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O-三青

杂食,赛迪、all迪、希梦、茹盖、梶梦、佐希、jo都吃,还有鸣樱、声爵。大男神声波,爱papa和他的磁带们。最近沉迷warframe,电队是我的。

【赛迪】恋人相遇即是旅程终结(1)
【1】
        “是这样的,队长,衣服里也没有任何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
        大古和居间惠站在辅助医疗室外,隔着一层钢化玻璃的另一面就是躺在仪器下接受检查的赛罗。
        帕拉吉手镯被很好地隐藏起来了,赛罗自信至少一般地球人不会“看”到,以这个地球的科技水平也做不到分子扫描分析,检查算是勉强糊弄过去了。
        再三确认DNA信息里没有其他未知物种的遗传信息以及威胁等级三等后少年被送到了特殊审讯室。
        摸了摸手腕上新戳出来的几个针孔,赛罗还是没忍住龇牙——并不是他怕疼,赛罗在心底自我辩解着,光之国检查和治疗方式一般都是各种光线,银十字会的奥们又个个都是治疗光线小能手,哪能有这份罪受。
        早在审讯室等待的大古见状若有所思地递给他一颗糖。
        赛罗盯着手里那颗花花绿绿的糖纸包着的糖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大古——我不是小孩子了。”
        被点名的人拿起糖果褪去糖衣塞到赛罗嘴里,“小孩子打针的反应就是这样的。”
        少年还想辩解些什么微微涨红了脸,对着大古善意的笑容又像个泄气的皮球般轻哼一声。
        .......至少糖挺好吃的,赛罗想。
“听大古说,你叫赛罗。”坐在对面的是齐肩直发,收拾得简单而又干练的人类女性,“你好,我是TPC胜利队的队长居间惠。”
        “啊,你好。”
        被好看的女性盯着赛罗头一次感受到了像来自他老爹那样的威压。深呼吸,赛罗,这样就退缩了回去被红莲火焰知道会笑掉大牙的——如果他有牙的话。
        好像是看出了少年的紧张,本来站在门边的大古走过来拍拍赛罗的肩膀,“放轻松,只是问你一些简单问题。”
        “你在昏迷前还记得些什么?”
        “我好像看到了光之巨人,就是之前大古告诉我的那个,迪迦奥特曼。除此之外我实在是记不太清了。”
        少年的模样真是给赛罗帮了大忙,人畜无害的脸蛋完全不用刻意伪装都能给人一种迷茫的感觉,事实上他也确实很迷茫,突然来到这个熟悉又陌生的世界,还不知道何年马月能够回去,老爹和红莲他们肯定会着急死。
        “那暂时把你送到社会福利机构,我们会尽力找到你的家人,或者帮你找户人家——”
        “等等等等!”赛罗突然拍上桌子,“大古也是你们胜利队的吧?”
        之前换上白色制服的大古一愣。
        “是。”
        “那让我跟着大古就行了,其他人我不认识也信不过,让大古看着我你们也会更放心一些不是吗?
        “还有,别把我当小孩子需要大人带,虽然我失忆了但照顾自己还是没什么问题的,不会给大古添麻烦。
        “这样可以吗,居间惠队长?”
        腰窝突然被胳膊肘戳了两下,大古后知后觉地接下话。
        “毕竟是我捡到他的,于情于理也该由我负责。放心吧,队长,我会看好他的。”
        说着伸手揉上少年的脑袋,自觉无视了赛罗一脸忍耐住的不爽,乱糟糟的头发倒也蛮柔软的。
        队长的目光在他俩脸上来回游移,最后妥协一般叹口气,“既然大古也同意了,那么好吧,就按你说的办。不过为了不引起骚乱,在你恢复记忆以前就以大古远房亲戚的身份留下。”
        之所以选择大古,不全是因为赛罗发现的老好人属性,更重要的是他的胜利队队员的身份——跟着他总会碰到迪迦的。某种程度上不得不说,赛罗真是聪明得过分了。

