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O-三青

杂食,赛迪、all迪、希梦、茹盖、梶梦、佐希、jo都吃,还有鸣樱、声爵。大男神声波,爱papa和他的磁带们。最近沉迷warframe,电队是我的。

[金戬]春山暖日和风(六)

前文:

 

 

  浅金色光芒挑起晨曦的帘帐,冷清的杨府又迎来了的新的一天。
  杨家新晋的女主人的心情却不像阳光那般好。
  寸心这几日来夜夜失眠,天还蒙蒙亮时就坐在庭院中遥望远方。杨婵的劝慰她虽然听进去了,但哀愁思念与后悔杂糅成一团,扰得她不得安心。
  万籁俱寂,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
  寸心的表情一下子活了过来,仿佛自己还是娇俏的少女那般,雀跃地跑去开门,满心期待门那边是自己的心上人。
  小金乌刚一开门见到三公主的含泪笑颜,门就又关上了,差点撞到自己的鼻子。
  再一开门时,寸心已经恢复了平常神情:“不好意思啊,小金乌殿下,我刚才...”
  小金乌连忙摆手:“我知道的,弟妹,想表弟了吧?都是自家人就别那么见外了,你也可以叫我表哥。”
  “这样恐怕不太好吧?”寸心迟疑地看着他,“您毕竟是天上的金乌神将,天庭的小皇子。”
  “杨戬是我的表弟,你既然是杨戬的妻子,那就是一家人,家人之间不谈这个。”
  寸心堆起笑容:“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表哥。”
  “表哥?”杨婵也从屋里出来看到来客是小金乌,开心地到门口拉开门,“别在外面站着了,快进来坐坐喝杯茶。”
 
  刚一坐定,杨婵就一边沏茶一边说道:“二哥他有事要办,所以不能在家招待表哥,杨婵就代为了。”
  “表妹的手艺我信得过,不过我这次来不是找杨戬,而是找你,三公主。”
  “我?”
  坐在一边的寸心突然想起了什么,是了,之前来找过自己的那两只小水族,尤其是那只小螃蟹,她不仅说小金乌喜欢的是三公主,而且还给寸心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小金乌的优点,让她不要嫁给杨戬,那样小金乌会伤心的。
 
  “惨了,惨了。”小螃蟹举起钳子捂脸。
  “怎么了?”
  “我那时去找三公主的时候,还告诉她金乌哥哥喜欢她......我、我还说了那么多......给金乌哥哥添麻烦了,他要是知道了会不会生我的气......”
  “放心好了。”海螺安慰地拍拍她,“他知道我们搞错了以后会料到的,而且他知道我们也是好心,再说了,他是真的把你当妹妹看的,不会舍得责备你。”
  “真的吗?”在海里哭泣眼泪刚一出来就化进了海水中,只能看到小螃蟹红红的眼。
  “真的。”海螺爱怜地揉揉她的脑袋。

