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O-三青

杂食,赛迪、all迪、希梦、茹盖、梶梦、佐希、jo都吃,还有鸣樱、声爵。大男神声波,爱papa和他的磁带们。最近沉迷warframe,电队是我的。

[金戬]春山暖日和风(四)

前文:


  “所以......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小金乌一把按住到处乱爬嘴里嚷嚷找主人的表弟,尽管他不想这么形容,但确实如此。
  表弟受了惊般瑟缩了一下,然后又疑惑地摸了摸小金乌的手,这一摸更让小金乌担忧自己的表弟是不是脑子摔坏了。
  “咦,怎么不烫?玉鼎真人不是说过金乌都很烫手的吗?”
  小金乌眉头直抖,一把捉住表弟的手在他瞪圆却没有往日威慑的注视下,贴在自己脸上:“当然不烫。”
  杨戬似有所感,在小金乌脸上来回摸着,还捏住他的脸轻轻扯了扯:“不仅不烫,还挺暖和的。”
  小金乌的表情五颜六色,他求助般看向了还呆滞状态的玉鼎——现在唯一可能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人。
  “别闹了,哮天犬。”
  只见还是那副模样的哮天犬说出了杨戬才会说出的话,众人更懵逼了。
  听到声音的“杨戬”终于松开了手奔向声音的源头:“主人——”
  结果在看清楚“主人”模样后猛然一汪,然后一波嫌弃的小表情:“这么丑,才不是我主人。”
  紧接着主仆二人才后知后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摸摸自己的脸。
  此时大家也该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了,皆看向唯一能解释这一切的玉鼎。
  “别看着我了!少转了一圈就成这样了,我也不想的......”
  杨戬那张俊脸难得一副气呼呼的表情,紧接着就如同哮天犬往日那样连滚带爬追着玉鼎咬了。
  画面美得不忍直视。
  小金乌忽然觉得在他俩身体换回来之前还是应该先把杨戬的身体打晕,以免破坏表弟向来严肃正经的形象。
  当然打狗还要看主人的,主人还在这里小金乌也不可能动手,更何况对着那张脸...也下不了手。
  受不了的还有敖寸心,她看看哮天犬的脸,还是催促二人赶紧换回来。但五极战神还未走远,杨婵又卧病在床,杨戬这个粗神经的居然还表示都是兄弟换身体又没什么不好。
  小姑娘就是小姑娘,还说出当初要是你长这副德行我才不会救你这样的话来。救起表弟时多半也曾怀着少女的梦想,与帅哥邂逅等帅哥报恩走上龙生巅峰。
  小金乌能理解寸心的想法,但哮天犬就不一样了,他顶着杨戬的脸走到寸心旁边,一脸嫌弃加鄙夷,撇着嘴居然还有点可爱——果真是那张脸的奇妙作用。
  “原来你是看上我家主人模样长得俊俏才救他的......好色之徒!”
  “噗嗤。”小金乌实在没忍住笑出声,瞥见小姑娘越来越黑的脸色还是收敛了一下。
  寸心举起要打人的拳头,看到那张拽拽的熟悉脸又放下了,气呼呼地夺门而出。
  “其实...我也不太习惯叫你二哥。”小哪吒抬头看着形象大变的杨戬,然后也哒哒哒出去了。
  现在屋子里只剩下小金乌、杨婵和主仆二人了。小金乌也轻咳一声:“虽然我也不习惯......但表弟还是表弟,这一点我还是清楚的。至于你原来体内的扶桑果,也还留在你原来的身体里,哮天犬现在的身体虽然还有你原来的残存法力,可他不会用也是白搭,扛不住扶桑果的寒气。也就是说,寒气一旦发作哮天犬会死的。”
  “这......等危机解除我会第一时间换回来。不过在那之前那表哥可有什么办法能暂时保护哮天犬?”哮天犬正经起来也有了杨戬往日熟悉的气场。
  大堂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一团被捆得严严实实的被子,五花大绑的捆法下还轻微蠕动着,仔细听还有点人声。
  小金乌打好最后一个结拍手收工。
  “表哥你确定...这有效?”杨戬迟疑地蹲下看着那团被子。
  “有用的。”比起把自己和哮天犬捆一起这样显然更满意的小金乌心情愉快,“我把日光轮贴身放下了,寒气发作也不打紧。”
  玉鼎倒是一眼瞅出了小金乌的意图,与其说是救命,不如说是救自家表弟的形象。他那傻徒弟倒不疑有他,任小金乌把自己狗儿捆了。
  “我说你这只小乌鸦,挺聪明的嘛,看来遗传了你母亲,不像你那大哥不识数。”
  玉鼎换了把扇子扇风,仔细瞧着小金乌。
  想想金乌不识数的流言还是面前这位不着调的道士传出去的,小金乌的眉跳得更厉害了,不过玉鼎有句话引起了他的注意。
  “你认识我母亲?”
  “三界之内还有我不知道的事情吗?”玉鼎摇快了扇子,风声拔高了他的语调。
  小金乌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然后吹一口气,可怜的扇子上半部分又被烧掉了,这次比上次更加严重,直接烧成黑灰飞了玉鼎一脸。
  “以后少提他俩。”
  小金乌不为所动地看着又捧着宝贝扇子哀嚎出声的玉鼎,转身化作三足乌上了天。
  杨戬还没反应过来抬脚欲追被烧掉了一半的扇子拦下,此时的玉鼎不复刚才令人捧腹的痛心样,朝徒儿摇了摇头:“别去。”
  “可是师父——”
  “小金乌没有恶意的,等他想清楚明白了会自己回来,再说以你现在的身体要追上三足乌,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可是师父,我担心的是......”
  玉鼎只是摇了摇头:“他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你也看见了,所以别的我也不能说太多,他的母亲不是王母娘娘,而是太阳女神羲和最小的女儿晖。这是他早该想清楚的事情,越拖反而积郁在心中越难解决。”
  漆黑的三足乌在云中穿梭,风吹乱了羽毛,小金乌现在脑子里有点乱。
  小金乌知道现在离开杨府实在是很不理智的行为,五极战神还在,表弟他们的处境还很危险,但他现在只一心想回到扶桑身边,那种从小缠绕他的恐惧与困惑只有待在扶桑身边时才会有所缓解。
 