        除了TPC基地里配备的房间,大多数队员其实在城里也有分配住房,为人类事业奉献青春的小年轻早早不用和城市里的大部分年轻人一样考虑买房的问题。考虑到赛罗住TPC总部不合适,队长特别关照地给大古又放了几天假,于是他领着名义上的远房亲戚回到了几个月没住人的电梯公寓上。
        太久没住人,拉开窗帘阳光下满是灰尘飞舞的影子,家里的空气也闷得人心慌。
        “看来需要好好打扫一下了,你也帮把手,赛罗。”
        “这点事就包在我身上。”
        刚给赛罗围上同样的围裙戴好口罩,他就拿上扫帚,一脚踏上刚被大古擦干净的板凳——
        “哟西,家务扫除作战开始!”
        好吧,这家伙不仅是个怕打针的小孩子还一点也不意外的是个中二少年。
        两室一厅的格局,虽然不大但很有家的感觉,墙壁上没有挂画,但是却嵌有一些朴实小巧的木质雕塑,家具一应俱全,厨房里整齐的厨具带着些使用过的痕迹,如果不是落满灰尘简直让人怀疑昨天就有人在这里生活过。
        “勤快点不是坏事,但如果你不把遮灰布当抹布用我会更高兴的。”
        赛罗捂着刚刚被弹了一下的额头,有些心虚地扭过头。
        “我没做过嘛...”
        “没人教过你吗?”大古笑着拿过少年手里的漆黑布团,递上刚清洗干净的正版抹布,“比如说你的母亲。”
        母亲?...对于幼年那点少得可怜的记忆,赛罗只记得那是个蓝族女性,模糊的轮廓里却是温温和和的模样,和大古给自己的感觉很像却又有本质上的差异,那是一种充满距离感的温和,不像大古是有温度的。
        “啊抱歉,瞧我这记性,忘了你失忆了。”
        被从回忆里拉回来的赛罗后知后觉地倒吸一口气,差点就开口暴露了自己没有失忆的事实。
        “不过没关系,以后有时间我可以教你。”大古拍拍他的肩膀,“总之今天辛苦了,我们的工作还是很有成效的,再把新窗帘挂上去就差不多了。”
        “这个就我来吧,你之前取窗帘还差点摔了。”把抹布又塞回大古手上,赛罗咧嘴一笑。
        “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突然怪叫一声我也不会从椅子上摔下来。”尽管这样说着大古还是保持着一贯的微笑一边把布团扔回水盆里,一边把准备好的新窗帘拿来递给赛罗。
        “哎我有好好接住你的——”
        少年一脸无辜地吐舌,抱着那团窗帘就哒哒跑到窗边站上椅子开始最后的工作。
        眨眼间就到傍晚了,有了齐全的厨具和丰富的食材料理就比森林里那时要得心应手得多,光是飘逸出来的香味就勾得赛罗丢下电视扒上厨房门框。
        “你被饿了很久吗?”
        大古一脸同情地看着比森林那时还狼吞虎咽的赛罗,不时帮他添碗饭。
        “唔......也不是饿了很久,就是觉得好吃,太好吃了......”
        赛罗回忆起经历过的屈指可数的人类生活,皇家宇宙船詹伯特上的高能量营养餐,什么味道都没有,更别奢望另一个宇宙的地球上剩下勉强度日的人类能在烹饪上花些什么心思,温饱就已经不错了。
        摸着吃得鼓鼓的小肚子,赛罗满足地瘫在沙发上,身上套着一件印着大白兔子的长体恤,电视正开着轮播最近的新闻,但他的目光却瞄向厨房里忙碌的身影。
        不知怎么的,突然觉得这样的日子倒也不错。不去想什么拯救世界,什么宇宙正义,这样那样复杂又辛苦的事情,哪怕自己仗着年轻精力再好,九死一生那一瞬间铺天盖地汹涌的恐惧骗谁也骗不了自己。
        在沙发上大字型歪着脑袋睡成一摊的大男孩。——大古从厨房出来时见到的就是这副光景,解下围裙关掉电视,从卧室里拿来薄被给少年盖上,刚准备转身回卧室时赛罗伸出被子外的左手腕吸引了他的注意。
        银白色金属光泽的手镯上镶嵌着一块蓝宝石。大古缓缓伸手过去,临近时犹豫了一下还是摸上那道扎眼极了的裂痕。
        意料之外不是冰冷的触感,反而暖暖的,略高于自己的体温,和少年身上的温度倒是很接近。挪开手时那块宝石突然闪过微弱的光,然后归于平静。

评论(1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