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O-三青

杂食,赛迪、all迪、希梦、茹盖、梶梦、佐希、jo都吃,还有鸣樱、声爵。大男神声波,爱papa和他的磁带们。最近沉迷warframe,电队是我的。

[金戬]春山暖日和风(五)

前文:

 

 

  杨婵被抓,杨戬还不知道,小金乌只得感叹兄妹二人的巨大差异与意外的默契,都不愿意伤及无辜,但不同的是杨婵会选择更加温和的方式,而杨戬哪怕拼得头破血流,也绝不会低头和放弃抵抗。
  杨婵被天兵押着送往瑶池时,小金乌想过救她,但最终还是放弃了,现在站出来和玉帝唱反调显然是很不明智的行为,作为目前他们手里杨戬唯一的软肋加上还算理智的王母,杨婵应当不会出什么事。
  做好被坏狐狸告状的准备,以自己挡住五极战神威胁了一把坏狐狸,护送表弟把弱水迎回天河后,小金乌趁乱离开了表弟梅山六怪等人和五极战神混战的场面,为人臣子,哪怕对在位者再多不满他也不能堂然站在反叛的一方,更何况还被绑在瑶池的杨婵他也放心不下,尽管已经偷偷给表弟传音告知了他表妹被抓但暂无性命之忧,但难保此时又在气头上的玉帝会不会在杨婵身上出气。
  这次与表哥的短暂接触,让杨戬心中一暖。虽然许多天未见了,但表哥的身上依旧散发着令人安心的温度,坚毅的眼神默默支持着他。
  小金乌的以死相护杨戬只觉感动和更多的歉疚,他欠表哥良多,多到无以为报,倘若此次他还能活着回去,一定要想办法解开表哥的心结,哪怕自己帮不上忙,能够分担些也心稍安。
 
  虽然回到瑶池有模有样地护驾,但小金乌还是忍不住言语间的指责和控诉。执迷不悟的父皇面对最乖巧儿子的讽刺睁大了眼。过去的那个乖巧安静的小金乌已经死在了金乌大阵下,现在玉帝面前的不过是个冰冷的满腔愤怒与痛苦的最后一个太阳。
  他面无表情地执好盾牌,虽是护卫之姿,但眼神却冰冷而无神。
  果然片刻之后一阵剧烈的法力震动了瑶池,往日闲散的众仙也紧张了起来。昔日瑶姬女战神的威名无人不知,而如今她的二子又打上了天庭,二郎随母,谁都可以想象出这一次带着更强法力与更多兄弟回来的杨二郎能给天庭带来多大的破坏。
  剑拔弩张间,一位抹着艳丽红唇的僧人介入,先是凭着绝佳的口才说服了玉帝释放杨婵并同意给杨戬的兄弟一些好处,又凭着不俗的战斗力与杨戬打平,并也说服了杨戬。
  现在的杨戬不是当初那个只有仇恨的杨戬了,牵绊住他的是三界众生。
小金乌解了表妹的绳索,安慰地朝她点头。杨婵也能会意,跟紧了小金乌去往南天门。
 
  “真的要告诉殿下吗?”小螃蟹惴惴不安地看着海螺,心里涌起一阵不安,“殿下他......”
  “告诉他也是为他好。”海螺摇摇头,“你不知道,杨戬和小金乌关系其实很好,让殿下早点知晓早点想清楚,比等到兄弟感情破裂要好得多。”
  “啊?那么严重啊......”小螃蟹捏着那张三公主让他们代为转送的鲜红请帖。
  “小金乌的性子实际没有面对我俩时看起来那么温和。”
  这个小皇子自从变故发生后便像换了一个人,往日天真阳光的外表只是环境使然,如今全然褪下才是他真正的模样。
 
  亲手将表妹护送回了杨戬身边,小金乌便沉默立于一旁。
  欲来招安的王母正在中央。
  小金乌没能听到更多消息,就押着王母毫不犹豫献祭掉的替罪羔羊五哥下场了。
  不过王母的政治手段确实是高,先是赦免了众人,又在基础上给予诸多好处,巧妙化解了在场众人与天庭间的矛盾。顺便一提表弟的封号还挺好听的,昭惠显圣二郎真君,娘娘给的面子倒是十足,但这对于杨戬来说不过是虚名。虽然很好奇表弟的最终答复,但小金乌不得不先行押着五哥离开了,虽然有点可惜,但能处置五哥这个坏狐狸还是很爽的,小金乌摩拳擦掌。
 