  “小螃蟹,别乱动人家的东西。”海螺一脸无可救药地拉住旧友。
  扶桑神树确实通人性,小螃蟹整整三天的恳求之下终于搭下了枝条让他们坐上去然后缓缓上升,宽大的叶子细心护好了两个孩子让他们不被高空寒风所伤。
  等他们到达金碧辉煌的神殿时,小螃蟹急不可耐地窜了出去,可惜现在宽广的神殿寂静无声,一个人影都没有。
  “殿下最近外出有事。”突然冒出来的端着热茶水的侍童吓了二人一跳。
  还是知识丰富的海螺先反应过来:“你就是......扶桑?”
  “准确说是扶桑叶片所化,虽与扶桑意识相通,但扶桑乃意识之海,而我只是其中一滴。”
  海螺接过热茶道声谢,“那扶桑的意思是?”
  殿门被人推开,吱呀轻响,迈步而入的是个红发金装的青年男子,他在看到两个小女孩时愣了一下继而把目光放在侍童——扶桑的叶片上。
  “小金乌殿下。”侍童先是微微颔首施礼,小螃蟹愣愣的也差点想站起来施礼但被海螺拉住了。
  “有客人?”小金乌摘下头顶花纹繁杂的盔甲,露出一头柔顺而鲜艳的红色长发。
  面容倒是称得上英俊,漆黑的眸子藏着星子,只是眉眼间沾染上了太阳不该有的戾气。海螺侧头看了看好友,只见小螃蟹果真两眼呆滞地望着小金乌。
  侍童点头道:“两位海里来的客人,想要见一见殿下。”
  那一点戾气很快被掩盖过去了,海螺再一仔细看时小金乌早已换上了阳光欢快的太阳标志性微笑。
  “你们叫什么名字?”
  “殿下叫我海螺就好。”海螺微微颔首,“我们一族想必殿下也听说过,皆用一个名字。”
  “确实如此。”小金乌若有所思地点头,然后转头看向另一个很明显看自己看呆了的小女孩,“那你呢?”
  “我——我我我,”小螃蟹激动得语无伦次,海螺有些担忧地瞧着她,“我没有名字,只不过大家都叫我小螃蟹,这应该也算名字吧......”
  小螃蟹挠挠头,海螺叹口气接着往下帮她说:“不知道殿下您是否记得前段日子向一只小螃蟹打听过一位龙族公主。”
  “你的意思是,她就是那只小螃蟹?”
  “正是。”
  说起这件事好心的小金乌心里还有点小愧疚,问个事情还差点把人家烤熟了,他多瞧了小螃蟹几眼,小女孩红彤彤的脸蛋好像又要烤熟了般。
  真是奇了怪了,我明明有控制好自己的热量的。小金乌又再次自我检讨起来。
  一旁安静侍童轻轻笑出声:“放心吧,小金乌殿下,你的热量控制得很好,不会把她蒸熟的。”
  “咳咳。”小金乌的眼神四处乱瞟,算是默认了侍童的说法,“那你们来金乌神殿见我做什么?”
  海螺捏了捏小螃蟹的手臂示意,但小螃蟹仍然红着脸什么话也说不出。
  “自从上次分别以后,我的好友小螃蟹一直想来看看您。”
  海螺一边说着一边把脸红透的小螃蟹往前面推。
  知道脸红这事的原因不是因为自己热着她后小金乌这才留意到小螃蟹的表情,这种表情他曾经见到过,那是寸心偷窥杨戬时会流露出的。
  至于小女孩为什么来找他,原因他也知道大概了。
  唉,果然太帅也会惹来麻烦。
 