  然而实际上,小金乌并没有料到,他只是很平常地继续回答道:“关于你们的婚姻,我有些问题想要问你。”
  聪慧如杨婵,她沏好茶后便有所知晓地出去了。
  寸心的关注点渐渐不对了,以前眼里只有杨戬,其他人倒是没怎么多留意,如今仔细看来,平心而论,小金乌长得也很帅,剑眉星目,眉眼含笑,但和杨戬完全是两个类型,小金乌是太阳,就连笑容里也都落满了太阳的光辉,而杨戬是冷峻型的,往那儿一站就有着独绝三界的气势。
  “什么问题?”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小金乌总感觉寸心落在他身上——尤其是脸——的眼神怪怪的,像是审视打量着某种东西。
  “你想等杨戬回来以后和他好好过日子吗?如果不想——”
  寸心咬住下唇:“不瞒你说,杨戬一走我就后悔了......他那么累,我还在新婚当晚跟他那么闹。只要他能回来,我一定和他好好过日子。”
  寸心的声音越说越低,小金乌叹口气拍拍她的肩膀:“我知道你的答案了,看来你还是以前那个可爱的敖寸心。放心吧,此次封神杨戬一定没事的,以他的个性,回来也会比以前更好的待你的,这件事上他也有责任。他不在的时候你也要好好爱惜自己,瞧你那黑眼圈,等表弟回来就要怪我们没照顾好他的公主了。”
  小金乌笑得眉眼弯弯,寸心也被他逗得心情好转。其实寸心这样的小姑娘多说点软话就能哄得乖,无奈表弟这些年的经历早让他没了哄女孩的心思与耐心,只有面对亲人兄弟,才会露出坚硬外壳包裹下的柔软来,就连这点柔软也只有了解他的人才能感觉到。
  “表哥你说得也是。”寸心心虚地摸了摸眼睛下面的青乌,夜里的哭泣导致眼皮还有些发肿,“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如果......你能见到杨戬的话,麻烦你转告他,我很想他。”
  小金乌忍住了揉寸心脑袋的念头,毕竟把弟妹当小孩子看感觉怪怪的。
  “你明白了就好,正好我这几日打算去找表弟,会帮你转告的,该问的事情也问完了,那我就先走了,过段时间再来看你。”
  小金乌出来跟杨婵打过招呼后就离开了,寸心恍惚看着那道金色的光。
  如果......寸心突然想到,小金乌会是比杨戬更温柔体贴的丈夫,他就是太阳,仅仅是靠近就很温暖,对待心上人也一定会极尽所能让心上人成为世上最幸福的人。可世上没有那么多如果,她已是杨戬的人,那么一心一意都只能装着杨戬。这样想着,寸心把那些突然冒出来的酸涩心思和一点萌芽给彻底掐灭了。
 
  小金乌全然不知道寸心方才的复杂心事,他现在只认真拿着一片扶桑叶作为指引在西周与商交战处寻觅表弟。
  早前就从海螺那儿听说过封神乃是一盘大局,涉及到阐教截教与天帝,自己算是天庭的一方,也不能贸然以天界人的身份介入。
  思虑到这儿,小金乌干脆在姜子牙驻扎的军帐不远处变了身书生装束与发色,至少看起来与普通凡人无异。
  待通报的人将消息带回帐中,小金乌甚是无聊地左右查看西周的军帐。虽军中纪律甚多,但尽忠职守的将士们却少有露出不耐神情,反倒是个个精神抖擞,斗志昂扬。
  商纣的暴虐早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前代君主积累的根基与人心被现任君主败坏殆尽,整个商朝甚至可以说是气数已尽,仅凭着一些残存的旧势力和被申公豹拉拢来的截教子弟进行着抵抗。
  心思飘到远处的小金乌突然被拍了肩膀,他吓了一跳差点下意识抬手自卫就看清了来人的脸。
  一身将领装束,微卷的褐发,清俊无双的容颜,笑意盈盈的桃花眼,这不正是杨戬吗?
  小金乌微微轻咳一声掩饰刚才的尴尬:“好久不见了,表弟。”
  “是啊,表哥,好久不见了,外面风寒,先进杨戬帐中坐坐吧。”
  小金乌抽了抽嘴角,太阳会怕冷?那可真是三界奇闻。不过杨戬的意思也不过想让他有事情先进来再说,小金乌当然顺着说下去:“那烦请表弟在前面带路了。”
 