  夜晚回到金乌神殿,得了特许以后平常没事就往金乌神殿跑的两个小女孩你推我我推你,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但又说不出。
  小金乌倒也不着急,拿杯倒茶就瞅见了茶杯下压着的红纸。待他拿起来看时,小螃蟹最终被挤过来试图解释。
  “殿下,请您看了一定要冷静——一定一定一定要冷静——默念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我会的。”小金乌忍不住莞尔,打开折起来的请帖,目光落在二人名字时笑容僵在了脸上。
  小螃蟹一下子就急了:“殿下!不要太难过了!天涯何处无芳草,更何况殿下您这么优秀一定能找到更好的......”
  小金乌的面色很快恢复如常,他叹口气弹了下小螃蟹的脑袋:“我还没那么脆弱,以后不用叫我殿下,要叫就叫我金乌哥哥。不过这次还是谢谢你们了,那些被天庭拦截的生物都平安回到了大海。”
  “金...金乌哥哥。”小螃蟹的脸又红得像被烫熟了。
  “还有一点,”小金乌敛去笑意,看了看海螺,又看了看小螃蟹,“你们搞错了,我不喜欢西海三公主。”
 
  送走了两个可爱的小女孩。金乌神殿又回到了之前的寂静,寂静到扶桑都不忍心落叶打扰。
  小金乌半躺在床上仔细看手里的请帖。红底金丝,仔细看才会发现没有龙凤,反而印着日月与清风,右下角还有个精致的风铃图案,最为难得的是请帖上的字并没有施过法力的痕迹,小金乌认得那刚劲有力的书法,这上面的一笔一划都是杨戬亲自写的。
  这是杨戬的决定。
  小金乌收起请帖,他承认看到请帖上的名字时自己吓了一大跳,本以为表弟会为了不拖累别人而长久地孤身一人,三公主也会永远做着不切实际的梦,没想到自己不在一段时间杨戬居然当真以身相许。
  前段时间相处下来,以小金乌对二人的了解,他实在不认为这俩人会成为外人艳羡的神仙眷侣。寸心的心太过狭小,虽然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姑娘,但从小生活在安逸的龙宫备受父母的宠爱长大,心境眼界远远比不上残酷环境熬出来的杨戬。
  简单来讲,三公主的心很小,只容得下一个杨戬,杨戬的心却很大,放下了整个三界。
  但是这可是自己表弟的婚礼,小金乌还是准备送上自己最真挚的祝福。
 
  这一次杨戬的动静闹得很大,生怕天庭不知道似的,连请帖都发给了大部分三界有头有脸的人物,玉帝和王母也各收到了一份。
  玉帝大发雷霆,严令禁止所有神仙参加杨戬的婚礼,违令者甚至要面临削去神籍的惩罚,同时命本还在查五哥案子的小金乌不用查了,直接在人间八月十五时处死五哥,把小狐狸的脑袋送去给杨戬当新婚贺礼。
  如此严令下,小金乌只好抬手烧掉了那封请帖,更何况等对小狐狸的处刑完成他就是想去婚礼也赶不上了。
  对于五哥这只坏心眼的臭狐狸,小金乌一向恨不得杀之而后快,但带上了天庭的意思,又恰好是表弟结婚之日,这样的处决多少就有点讽刺杨戬的意味。
  如果可以,小金乌真不想当这次处决的刽子手,他宁愿当初在南天门混战时就杀了他。表弟还在下界筹备婚事,此时沾了血腥总会有些晦气。
  不过小金乌并没有纠结太久,看到哪吒不去凑他杨二哥的热闹反而在斩仙台上左顾右盼时,小金乌就猜到他想干什么了。
  用鸟趾甲想都知道,铁定是狐妹求了心软的哪吒,让他来劫法场。
  因为之前的帮忙,小哪吒对这只金乌的印象其实还不错,所以他刚开始还试图也拖小金乌下水。
  “小金乌,杀这狐狸也是脏了你的手,不如交给哪吒我来——”
  “打住,该斩则斩,这臭狐狸早该死了。”
  “是该死,但不一定非得死在你手上。”哪吒笑眯眯的,“就交给我吧,我新仇旧恨一起算,一定让他死得很难看。”
  “噢?那就不用带走他了,现在当着我面让他死得难看吧,我也好尽监督之责。”
  见小金乌油盐不进,哪吒气得一跺脚,踩着风火轮就走了。小金乌忍住笑意,抬眼望去,不远的云层后风火轮露出了半个。小哪吒人是很好,但是太过于心软,容易在关键时候坏事,不过这一次倒是正合了小金乌意,只可惜这该死的小狐狸又要大难不死一回了。
 
