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O-三青

杂食,赛迪、all迪、希梦、茹盖、梶梦、佐希、jo都吃,还有鸣樱、声爵。大男神声波,爱papa和他的磁带们。最近沉迷warframe,电队是我的。

【赛迪】恋人相遇即是旅程终结(2)

-终于开始进入主线了,可能就会突然正经一点2333做着剧情任务顺便谈个恋爱ww

        一望无际的黑暗。

        冰冷刺骨的水托起了身子,赛罗平躺在死寂得可怕的水面上。四肢仿佛被抽干力气一样疲软,头沉得像铅球,忽明忽灭的眼灯是这里唯一发光的东西。

        这个梦境并不陌生,被贝利亚占据身体时他的意识就沉睡在这片黑暗的海洋里过,而这一次则是因为帕拉吉手镯的损坏,同样的梦境已经持续好几天了。

        微弱的,渺小的,一点一点光粒子从深海里突破重重黑暗的阻挡,聚拢在黯淡失色的计时器上,淡蓝色火焰虽然还很虚弱,但渐渐变得稳定下来,固执地在黑暗中央散发出光芒。

        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丝毫没有自觉性的赛罗迷糊地从沙发上起身,那样差的睡姿晚上居然没有落枕真是个奇迹。

        屋里静悄悄的,按照正常的发展赛罗想自己应该能在看得见的地方找到大古留的便条——不出所料,餐桌上安静躺着张白纸,内容也无非是一些什么我去执行任务啦衣服来不及给他买先穿自己的凑合,吃的冰箱里还有,还让赛罗在附近逛逛之类的,特意留下了一些纸币和房门钥匙——跟个老妈似的。

        少年收好在自己看来长得奇奇怪怪的纸片和钥匙,换上大古放在椅子上的衣服,是稍微紧了些,不过还算能穿。

        第一次以人类的身份站在城市里的感觉很微妙,那些在自己正常形态下看来小小的东西,用人类视觉来看却另有一番景象。

        临河的公园里除了卖气球之类小玩意的商贩,情侣和带着孩子的夫妻占据大多数,而一个人的赛罗百无聊赖地靠在了扶栏上。

        突然闲下来当米虫的日子真是不习惯啊。

        少年闭上眼,任一阵阵风撩起额发。

        “我要当迪迦!”

        “才不要嘞!上次就是翔太当的,这一次怎么说都该轮到我了!”

        “就这一次,别那么小气嘛,德川君,你当哥尔赞明明还挺高兴的。”

        赛罗扭过头去,两个小孩子正拿着迪迦和哥尔赞的软胶激烈争论着,他承认听到第一句时差点被吓得一个抖机灵,接着笑出了声,走近蹲下看着那俩小家伙。

        “你们俩都很喜欢迪迦啊。”

        “那当然了,迪迦是我们大家的英雄。”被称作翔太的孩子握着迪迦玩偶的手往赛罗面前一递。

        接过孩子手里的玩偶,赛罗低头瞧着同自己相似配色的前辈,摩挲胸口到腰侧的花纹,比起赛罗记忆里的模样除了身材比例其他做得相当还原了。

        “大哥哥你喜欢迪迦吗?”

        “喜欢啊——”

        赛罗下意识点点头,然后愣了几秒。

        “喜欢什么的......”

        因为是一起战斗过的同伴?还是因为戴拿老是在自己耳边对他那个大哥的念叨让他也对这个神秘的前辈感兴趣了?

        晃晃脑袋把这些头疼的问题甩出去,赛罗再一次认命粗神经的自己不适合思考这些情感问题。

        “迪迦他救过德川君的命喔。”之前还在和同伴争论的小男孩笑着拍了拍好友的肩膀。

        “嗯嗯!是真的,那时候我们楼上的一半都炸没了,我亲眼看到加佐特的光波再一次朝我们家在的那栋楼飞来了但是迪迦他挡住了,大家都活着出来了,而且迪迦他还超帅气地打败了加佐特!

        “无数个克特特回归电离层的时候可好看了!虽然我还不知道电离层是什么......”

        “是克里特,他们啊本来就是地球上的生命,只不过受到人类的电磁干扰误入了我们的世界。”温和笑容的男子揉上叫德川的男孩子的脑袋,“也许还很遥远,但我相信人类和他们彼此对话彼此理解的那一天会来的。”

        “怎么了,赛罗?”