  帐中,杨戬拿出腰侧酒壶倒了杯酒递与小金乌:“军中自然比不得杨戬家中与金乌神殿,只能委屈表哥了。”
  “我们之间还说这个干什么,再说了,我来找你又不是为了喝杯酒。”小金乌接过酒杯一饮而尽,然后被辣得咳嗽起来。
  杨戬赶紧过去帮着顺气和重新倒了杯清水。
  “实在抱歉,表哥,我以为这酒不烈......”
  缓过来的小金乌摆摆手:“不怪你,是我自己的问题,我...我不善饮酒。”
  活过来的一千多年,除了蟠桃宴上小金乌还真没什么机会碰触酒,不过往年的蟠桃宴他的酒杯也总会被哥哥们换掉,换成清凉甘甜的玉露。所以本来想像别人那样豪爽地一饮而尽,结果却辣呛了自己。
  “话说——”/“我说——”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同时收住,一时尴尬,杨戬开口道:“还是表哥你先说吧。”
  “成。我来是想问你,关于寸心的事情。”小金乌放下水杯,定定地看着表弟,“虽然我觉得是明知故问......等这场战争结束以后你想回去和寸心好好过日子吗?”
  杨戬愣了一下,之前的淡淡笑意也渐渐沉下:“当然。”
  “寸心那儿我已经去过了,她后悔了。”小金乌眨眨眼果然捕捉到表弟的惊诧神色,又不紧不慢地继续说道,“后悔新婚当晚把你气出来,她很想你,你要是回去,她保证一定好好跟你过日子。”
  杨戬敛下眸子:“杨戬也一定会好好待她。”
一句话的语气就让小金乌明白了问题出在哪儿。
  “你不爱她。”
  “我——”杨戬突然语塞,“我怎么可能不爱,在妻子这个位置上只有她。”
  “但你不爱,我说的爱不是大爱,而是小爱。”小金乌过于平静的语气让杨戬有些无所适从,“你当初娶她,只是为了责任和报恩,再往后就是想证明给王母和大家看,你们的爱到底是对是错。”
  杨戬在小金乌的目光中无法逃避,他深吸一口气,点头道:“你说的......没错。”
  “若你俩都无情就罢了,只可惜寸心对你,是真的动了心,她爱你,所以才会生气才会嫉妒,但等你真的离开时又会伤心后悔。”
  “我知道,但我有时候真的不知道寸心到底在执着些什么,就连我解释回答是和不是都不对。”
  “因为她感觉不到你的爱,”小金乌轻轻叹息,“而她的爱又很卑微,她做的种种事无非是想证明想催眠自己你爱她。”
  杨戬沉默了。
  “你俩得找时间好好谈一谈,继续这样下去,你们的痛苦只会继续,不会终结。”小金乌倒了杯酒回敬给杨戬,面上笑意温和,“不过你放心,表哥永远支持你。”
  军中生活很辛苦,但表弟的精神却比之前好,在他擅长的领域再一次为天下众生做好事,加上姜子牙这边义勇之士云集,表弟在这儿也一定认识了许多朋友,他们大多不知道杨戬曾经经历了什么,管他什么天庭的态度,彼此交往轻松而又自在。
  “表弟你刚刚想说什么?”
  杨戬微微愣住,继而展颜一笑:“表哥为我所做甚多,杨戬无以为报——”
  “你给我活得好好的,就是最好的报答了。”
  “杨戬明白了。不过就表哥母亲一事......”杨戬小心瞧着小金乌的面色,见其无常才继续说下去,“如果有杨戬能帮上的,表哥也请吩咐,即使杨戬帮不上,说给我分担也好。”
 
  小金乌虽然面上平稳,其实心里已经掀起惊涛骇浪。那种孤独无力感潮水般淹没了自己,但一想到不能让表弟担心就又强行缓过来。
这件事终究是避不开的。即使杨戬不提,小金乌也迟早得有一天会被揭开伤口,露出血淋淋的皮肉。
  “这事要说起,那是在遥远的远古时代了。”
 