  时辰已到,小金乌看了看被推到斩仙台上的小狐狸,又看了看那片云彩。
  死到临头都不知悔改的小狐狸还嚷嚷着什么英雄惨死,最后一点胆量耗尽后果然又大声叫着狐妹我错了求救。
  小金乌是真的现在就想把他烤成狐狸干,还省了一会儿叫人收拾现场。不过没等他下手这样做,横空飞来的三尖两刃刀就抵住了即将落下的铡刀。
  杨戬突然出现一把拎走了五哥。
  “你这是何意?”小金乌伸手阻拦,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大婚当即杨戬会在此处,而且还救走了本该和自己一样厌恶唾弃的臭狐狸。
  “听说有人想用五哥的脑袋作为新婚贺礼,麻烦表——金乌神将转告他,不必了。”
  天上的消息倒是传得挺快的,但表弟不好好去筹备婚礼,也跟着哪吒来截法场做什么?
  小金乌蹙眉:“以往你做的事情我都能理解,唯独这一件。”
  “杨戬也是为了一位友人。”
  “......你这样做,迟早会害了她的。”小金乌放下了手,虽然话是这样说,但自己这一放无疑也是助推了一把,无奈狐妹......确实是太可怜,而五哥又太可恨。
  “多谢。”
  杨戬走后,哪吒才匆匆赶到,说什么他去追杨戬,让小金乌去瑶池禀报,便又要急匆匆地走了。
  小金乌摇摇头,假意跟上在云后拦住哪吒。
  哪吒倒是不乐意了,他叉腰瞪着小金乌:“亏我还以为你是个明事理的,结果和那老玉帝没什么两样,欺软怕硬。”
  我要是听了你的话放狐狸,那锅就都扣我头上了。不过小金乌没有说出来,他只是笑眯眯地看着生气的小哪吒:“急着赶去你杨二哥的婚礼吧?别急着生气,正好我有个东西想叫你代为转送给他。”
  哪吒狐疑地看着他,但还是接过了小金乌递来的朴实无华的小木盒。
  “这是?”
  “新婚贺礼。”
 
