傍晚,新开发的工业区人烟稀少,沿海一侧的海岸线上海浪和马达声一同奏响,改装过的流线型赛车上伏着个戴头盔的少年,海风撩起单薄的衣服露出一小截小麦色的肌肤。

       被夕阳染成灿金色的大海包围了这块岛屿,海鸥大摇大摆地在沙地上踱步。

       到这块土地的尽头,最靠近海的围栏边少年刹住摩托,摘下被喷涂成和赛车一样红蓝两色的头盔,湿润的海风打在脸上濡湿了发尾,少年甩甩头,手掌支上栏杆把半个身子探出去闭上眼深呼吸一口气。

       赛罗虽然在宇宙里不用呼吸,但在地球上以人类的身份生活,借用他小叔的话说要入乡随俗,就连这幅身体的循环系统也和普通人类一模一样,所以连呼吸也一并和人类一样来感受了。

       咸湿的海边空气比城市里的要舒服得多,他算是明白了为什么那些城里的人总是会想往外跑,就像光之国居民过于密集的部分住宅区光离子浓度低一样,远离城市的地方有它的好处,至少在这片工业园区兴建起来之前,这块人工小岛上的一切还是很美好的。

       口袋里联络器突然一震,赛罗打开那块凝聚了人类科技的多边形的小东西。

       “万圣节?”

       赛罗一脸迷茫地看着大古。

       “地球的一些风俗习惯你还缺乏了解啊,赛罗——赛车倒是学得挺快。

       “今天就是万圣节,正好给你补一补。

       “这个节日是从西方国家传过来的,据说是灵异世界最接近人间的时间。不过到了现代就更多的是年轻人狂欢的日子。

       “在万圣节的晚上,小孩子们会穿上化妆服,戴上面具,敲开每一户人家说出那句'不给糖就捣蛋',这样挨家挨户收集糖果。所以今天要是见到特殊装扮的人和蝙蝠南瓜灯之类的东西也不用感到奇怪。”

       赛罗摸上了眼前一直存在感极强的一脸呆萌的南瓜头,戳了戳上面一个黑漆漆的小洞,那儿正好对着大古的鼻尖,如愿以偿地看见人往后挪了挪脑袋,忍不住嗤笑出声。

       “哈......所以大古,这就是你戴上这东西的理由?”

       结果到了晚上,两个一模一样的南瓜头出现在了街道上,只不过一个稍高一点,一个稍矮一点。

       尽管大古再三强调了这是为了不引起民众恐慌的调查才装扮成这样的,而且能参加这种活动全队人其实都很高兴——但也止不住赛罗的笑声,大古索性给他也套上了一样的南瓜头,美名其曰这是为了配合任务的便装。

       除了大古的南瓜头,还有扮成小猫女的丽娜,涂着奇怪脸妆扮怪物的宗方和崛井、新城,而坐镇指挥室的队长居间惠和随时监控着超级电脑的野瑞照例没能参与其中。

       才十七岁的天才电脑少年野瑞并不觉得有什么委屈,对他而言比起同龄人在这个节日的狂欢,解决人们潜在的威胁和支援队友才是最紧要的。

       “不给糖,就捣蛋!”

       赛罗表示一定是这个南瓜头有什么奇怪的功能,不然怎么会见到和自己同样装扮的大古跟着一群小孩子上门要糖要得开心极了。

       就连戴着猫耳的丽娜都看不下去了拉过大古告诉他胜利队的大家是来完成任务的而不是来玩的。

       “这有什么关系嘛。”大古抱着刚取下的南瓜脑袋,“和小孩子玩也是调查的一部分,孩子们玩得开心就是最好的。”

       或许是受了节日气氛的感染,大古被丽娜拉去教育后赛罗也不自觉地跟上了那群孩子,跟着他们簇拥在一个给有梦想的小孩子们发棒棒糖的摊位前。摊主是个戴魔女帽和魔女面具的老婆婆,皱巴巴的面具下传来沙哑的笑声。

       本来还在忙着给小孩子们散糖果的魔女,突然抬头瞥过高个南瓜头上那两个黑洞,嘿嘿一笑伸手递给了他一根花花绿绿的波板糖。

       “这是......给我的?”