  “金乌们只是一时调皮,为何要如此对待他们!?”
  往日端庄美丽的羲和失了女神的仪态,丧子之痛摧残着她仅剩不多的情感。她虽然知道帝俊身为天帝考虑的事情不是她所能理解的,但她实在不能够原谅帝俊所为。
  面对妻子的质问,帝俊并没有答复,只是让她好好休息几日,最好能劝回最后一个太阳重新回到天上。
  羲和冷眼瞧着尊贵的丈夫,他还是千万年前那般年轻的模样,淡漠的神色,精致的面容,当年仅仅一句你身上有着世间最耀眼的光芒,就把东南海之外、甘水之间的羲和娶回了天上。
  十个金乌诞生于世间后,羲和每日便只剩下了为孩子们洗刷风尘和早晚在蒙谷与汤谷目送与迎接,偶尔儿子们也会撒撒娇,赖说自己累了,羲和便会拿出珍藏的车辇,与当日轮值的金乌一同出行。
  她与金乌们一同住在扶桑神树上的金乌神殿,扶桑隐于东方大海,实则立于汤谷之中。
  这样平静而满足的日子,直到那一天才被打破。
  本来乖巧听话的十大金乌突然一同从金乌神殿飞出,十倍于平时的热量几乎烤熟了大地,那时羲和还在下界寻找合适工匠修缮轮子有些老化的车辇。
  等她注意到不对劲时已经晚了。
  人间的帝王尧早以派遣其属下射箭能手后羿,前去对付十日。
  也不知后羿身为区区一介凡人是如何上得了扶桑神树,还摘取了扶桑的枝干削成箭支抹上毒液。普通的木箭根本近不了金乌,更别提造成伤害了,唯有这浸满寒气的扶桑,能够穿透太阳的热量,给予致命一击。
  后羿立于扶桑之上,拉满原藏于山野森林中的神器轩辕弓,破空而出的箭矢击穿了第一个太阳。
  红色的巨大火球伴着凄厉哀鸣跌进大海里。
  后羿没有犹豫,紧接着抓住时机一连带走了八个太阳。海水被太阳们的热量烤得几近沸腾,无数水族纷纷到陆地上避难。
  现在的天空中,只剩下了最后一个太阳。
  后羿搭弓引箭,瞄准了最后一个火球。
  嗡——
  手里的弓与箭突然不听使唤般颤抖着,原本应该离弦的箭紧紧黏在弓弦上不肯放开,隐约还能听到其间穿出的微弱悲鸣。
  脚底的扶桑树枝突然断裂,后羿不敢多停留,顺着枝干藤蔓迅速下树,等到他完全下树时,轰然一声,伫立了千万年的扶桑神树崩塌成了一堆碎块,金乌神殿也被掩埋在了下面。
  天上最后一个太阳远远便瞧见了扶桑的惨状,他长鸣一声,一头扎进了东海。
  世间的所有光明都突然消失了。
  帝俊与尧皆嘉奖了这位勇猛异常的弓箭手,尧将帝喾之女嫦娥嫁给他,而帝俊则赐予了他一枚仙丹,让凡人之体的后羿能够借助仙丹的力量直接得道飞升。
  在人间这位除日英雄也受到了诸多拥戴,而帝俊除了嘉奖时便再也没看过后羿一眼。
  羲和虽心有怨恨,但身为太阳女神,她比谁都明白光明对三界众生的重要性,最后一只金乌带着愤恨与悲痛消失于东海后,羲和没有依照帝俊的意思去把自己心碎的儿子找回来,而以自身的生命来重新燃起光明,十个日光轮皆为羲和精血所灌注,代替十大金乌重新回到天上。
  目睹并了解这一切的,除了帝俊,还有羲和最小的女儿晖。
  晖和十大金乌一向交好,如此变故,晖既心痛又无能为力,她只能日日看着逐渐憔悴的母亲一遍又一遍为日光轮倾注自己的生命。
  直到羲和最终生力耗尽死去,帝俊把十个日光轮交给晖来保管:“这世间一切轮回自有定数,你也有你该做的事情。”
 
  而后扶桑树重生,晖嫁给了当今的天帝玉皇大帝,生下十大金乌,小金乌出生不久后她便仙去了,重新诞生于世间的十大金乌又如上古时那样,重新照亮了三界。
  直到杨戬劈死其中九个太阳,如今又只剩下了唯一一个金乌。
 