  一大团白色的蠕动的被子在大堂里滚来滚去,最终撞在柱子上,被子的一头终于冒出个头来,紧接着钻出上半身,直到整个身体都挣出来。
  “杨戬”直累得坐在地上吐舌头。这个小金乌捆得太严实了,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里面钻出来,下一回看见小金乌还是绕着走吧,哮天犬打定主意,他不过就捏了捏小金乌的脸,这乌鸦可真记仇。
  哮天犬随便理了理睡乱的头发,悄悄走到院中,然后被人突然从左边抱住胳膊,吓得他差点跳起来汪。
  寸心笑眯眯地看着他,哮天犬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同时也有了点子捉弄和摆脱掉这位老是喜欢粘着自家主人的“好色之徒”。
  大概是重生后真的长智力了。
  等到寸心真的被他气走,狗儿还没来得及偷笑就被自家主人抓了个现行。自知理亏的哮天犬耷拉着脑袋,乖乖回屋里钻进被子,伸手把自己捆好。
  以哮天犬身体的腿脚还是能追上寸心,但偏生寸心又一心又气又恼,不肯听杨戬解释也不肯说发生了什么,直直一头扎进弱水之中。
  杨戬拿她毫无办法只得先行回来找狗儿问清楚。
  而哮天犬含糊的回答让杨戬再一次感到无力。寸心因为嫦娥生气更是莫名其妙,最近与仙子单独相处的机会都未有过,何来置气一说。
  要是金乌表哥还在就好了,杨戬叹息,他总能有办法解决这种杨戬最不擅长之事。
 
  阴郁之气因这两个突然到来的小客人一扫而空,小金乌抬头看了看阴沉的天,他倒是差点把日光轮这事儿给忘了。
  “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
  小螃蟹和海螺彼此面面相觑。
  待到侍童把鎏金的车辇推出,海螺才意识到小金乌想要做的事情惊讶地张大了嘴,一无所知的小螃蟹很新奇地望着那精致灿烂的车辇。
  “你们喝过了扶桑的茶,在这车辇上跟我司日时便不会灼伤。”
  后知后觉的小螃蟹这下反应过来了,小女孩又惊又喜,凑到小金乌旁边:“殿下您真的要带我们司日?”
  “嗯哼。”小金乌揉了揉小螃蟹毛茸茸的脑袋,“这是当年女神羲和御日时所驾的车辇,不过这车辇许久未用过了,你们且坐上试试。”
  小螃蟹拉上海螺兴冲冲地坐上去。不愧是曾御日的车辇,海螺感叹着,不仅外表精美,连这坐垫过了千万年还如此舒适。
  小金乌一挥手,车辇前化出了八匹金鬃白身的骏马,自己回到本身,一只体型巨大的漆黑乌鸦,先领头飞上天。
  骏马似有所感,长嘶一声,踏步皆为金红火焰跟上乌鸦的步伐。
  出了金乌神殿的大门,云彩仿佛匍匐在脚下,像一群白花花的绵羊。远处飞来九个金轮,围绕着三足乌旋转,紧接着原本漆黑的乌鸦从头到尾逐渐浴上金黄火焰,直到整只鸟都被包裹在熊熊火焰中,隐隐还能窥见一叶黑影,九个日光轮也如一个个小太阳围绕在身边。
  两个女孩子早已看呆,原本以为会灼伤自己的热浪反倒只像普通的风,吹乱了二人的头发。
 