       魔女点点头,本就狭长的眼睛眯成一条缝。

       “这是给有梦想的孩子的奖励。”

       也被棒棒糖吸引过去的大古粗着声音也想要一根却被魔女瞬间识破了,被告知糖果只给小孩不给大人后满脸沮丧地抱着自己的南瓜脑袋。

       “你呀,有时候比赛罗还像个小孩子。”丽娜无奈地叉腰看着自己的队友,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眨眨眼,左右瞧,“说到赛罗......刚刚还看到他的,怎么现在不见了?”

       大古也跟着回头,却突然看到旁边的橱窗上倒映出的糖果摊位旁小孩子中并没有魔女的身影,而转眼一看魔女还好端端地待在原地。

       似乎是察觉到了大古的目光,魔女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挥了挥手让孩子们散开自己要收摊了,推着自己的那车棒棒糖往夜色深处跑去。

       大古没有犹豫紧跟上去,而多拿了一根棒棒糖的小姑娘把自己说是给弟弟的那份给了漂亮姐姐丽娜。丽娜刚接过糖就看到大古跑远了,叫都叫不住,只好叹口气吃起糖来。

       即使推着糖果车也健步如飞的魔女一路上发出尖锐而可怕的笑声,大古踩着翘角靴快步跟上,却还是在拐角处慢了一些魔女就从视线中消失了。

       半拆的围栏里的荒地上突然出现了一座糖果屋,大古穿过围栏推门而入,举起随身携带的海帕枪往内屋里移动。

       屋子里摆满了五颜六色的小玩意儿,水晶球和风铃随处可见,俄罗斯套娃也被摆在柜子上。
穿过最里面的那道门,大古忍过强光再睁眼时发现自己在一个空旷的广场上,回头来时的门已经消失了,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衣服里的火花棱镜贴着身子隐隐有些暖意。

       前面似乎是个游乐场,许多面色苍白的孩子们在那儿玩耍,但他们对大古的呼唤置若罔闻,几番努力后唯一的反应也是回头看他一眼后四散跑开。

       大古一脸莫名地看向四周,林子里突然出现的巨大魔人让他一惊但还没来得及举枪攻击就已经被对方的光线给放倒了,海帕枪从手里滑落。

       糖果的甜腻仿佛还留在舌尖,赛罗的意识昏昏沉沉的,自己面前好像有个人影,但实在太模糊了,像打翻的墨水在纸上糊成一团。

       左手腕上的光团儿闪得急促,但光芒太微弱了,就像投入大海的一块小石头,溅起的水花很快被波浪抹平。

       欺骗性的愉悦感渐渐侵蚀了昏沉的意识,赛罗双眼无神地傻笑着。

       魔女创造出的折叠空间内,大古此时也好不到哪儿去,刚头昏脑涨地醒来就发现自己被关进了一个玻璃罩里,万圣节换上的一套南瓜头衣服也不知所踪,只剩下了原本穿在里面的白体恤和短裤。

       海帕枪和火花棱镜也被收走放在外面的桌上,大古暗叹自己的不小心,握拳试着敲开玻璃罩。

       嘿嘿嘿嘿笑着的魔女突然开门进来,身后跟着个熟悉的人影。

       “赛罗!”

       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大古一掌拍上玻璃。

       “喂!你是谁!这里是哪儿!”