  “而我所知道的这些,都来自于我的哥哥们的日光轮,晖,我的母亲临死前将自己和羲和的记忆分成了九份封印在九个日光轮里,却唯独我的日光轮里什么都没有。”
  小金乌的眼神放空,面容上是难以掩饰的疲惫与痛苦。杨戬见状心上一紧,安慰地握上表哥体温略高的手。
  “你的哥哥们......知道这些吗?”
  小金乌摇了摇脑袋:“我收回九个日光轮后,便时不时有些记忆浮现在脑海里,哥哥们往日也从未跟我说起过这些,我也不清楚他们是否知道。”
  那些噩梦般的痛苦回忆仿佛一道牢笼困住了小金乌,经常让他迷失其中,情绪不受自己控制。
  杨戬起身,试探着伸手,轻轻环绕过小金乌的手臂,极为轻微的颤抖隔着单薄衣服传来,杨戬心中一紧,放慢了动作慢慢收拢手,头贴近小金乌的一侧,一个呵气都能感受到的距离。
  “都过去了,”手掌轻抚过脊背,就像往日瑶姬安慰被大哥的鬼故事吓到的自己那样,杨戬轻轻抱着小金乌,“已经过去了,没事的。”
  小金乌没有抗拒这个拥抱,他顺势环上杨戬的腰,尽管表弟现在的装扮导致有点硌,但这不妨碍他紧紧抱住表弟,埋头于对方的颈间,杨戬的身上有令人安心的味道,和瑶姬的不同,这种味道更为清冽,使人心思清醒。
  如果可以的话,小金乌真想就这样抱着表弟不撒手。可现实不会那么如愿,仔细听门口由远及近传来的脚步声,为了避免一会儿表弟的尴尬,小金乌松手推离了杨戬。
  果真一个声音在账口响起:“主人,我带着逆天鹰回来啦——咦,小金乌你怎么在这儿?”
  “来看看你主人军中过得怎么样不行吗?”
  黑皮狗儿的手上正端立着一只威风凛凛的大鹰,只是翅膀根处还缠有雪白绷带,此时这只陌生鹰正扭头打量小金乌。
  “这鹰是我刚来时在路边捡到的,为纣王围猎的弓箭所伤,便取名逆天鹰带回来驯养了。”
  听了杨戬的介绍,小金乌也眯起眼打量这只鹰,这不是只普通鹰,已经有了些许浅的修行,底子和潜力具佳,有他相助对表弟而言应该是好事,但小金乌还是忍不住想吐槽杨戬的动物缘。
  “以这速度,等你回杨府,估计都可以开一个动物园了。”
 
  小金乌并未在军中停留太久,他毕竟不方便介入这场战争,就连通报给姜子牙的名字他也随口改成金离。金离,今离,今天找过杨戬后他就该走了。
  杨戬自知小金乌身份和职责所在不能停留太久,所以他也没多做挽留,只是临走时再给了小金乌一个拥抱。
  “以后有什么事表哥不必憋在心里,尽管跟杨戬说。”
  “嗯。”小金乌热情地回抱了杨戬,过于贴近耳边的话语有些烧红了杨戬的耳朵,“我会的,被表弟抱着的感觉真舒服,今天应该不会再做噩梦了。”
 
  金乌神殿内,小金乌哼着小曲儿准备睡觉时,不知道又是哪里冒出来的侍童轻声道:“很难见到殿下如此高兴,莫非是找到了心上人?”
  “不太准确......唔,但感觉也差不多吧。”被杨戬抱住时,除了安心和温暖,还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满足感,小金乌虽没谈过恋爱,不过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的感觉也不过如此吧。
  喜欢的人......
  小金乌突然有些头疼,这么说来,难道说自己喜欢表弟?
  表弟刚刚新婚,自己的感情流露也确实不太自然。小金乌越想表情越不对。不,他只是欣赏和怜惜表弟,但想到今天那个拥抱,小金乌才意识到好像有些什么东西已经悄悄改变了。
  “啊,完蛋了,我居然喜欢上了有妇之夫,而且还是我表弟。”
  小金乌一把把自己埋进被子里。
 

  “今天的来客不简单呐。”
  满头白发但精神的干瘦男人屏退了周围人,只留下杨戬一人在帐中。
  “丞相果然明察秋毫。”
  男人捋了捋自己长长的白须,面上并未有半分紧张神色,他只摇头道:“看你听了通报那么急匆匆地赶出去,想也知道来客于你有多特别了。”
  杨戬有些意外,又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来者确是我的表哥,只不过他不是普通人,而是天上的太阳,如今的最后一个金乌。”
  姜子牙仔细观察着杨戬的神色,轻笑道:“原来是天上的小皇子,他也挺聪明的,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能介入这场战争,今离,今天找完你就离开。”
  丞相的语调接着一转:“但要离开可没那么容易,他迟早会因为你也趟进这淌浑水。”
  杨戬心里一惊,但姜子牙没有说更多,只叫他退下养好精神,辛苦他前几日收服了魔家四将。
  杨戬便也没有再多问,回了自己帐中,闭眼沉思。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