  另一边杨戬心情不好地把五哥扔到林子里,狐妹立刻关心地上去查看五哥的伤势。
  自从从哪吒那儿得知表哥被命处死五哥后,杨戬就多留了份心眼在狐妹身上。向他求助失败后,狐妹果然找了哪吒,不过想想也知道找杨戬一定不会答应,而哪吒是个心软的,多求一求便会答应。
  得知他们一上天杨戬就跟了上去,本想阻止他们劫法场,一方面五哥该死,一方面不想让表哥为难,但狐妹委实可怜,加上哪吒又不是自己能管住的,倒不如自己出手,天庭便不会归罪与小金乌和哪吒二人。
  待到五哥发毒誓愿与狐妹回到山林潜心修炼,狐妹也发誓不传给五哥劈天神掌,杨戬这才同意放他走。
  这时哪吒也回来了,还带回了份礼物,和上次的一同正好分别来自太阳与月亮。
  嫦娥送的是月饼,杨戬的婚礼也恰逢凡间中秋时节。而小金乌送的木盒子里贵重华美的丝绸上躺着一截光秃秃的树枝。
  杨戬命哮天犬取来花瓶与清水,将这截树枝小心地插入其中。
  哪吒看得只嘀咕:“我还当是什么好宝贝呢,这小金乌忒小气。”
  “哪吒兄弟,别小看了它。”杨戬拿着花瓶,细细查看那截枝干,“这是扶桑神树的新枝。”
  “扶桑的新枝?”玉鼎一听倒是来了兴趣,赶紧围过来。
  哪吒一头雾水:“扶桑的新枝怎么了吗?”
  玉鼎一拍扇子,两个眼睛直放光:“那可是好宝贝啊,世间唯一能媲美观音手中杨柳枝的东西,它的汁液能修复一切创伤。”
  “这么好啊?”哪吒也新奇地看着那根树枝,“可这上面一片叶子都没有。”
  “扶桑乃上古神树,第一只金乌诞生在这世间时就已经存在了,虽然曾被毁过一次,但千万年前长成时就很少发过新枝。你仔细看,能看到叶苞,清水养一段时间便会抽出新芽了。”玉鼎把花瓶递给一旁好奇的哪吒,回头看向杨戬,“不过徒儿你是怎么知道的?”
  “可能因为我体内的扶桑果......让我与扶桑之间有所感应,看到它的一瞬间相关的信息就自然而然出现在我脑海里了。”
  哪吒把着花瓶好奇地左瞧右瞧:“这么说我错怪小金乌了。”
  “表哥一直待我挺好,连珍贵的扶桑果都给了我,请哪吒兄弟以后见到他尊重些。”
  “这个不用二哥你说我也会的。”
  哪吒扬起孩子气的笑容。
 
  但寸心这边就不好了,尽管杨戬等人注意力都在小金乌的礼物上,明显被冷落的嫦娥的礼物落进她的眼里却是眼中钉,肉中刺。
  本就因为杨戬回来差点误了时辰而独自生着闷气的寸心憋着没有发作,众乡亲也已候在屋外,只等她和杨戬拜堂成亲去敬酒了。
  身为公主,最基本的礼数还是要周到,更何况这是自己一生难得一次的婚礼,这样想着寸心也渐渐露出笑容。
  直到敬酒席间杨戬对着他的师父兄弟们提议留下来寸心的神色才又冷下来。龙族规矩甚多,像杨戬这样师徒兄弟住在一起的早被族里长老呵斥批评了,而且杨戬还未就此事提前与她商讨过。
  但寸心还来不及发作,元始天尊的声音就隔空传来。原来是天尊出山,商纣无道,现如今周王降世,命诸位阐教子弟前去相助,事成还可论功封神。
  出发的日子就在明天。
 
  “半个月!?”小金乌吃惊地张大了嘴。
  “是的,我和海螺都亲眼看见的,三公主要婚前回西海见父母一趟结果被扣下了,杨戬在海边不眠不休守了整整十五天,这才带着弟兄们从西海抢走了三公主。”
  小螃蟹有声有色地比划着,现场各种炸鱼炸虾吓得她躲得老大远。
  “还没来得及休息就又去劫法场了。”海螺补充道,“回来刚好赶上婚礼,结果酒席上又得知了元始天尊的出山消息,第二天就得出发讨伐商纣王。”
  海螺顿了顿,看了看小金乌,又看了看小螃蟹,欲言又止。
  “但说无妨。”
  海螺于是继续说道:“成亲当晚夫妻俩吵架了,杨戬一宿都在亭子里歇息。”
  “这个杨戬真可怜。”小螃蟹托着脑袋左右摆,“我还是头一回听说洞房花烛夜新郎被赶出房间的。”
  “这事有多少人知道?”
  海螺摇摇头:“除了杨府内的,也就海螺一族和你们二人了。”
  “土地和灶神呢?”
  “因为杨戬设宴,那些酒水土地和灶神也享用了不少,现在还在自己庙里睡大觉呢。”
  小金乌沉思片刻:“你们记住,以后这件事不能对别人提起。”
  “为什么啊?”
  海螺接口答道:“说你笨就是笨,你想想看,是谁巴不得杨戬夫妻俩不合啊?这事要是让王母听了去,指不定还要捏着在哪儿冷嘲热讽呢。”
 