  一缕阳光照在了杨戬身上,他抬头望去,云层被风吹散,露出金色的太阳。这些天的阴沉被艳阳通通驱散,热量与光明重回大地,杨府内也比往日明亮温暖了许多。
  刚刚从哪吒那儿得知了寸心死于弱水之事,杨戬的内心还尚不平,甚至对着弱水挥了三尖两刃刀。
  “表哥......”杨戬喃喃自语道,“这一次我该怎么做......”
  还在养病的杨婵也从屋里走出,走到自家二哥身边一同抬头眯眼瞧了瞧天空中的太阳。
  晚上时,东海四公主又来找了杨戬。寸心没死,反而是被弱水所救,杨戬放下了一颗心,哮天犬倒是又不安地听到消息后自觉钻了棉被。玉鼎说过他现在只用晚上裹进被子里让他好受了许多。
  连日的好天气和好消息一同来到了。天蓬元帅也好像感知到了什么高兴地赶到杨府,手里捏着一柄黄澄澄的圣旨。
  玉帝终于下旨在杨家兄妹送弱水回到天上前谁都不许对他们还有哪吒下手,但得放了被他们整得没有狐狸样的五哥。
  危机暂时解除,拖了许久的换回身体的术法待杨婵身体稍好些就开始。但杨婵只是摇了摇头,自己的身体这些天已经修养得差不多了,随时可以用宝莲灯。
  杨戬还是不放心,几日里都带着三妹在院子里转转,暖暖的阳光源源不断地放射出生命力,杨婵也在这几日的调养下面色红润了起来。
  然而小金乌还是没有回来。
 

  杨戬想不出什么理由也抽不出空去金乌神殿找小金乌。小金乌和寸心一样对自己有过救命之恩,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他还是自己除了三妹外最为看重的亲人。每天的阳光灿烂都是他很好的讯息,明白这一点的杨戬心里微微松了些,表哥的事情他也确实知道得太少,师父又不肯多说,还说是让小金乌自己想明白。

  表哥虽然有着太阳该有的阳光外表和笑容,但眉眼狠戾起来的模样却与自己七分相似。懵懂的神色从那一次自己杀死他的九个哥哥时便再也没见到过了。

  小金乌的经历其实与自己很像,最受宠爱的小皇子到天底下最后一个残存的太阳,只不过杨戬反而成了他故事里的刽子手。

  如果小金乌不似如今这般理智,而是当初十日晒化瑶姬时如自己那样的疯狂,恐怕杨戬早已死过千百次了,表兄弟二人也绝无和解的可能。

  杨戬庆幸地微叹。

  杨戬换回身体后第一件事便是被拉着与梅山六怪结拜了,六位的义气他也确实是佩服,此番结拜倒也心里高兴。

  想起往日表哥还有四公主所提过的污浊,他上天用天眼查看,果真往日清澈的弱水被那些污浊所污染损害以至于奄奄一息。

  杨婵推出宝莲灯让弱水得以从污浊中暂时脱身,原来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还是人类自己。朝歌那些醉生梦死的王公贵族肆意挥霍着自己的财富,将所有污浊之物任意倒进弱水之中,脏物加上肮脏的心灵,终使弱水发狂。

  面对众人的规劝,弱水其实未尝没想过回到天上一切平和又安宁的天闸中,但那千万年的寂寞却又难以忍受,她最终提出了自己的条件,让弱水带一些活物上天。

  这要求并不过分,甚至显得仁慈了。小金乌静静看着天蓬元帅转达的弱水的心愿。

  天河之中本该有些精灵徜徉其中的,只可惜当初为了建造天界维持天与地的平衡与界限,立起了那道弱水无法跨越的天闸,往日的许多精灵都渐渐死去或者离开了不再自由的弱水。

  有娘娘在,即使玉帝还有些不太愿意,最终还是同意了弱水的条件。但并未下旨或者有什么其他别的凭证,小金乌留了个心眼,以如今王母和玉皇大帝的翻脸速度,小金乌对他们最基础的信任都缺失了大半。

  金乌神殿里还有两个水族的女孩,这些天虽然小金乌不在杨戬身边,但也从两个女孩子口中得知了最近寸心与表弟间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如今也正好让她们去寻那在东海静养的西海三公主转告此事,万一情况有变可以及时救下那些生灵。做完这些小金乌不紧不慢地去了南天门,光明正大地以迎接弱水的理由留下,那狡猾的小狐狸也拿他没办法。

  但小金乌所不知道的是这次杨戬出发前告知了东海四公主与众人,若这次他还能活着回来,就娶寸心为妻。

 

  小金乌偶尔回忆起来时总会想,如果那时他早点回到表弟身边,知道表弟真的打算以身相许来报恩时及时阻止,后来还会不会发生那些悲伤的事。但世上没有那么多如果,手里如火般的鲜艳的请帖上是表弟和三公主的名字,小金乌对这段恩情缔结的婚姻虽然没什么好的预感,但他还是给予了最真诚的祝福。

  他只希望他的表弟好好的。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