        大古侧头看着两手插兜低头走路的赛罗——如果他有耳朵的话一定正无精打采地耷拉着。

        “嗯......啊?没什么,”赛罗回以一个笑容,“只是有些问题很烦恼。不过比起这个,大古你不是忙吗,怎么会到公园里来?”而且还是便装。

        “看护你也是我的工作之一,所以队长派给我编外任务不用时刻都待在基地里,只是在路过公园时意外发现你了,想过来打个招呼,还有这个要交给你。”

        河边风大,吹得人不得不半眯起眼,大古停下脚步,递给赛罗多边形的通讯器——和胜利队各位的显然是同款。

        “通讯目录都存好了的,有什么紧急事情都可以联络。既然现在招呼打完了我也该继续我的任务。至于你么,回家还是再逛一会儿自己决定,不过天色不早了,小孩子还是早点回家比较好。”

        赛罗转身,好像是遇到了什么难题似的沉思了一会儿,破天荒没有因为小孩子的调侃炸毛。

        “大古你知道基里艾洛德人吗?”

        怎么可能不知道,想要取代迪迦成为所谓的救世主的存在太让人在意了。收起一贯温和的笑容,大古点头。

        入夜,淡淡月光倾泻而下,远离城市的废弃工厂仓库里不时传来一阵诡异的声响,像是有人拖拽着铁链走来走去,又隐约夹杂着微弱却极为尖细的叫声。

        突兀响起敲门的咚咚声突然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锈蚀大半的门开了条缝,露出个男人的眼睛,看清楚门外站的是谁后才露出一整张脸。

        崛井发誓他已经是动用上了全身上下所有的力气不让自己对着那张脸呕吐,男人的右半边脸像是被烈火焚烧过,仔细看还能看到像木炭一样的小洞,又好像为了补救抹上了一层薄薄的深绿色液体。

        听对方简单交代了自己的来意想借宿一晚上后,男人睁着独眼上下打量着面前表情还算和善的崛井,然后沉默地把门完全敞开转身往里走去。

        呼——

        暂时松了一口气的大古和新城握紧海帕枪躲在废料堆后注视着刚刚合上的铁门,计划顺利,现在就看崛井的了。

        指挥室内大屏幕上正是工厂房内部,微小的监控摄像头巧妙地被藏在了崛井的平光眼镜里。
屋里脏得不像是能住人的地方,蜡烛的微弱光亮下到处都蒙了厚厚的灰,画面一转,又是那个男人,身上的黑色大衣倒是比周围干净许多,但他的脚腕上不知道为什么缠着铁链,走路时多余出来那截拖在地上总会发出刺耳的声音。

        他领着崛井到了一侧的小房间,指着还有些灰尘的床铺又比了下食指,崛井迅速会意问是不是让他在这里睡一晚上,男人缓缓点了头,然后放下手里握着的蜡烛,拖着那截铁链离开了,难听的声响持续了几分钟后在远处消失。

        密切关注着屏幕的居间惠和宗方彼此对视一眼,下达了作战继续的指令。

        崛井不慌不忙地把伪装的公文包放在地上打开,里面正是某种探测设备,圆弧形探测波以公文包为中心扩散开,就在这个房间对面不远的地方探测出的信号格外强烈。

        /或许在我们之中依然有基里艾洛德人潜藏着/

        画面突然失真,噪声遮盖了原本的声音,野瑞皱起眉头在超级电脑上敲打敲打——远程探测设备发来的即时数据,突然增强的磁场,就像当初基里艾洛德人袭击大楼时那样,但这一次没有那么强烈,却也异常得令人担忧。

        /只不过还没有现出原形罢了/

        屏幕上闪起雪花,像破旧的老电视那样滋滋响,最后干脆彻底黑屏,镜面似的屏幕上倒映出居间惠神色凝重的脸。

        “强行突破,开始。”

        一脚踹开那扇锈迹满满的门扉,胜利队的两人持枪进入房内,头盔上探照灯打向四周。

        在野瑞的指导下,他们先去了崛井的房间,蜡烛还在桌上明晃晃地烧着,胖胖的崛井却晕倒在地上,眼镜也摔落到了一边,探测仪器倒是毫发无损地放在原地,只不过探测出的原本能量波边上突然多出来个目标。

        “你就是基里艾洛德人?”

        在地上痛苦抽搐的男人突然身子一顿,没事人一样从地上爬起来转身看着从二楼窗户钻进来的黑发少年,月光倾洒在他的身上,仿佛镀了层银边。

        “原来多管闲事的光之战士不止一个。”

        男人出声,声音却不像是正常人类能够发出的。
        “你不该打地球的主意,只会寄宿在死人身上的胆小鬼。”

        少年上前一把拽起男人的领口,右手握成拳状。

        “下手吧,反正我已经和这具身体一样行将就木了。”

        男人的脸上浮上扭曲的笑容。

        “住手,赛罗!”

tbc.

感谢评论的小天使捉虫(比心

评论(8)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