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O-三青

杂食,赛迪、all迪、希梦、茹盖、梶梦、佐希、jo都吃,还有鸣樱、声爵。大男神声波,爱papa和他的磁带们。最近沉迷warframe,电队是我的。

【赛迪】恋人相遇即是旅程终结(3)

       刚和带崛井离开的新城分开,大古就直奔楼上,换好海帕枪的子弹,映入眼帘的正是不该出现在这儿的少年一副要揍任务目标的样子。

       “住手,赛罗!”

       话音刚落,少年就松了手,男人干咳了几声迈着颤颤巍巍的步伐后退然后倚着墙面倒了下去。

       赛罗其实没有起杀意,也完全没有那个必要,男人再次获得的生命也像风中残烛那样几近消逝了,包括一开始吸引自己的独属于宇宙人的电波也微弱得几乎下一秒就要消失。

       “喂,你怎么了?”

       于心不忍的大古想上前去却被赛罗拦下,看着少年无比认真的神情只好放弃了这个念头。

       “我知道你想要问什么,人类。

       “我是你们知道的那个预言家,我还没死。但可惜的是,我这里也没有你们想要的情报。

       “我是被基里艾洛德神遗弃的基里艾洛德人,最后一点力量也被神所收回——”

       男人咳出口血来,那不是正常人会有的黑红色,半固态的模样像是在空气中放置过一段时间,男人的脸被头盔上的灯光打得惨白。

       “神是不会放弃你们的世界的,他终将会降临到这片土地上,清洗掉愚昧的人类,指引这颗星球未来正确的方向。”

       “那不会成为人类的命运,人类是不会就这样屈服的!”大古挺身。

       男人低声笑了笑,“那就拭目以待了。”

       /迪迦奥特曼/

       传入脑袋里的几个字,大古缩了缩瞳孔,余光看向一侧的赛罗,看他神色如常的样子看来男人并没有直接把他的身份说出来。
最后一点微量的电波平寂下来,探测器上最开始的能量波从界面上消失,男人垂着脑袋没有了一点生气。

       除了基里艾洛德人可能会卷土重来的消息,这次任务收获算不上多。

       也许是上次和迪迦的战斗耗尽了能量,这一次选择附身的男人体内残留的意识就体现出来了,而且结合当地人的目击报告那个基里艾洛德人白天会出远门——为了必要的情报收集,到晚上就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躲进废旧工厂里,已死躯体和不断剥夺力量的磁场夜夜折磨着他。
阻挡了外界波段的特殊磁场原来并不是为了保护那个基里艾洛德人的,而是为了夺走残留的最后一点生命力。

       连自己的子民都抹杀得如此绝情,胜利队的各位再次加深了基里艾洛德神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一认知。

       至于赛罗,他身上迷题太多了,无论是像个活的外星人探测器,还是手腕上奇怪的手镯,还是一开始天降的出场方式——

       在把他上交给TPC和关进小黑屋谈话中大古选择了后者。

       当然了,小黑屋是不可能会真的存在,充其量不过是叫赛罗单独谈话而已,而地点就在大古家的阳台上。

       瞒不下去了啊......赛罗挠挠脑袋,有点像做错事的孩子端坐在椅子上眼神却四处飘忽。

       大古倒是不急,摆好两盏茶好整以暇地等着某个被他评价演技烂透了的少年的解释。

       “...说出来你也不会信的,大古你知道平行世界的存在吧?我就是从另一个宇宙来的,当时的情况有点复杂,我突然被卷入了时空乱流,为了抵御那股力量不至于让自己迷失在时空中我唯一的交通工具兼变身器也坏掉了,所以只好滞留在这个世界,暂时回不去了。”

       换作别人一定会觉得这段话比起现实更像是只会出现在小说里的乔段,但赛罗不一样,他是特别的。

       “你们那个世界也有地球?”

       “有的,而且是大家都想守护好的重要的回忆之地。”

       想想自己的老爹那一辈为了保护地球拼命的模样还有那一次自己在地球上和戴拿高斯的合作,赛罗感慨万分,光之战士们和地球总是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你应该不是地球人吧,赛罗?”

       这小子虽然演技差得可以,但对于地球上很多常识性东西的无知还是差一点把大古骗过去了。

       “嗯,我确实不是。如果非要说的话.......我来自我们那个宇宙的光之国,那是一颗属于奥特曼的行星。”

       本来听了前面的解释还一脸平静的大古差点喷出一口茶来,然后不走运地呛到了,对上赛罗担忧的眼神他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这么说来,你是奥特曼?”

       赛罗点点头,“我知道这听起来不是那么容易让人接受,但我确实是,所以得知迪迦的存在后我想要和这个世界的光之战士谈一谈,也许能找到回去的方法也不一定。”

       那恐怕你得失望了。大古默默地想。

       “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跟着你们胜利队帮点忙什么的啊,那样总会碰到迪迦的,虽然我现在这个样子没以前能打,但是也是很厉害的。上次我不就帮你们找出了那个落单的基里艾洛德人吗?”