       眼神呆滞的少年顺从跟上魔女,然后带着笑容坐在了椅子上戴上魔女准备的插满线的帽子。

       “真是意外收获啊,我可向来是瞧不上这个年龄人的梦想的——虽然没有成年人的让人肚子疼但也口感太差劲,但你是不一样的。”

       魔女尖锐细长的手指描上赛罗难得显得柔和而更添俊俏的脸。

       “多纯粹多美好的光啊,连梦想也是纯金色的。”

       赛罗背后的几个电视屏幕上投射出祖母绿的星球,壮观的等离子火花塔下是一众红蓝银三色的奥特曼,还有几个不同于奥特曼的存在,而站在最高处的几个戴红披风的长老一样的奥还在说着些什么。

       虽然是有想象过光之国的存在但是通过这种方式看到的景象也太让人吃惊了。

       魔女的注意力却完全不在那些画面上面,她拿过高脚酒杯,凑近赛罗,接下那些从耳朵里飞逸出的亮金色液体。与此同时屏幕上的画面也一个接一个地黯淡消失。

       “你在干什么?放开他!”

       最后一个画面定格在一个男人温和的微笑上,而后屏幕全黑,赛罗的脸上恢复了平静然后一头栽倒下去。

       “赛罗!!......你把孩子们和赛罗的梦想全吃了!?”大古咬牙不死心地继续拍着玻璃罩。

       “小孩子要什么梦想,在他们长大前受大人的摆布就行了,大人们的控制和压迫等他们长大了也失去了梦想。至于这个少年,梦想我就拿走收藏了,剩下的放梦的坟墓里也不合适,就留在这好好陪你最后一段时间吧,讨厌的大人。”

       “喂!你不能够夺走他们的梦想!孩子们的梦想只属于他们自己!”手掌疼得发麻,大古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拼命砸着玻璃,“赛罗的也是。你这家伙...把梦想还回来!”

       魔女完全没有听进去话的样子,只是瞥了大古一眼哑声笑着慢悠悠推门出去了。玻璃罩里升腾起白烟,毫无疑问是对人类具有杀伤性的气体,无论是呼吸还是做其他动作都变得难受极了,大古咳嗽着捂住胸口,缓缓贴着玻璃壁脱力地坐下,视野里火花棱镜和安静倒在椅子旁的赛罗都渐渐模糊起来......

       TPC基地内丽娜的异常被及时发现了,就连一向存在感弱的大古的失踪也被大家察觉,加上往年万圣节孩子的失踪记录,队长对此思考出了对策,派遣胜利队紧急前往磁场异常区域。
那些分了糖果的孩子们都像被催眠一般在半夜离家出走,排成队来到那片荒地上,走进凭空出现的南瓜屋。而站在大南瓜上的魔女挥舞手臂呼唤着那些被糖果蛊惑的孩子们:

       “坐上我的南瓜船,到梦的世界去吧!”

       关键时刻新城的一枪命中了魔女,打破了魔咒一般所有孩子都醒了过来在胜利队队员的指挥下开始逃离。

       此时荒地中央的大南瓜却开始下沉,里面可能还有大古和孩子们,胜利队也不敢贸然攻击,只能眼睁睁看着它一点一点沉入泥土——那里可能连接着某个异次元空间。

       那一枪起的作用不小,至少关着大古的玻璃罩的侧门坏了,体力不济的大古一出去就摔倒在了地上,咬咬牙看一眼闭眼一脸安详的赛罗,转过头艰难地伸手探向大理石桌面。

       加油,大古。

       也不知道是谁的声音一直在鼓励着自己,大古握紧拳头艰难地往前爬着,汗液顺着颈部线条往下打湿了衣服,在地板上留下了水渍。

       加油,大古。

       摸上了大理石边缘。

       加油,大古。

       握住了还有着温度的火花棱镜。

       大古闭上眼睛,再睁开,微微托举起手里开始发光的火花棱镜。

       拜托了,为了孩子们和赛罗。

tbc.

开始按tv线走了,所以一些原剧的描写就略过了w复习万圣节这一集(第八集)的时候大古萌我一脸....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