  寸心和杨戬婚后不合是意料中的事,但新婚当晚就闹得这么厉害倒是在小金乌的意料之外。
  不过突如其来的封神之战福祸还说不定,虽然刚新婚就要分别,但又未尝不是给了二人重新思考这段婚姻的机会。
  杨戬一身无边法力加上扶桑果的加持,小金乌倒是不怎么担心,虽然说这一次要对付的人与妖魔心机诡计远比天兵困难危险,但杨戬智商谋略也是一等一的高,经历过之前的灾难,性格更是早已磨炼得坚毅沉稳,虽然对女人这一块...不怎么开窍,但总的来说还是非常靠得住。
  至于被留在灌江口的三公主,虽然有杨婵陪着,但新婚伊始就与丈夫分别的滋味一定也不好受。曾经公主的生活与跟了杨戬以后的日子简直是天差地别,即使这样也愿意跟着杨戬,她对杨戬的感情也是值得肯定的。
  小金乌现在心里面很矛盾。
  他知道以目前二人的想法和性格,在一起也是互相伤害,但如果能劝动其中一方稍作改变,甚至让他们做到互相理解也不是不可能,但在那之前二人势必还需要经历无尽的痛苦和折磨,才能真正做到互相理解。
  但若是想让他俩和离,也是相当难办的事情,先不提他二人会不会答应和离,和离之后杨戬难免会背上恩将仇报的骂名,甚至会因此愧疚一生,三公主的去处也难解决,西海没那个胆子再收她,继续住在杨府也不合适。最关键的还是女儿家的清白,离婚消息传出去,前三公主名声好不到哪儿去。
  所以归根到底,他俩就不该这么急匆匆地结婚。虽然当初是表弟抱着必死决心送弱水上天时的交代,但跳过谈恋爱磨合这一步就结婚未免太心急了,不过倒也挺像杨戬认真直接的作风。
  小金乌长呼一口气。
  罢了,想表弟的事情想得头都要大了,好好工作几日,再让日光轮值班时下去先探探三公主的情况,再找表弟。

  “海螺,你说为什么金乌哥哥对杨戬的事情这么上心啊?”
  自从被小金乌认认真真告知他并不喜欢三公主时小螃蟹就蒙了,海螺一脸果然我就知道的表情。
  “杨戬是玉帝妹妹瑶姬的儿子。”
  “啊!那这么说他们是表兄弟?”
  海螺摇头叹息,一脸你没救了:“不过金乌殿下这个表哥当得也的确够操心的了。”
  虽然小金乌有提过叫金乌哥哥就好,一向不善于与人亲近的海螺还是没好意思这样称呼。
  小螃蟹难得在一旁认真思考起来,思索一会儿后似有所知:“我听说......杨戬当初救母曾劈死了九个太阳,那些都是......”
  “没错,小金乌殿下的九个哥哥。不过你也太后知后觉了吧。”
  小螃蟹的嘴张成了O形:“那,那金乌哥哥为什么还......”
  不仅不计较杨戬杀死了自己的九个哥哥,还那么帮他,小金乌好到小螃蟹不敢相信了。
  “我也只能知道一部分事情而已,毕竟一个人的心中所想再好的听力也听不见。”
  小金乌幼时曾有一段时间压制不住体内的热量,差点把花仙子在瑶池照料的奇花异草给烧没了,同样遭殃的还有老君的无数药材,玉帝便命小金乌在能控制住自己的热量前不得踏出金乌神殿半步。
  这可憋坏了还是小孩子的小金乌。
  后来瑶姬讨伐完魔物回到天庭听说了这孩子的事情,于是请(和谐)愿带他去往四重天抚养,在那儿好好磨炼心性来学会控制自己,加上曾经大金乌也是瑶姬带大的,交给她也放心。
  小金乌的大部分童年都在四重天上与瑶姬女神一起度过的,能清楚映照出三界众生欲望的四重天加上瑶姬的引导,小金乌也终于能收放自如与生俱来的巨大热量。
  “金乌哥哥是为了瑶姬姑姑才?”
  海螺点头又摇头:“起初我也以为是这样,但是听到的消息与实际看到和感觉到的还是大有不同。”
  “除了这个理由,我想不出其他的了。”小螃蟹一脸灰心丧气。
  “也许刚开始的理由是因为瑶姬,但现在,不,再早些时候就已经不是了。”
  海螺眨了眨眼睛,眸子愈发黑得深沉。


评论(7)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