       望着少年明朗的笑容,大古叹了口气,赛罗从来就没有撒谎的潜质,而这一次他说的是真的。

       大古没法不相信这个太阳般明亮的少年。
和队长通讯完后,胜利队顺利地多出了个外编人员,这个外编人员还是个奥特曼——当然这就只有大古和队长知道。

       白衬衫和九分牛仔裤,少年本来的体格就健壮匀称,身材比例好得没话说,就连店员小姑娘也打趣说这位帅哥分明就是天生的衣架子。

       “这样看起来舒服多了,大古那家伙的居家服放在你身上实在不合适,好身材可不要浪费了。”丽娜拍上赛罗的肩,“刚开始知道大古有个远房亲戚而且成了我们首位外编人员我还吓了一跳呢,结果一看啊,还是个小帅哥。”

       少年摸摸鼻头,第一次和初次见面的年轻女性逛街——虽然不是同种族的,说不紧张都是假的,任他在艾克斯的世界对着自己的小迷妹怎样风流倜傥,给自己当作妹妹的艾美拉娜公主多温柔地戴上皇冠,实际上赛罗和年轻女性相处的经验少得可怜,见过最多面的还是奶奶辈的奥特之母,可以说赛罗最不擅长对付的就是女性。

       嗯......反派的除外,对着浮士德的脸他能打十个。

       不过丽娜倒是开朗阳光的个性,也完全不用担心会冷场的问题。

       “大古他啊,从来都没有跟我们谈论过他的家人,就连我那讨厌的老爸我现在都偶尔会跟他们谈起,所以其实对于你的出现我们都很惊讶。”

       “丽娜前辈讨厌自己的爸爸?”

       胜利队的王牌飞行员也曾有过一段不那么美好的童年,对于抛弃家庭十多年的那个男人自己也一度拒绝叫他爸爸。赛罗对此感同身受,在自己尚小时也渴望过同龄奥都享有的父爱,时间长了麻木了也就不那么寂寞了,后来自己差点犯下大错,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父亲的存在,虽然后来将功补过,父子相认,但回忆起那时的经历还是会蒙上阴霾。

       “那次事情以后,我才明白,爸爸他,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英雄,他是一个真真正正的男子汉,但担负起的责任不是那时的我能够理解的,我想你的父亲也是一样,赛罗,哪怕隔了几十光年,他的心也始终是会跨越时空牢牢地牵挂在你的身上。”

       日薄西山,夕阳的余晖撒向人间,光芒被树叶切割成碎片落在行人的脸上。

       “丽娜...前辈,能给我再讲讲迪迦的事情吗?”

       “对迪迦那么感兴趣啊,要不是知道迪迦是谁,单独跟女孩子出来逛街还分心我还以为你想着哪个姑娘呢。”

       “丽娜前辈你就别笑我了,我真的就只是好奇那个和你们并肩作战的光之战士。”

       赛罗胳膊上提着一包衣服,手里还抱着一堆大的小的口袋。一旁的丽娜在购物清单上画下最后一个勾,不紧不慢地带着赛罗回基地。

       “其实就连我们胜利队的知道的也不是很多,从三千万年前的预言机器得知他是来拯救我们人类的,但为什么奥特曼会保护人类呢,三千万年前的超古代为什么他又会选择离开......”

       在这个谜题重重的前辈身上,不仅是赛罗,就连他守护的人类也对这位神龙不见尾的光之战士充满了疑问。

       下次见到他一定要好好问一问,赛罗一边心安理得地吃着大古给夹的菜一边认真地下了决定。

       对此毫不知情的大古还在说着上次被磁场扭曲给弄晕倒的崛井已经没事了,这几天全队一直在忙,改天感谢丽娜在今天自己忙的情况下愿意帮忙带赛罗去买衣服。

       注意力突然被拉回来的少年后知后觉地想起丽娜所说的大古家人的问题,难道说大古的家人都已经不在了?这家伙总是一副给人温暖的模样让人遗忘了他也不过是个普通人,仔细看就会发现几日的忙碌下来大古的脸色并不是很好,眼睛下的黑眼袋比初见时更重了。

       真是的......这个总是那么容易相信别人的滥好人,总是那么不爱惜自己的家伙,这个笨蛋。

       突然心里一热的少年起身给了刚戴上围裙的大古一个熊抱。

       因为身高的微妙差距,大古感觉自己被什么时候身上都暖和得不行的少年搂进了怀里。

       “......谢谢。”

       大古微微叹了口气,像安抚大狗狗那样顺背。即使是奥特曼那样强大的战士,赛罗的内心也只是个缺爱的孩子啊。

       好像是被察觉到了想的是什么,赛罗抱完后就推搡着大古去休息。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所以给我立刻马上去睡觉,碗我来洗——好了快给我收起怀疑的眼神,把那难看的黑眼圈消掉再跟我说话。”

       “是是是——”

       少年一脸坚定的样子不容拒绝,大古只好担忧着自家厨具的命运乖乖去洗澡睡觉。

       事实证明他的担忧是有道理的。赛罗已经拧着脸与第三个碗过不去了,诺亚在上,他真不是故意捏碎碗的,陶瓷远没有看起来那么坚硬——好吧看起来也没多硬,纯粹是找个借口。

       夜还长着,长得足够让赛罗忘记洗碗——不如说是清扫陶瓷碎片的不快,洗个热水澡投向床的怀抱。

       不论黑夜有多漫长,黎明终将来临。

评论(9)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