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O-三青

杂食,赛迪、all迪、希梦、茹盖、梶梦、佐希、jo都吃,还有鸣樱、声爵。大男神声波,爱papa和他的磁带们。最近沉迷warframe,电队是我的。

【赛迪】恋人相遇即是旅程终结(0)
-手机lof没法发纯文字唉。
-好久没写过文了...还是没忍住复健一下,真是飞速退步啊。
-文章名字取自之前混的另一个坑里的名句。
-cp严格说是赛罗x大古,不过对大古有那么一些私设ww
-大概是个穿越发生的故事,因为看正剧tv总会思考如果这时候xxx在的话会怎么样于是有了这个脑洞和这篇文,能接受的就往下看啦。

【0】
        夜幕下星河灿烂,古朴寂静的森林间萤火闪闪。TPC胜利队的成员大古难得享受一次假期,刚铺好的帐篷就被什么东西给砸垮了。

        如果他没有眼花——那东西就像凭空出现的流星笔直坠落在了那顶可怜的帐篷上。

        没起火真是个奇迹。

        大古放下柴火,打开随身携带的手电筒靠近。

        冷白的圆形灯光下是个......约摸十六七岁的少年?而且昏迷得不省人事。虽然在他到底是不是人类的问题上纠结了一会儿,但大古还是动手把少年从那堆布料和钢架的残骸中抱了出来。

        黑色的短发乱糟糟地盖住了额头,红蓝银三色的外套,稍显稚嫩的面孔,怎么看都是个地球上再普通不过的少年。

        探了探鼻息和心跳,身上也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只是昏睡过去了而已,大古放下心拿来水壶给少年喂了一口,铺展开唯一的睡袋把他放了进去。

        等到天蒙蒙亮时,大古依旧在只剩一堆黑渣的火堆旁坐着,后半夜都花在收拾这个少年造成的混乱上的后果就是本来干净漂亮的眼睛下多了两团黑眼圈。

        窸窸窣窣的声响弄醒了浅眠的大古,回头看去正是那个奇怪的少年一脸迷糊地从睡袋里钻出来穿上旁边叠好的三色外套。

        “那个......”少年独有的声线带着刚起床的沙哑,“请问这是地——哪儿?”

        “长野县的森林。”

        没有什么比被卷入时空乱流唯一的交通工具还被弄坏了更让人头大的。光之国新一代的光之战士赛罗遇到了他奥生中屈指可数的难题之一。

        “我是真角大古,你的名字呢?”

        “赛罗。”接过面前和善的男人手里的水壶道声谢,赛罗叹口气瞅了眼右手腕上手镯镶嵌的蓝宝石上的裂纹,往日里因为总是充盈着能量而熠熠生辉的宝石现在却黯淡无光,帕拉吉之盾是肯定没法用了,能不能变身都还不一定。

        清朗的声线把少年的注意力重新拉了回来,“为什么你会突然——落到这里,赛罗君?”

        总不能对着一个还不知道是哪个平行世界的地球人和盘托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吧——显然他并没有意识到赛罗这个名字在他去过的大部分平行世界里如雷贯耳。

        “我也不知道......不知道怎么的就到这儿了,大概,恩......”少年突然一拍后脑勺,”对!我失忆了。”

        接下来的几天,和那可怜的帐篷一样原本的旅游计划被砸得一干二净。步行出森林花了三天时间,登山包里一人份的干粮不够两个人分,大古见赛罗年龄不大还总是多给他分一些,以至于到后来只好布置简陋的陷阱捉点野兔吃。大古也不知道为什么赛罗总是能轻轻松松逮到在他看来狡猾又敏捷的兔子,不过有吃的也不用管那么多了。

        柴火烤的兔子在调料紧缺的情况下也在意料之内的不是那么美味,至少大古是这样认为的,但赛罗就像是第一次吃烤兔一样兴奋得不行,一边大快朵颐一边接过大古递过来的水壶,末了不忘称赞大古的技术。

        这孩子以前是不是饿坏了。大古同情地拍拍他的背顺气。

        正值夏天,夜里寒气却有些重,大古自然把睡袋让给了赛罗,自己坐火堆旁撑一撑,赛罗几番推脱不下还是只好脱衣钻进去。然而等到早上大古醒来时却总是意外发现身上暖洋洋的,反而应该睡得很好的少年脸上总会流露一点倦色,问起时还会逞能地表示是大古看错了自己精神很好,一脸阳光地擦过嘴角。

        离开森林的第一时间,大古就把少年的情况上报了居间惠队长。

        “先带他回TPC进行调查。”

        “是,队长。不过经过这几天的相处,我可以确定他不是坏人,虽然有感觉他好像瞒着什么,不过总体上还是个好孩子。”

        “知道了,一切还是等调查完成后再说。”

        合上通讯器,大古拍了拍一旁盯着某处发呆的少年的肩膀,“看什么呢。”

        “啊,我很好奇那个孩子手里的玩偶。”

        顺着赛罗的视线看过去,被母亲抱着的小孩子手里握着一只软胶玩偶,熟悉的花纹和配色——

        “他是迪迦奥特曼,”大古愣了几秒琢磨措辞,“寄予着人类希望的光之战士。”

        ......这个名字并不陌生,不久之前他们还并肩战斗过,只是没有搭过话,看来自己这是穿越到迪迦所在宇宙的地球上了。得知同类——虽然算不上熟人的存在总会安心一些,即便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赛罗也是如此。

        “他在哪儿——呃,我的意思是怎么样可以见到他,虽然我失忆了,但是我看到那个玩偶就觉得眼熟,也许和他谈谈能想起些什么也不一定。”

        “这个恐怕有些难度,因为光只会在人类有危机时出现。”

        大古无奈地摇摇脑袋,拍上少年的肩膀,“走吧,跟我去TPC一趟,应该能弄明白你的身份。”

        “TPC是什么?”赛罗扭头盯着大古。

        身高的微妙差距让大古不得不仰头对上少年的视线——现在小孩子的营养也太好了,“Terrestrial Peaceable Consortium.也就是地球和平联合组织。”

        “去那儿干嘛?”

        “那儿有地球上最全的数据库,毫不夸张的说只要你在地球上有做过任何身份有关的事都能找出来——别担心,我相信你应该不是个会做什么坏事的人,所以就是个普通检查,能让你能早点找到自己的家人。”

        大古耐心地解释给他,脸上依旧是温和干净的笑容。

        不担心...个鬼嘞。地球上是不可能查出来自己的身份的,那么在找到自己回去的方法之前最好找个“可靠”的伙伴——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老好人·大古总觉得身边少年的目光有些让他凉嗖嗖的。抬头看看天,猛烈的夏日骄阳刺疼了眼睛,是的,错觉,大古再一次确认了这一点。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