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O-三青

杂食,赛迪、all迪、希梦、茹盖、梶梦、佐希、jo都吃,还有鸣樱、声爵。大男神声波,爱papa和他的磁带们。最近沉迷warframe,电队是我的。

[金戬]春山暖日和风(三)

前文:

 

  自从上次训了表弟以后,杨戬果真不怕麻烦他了许多。小金乌又喜又悲,喜的是表弟愿意让自己分担一部分他的事情说明了信任,悲的是派给自己的往往是一些奇怪的任务。
  有了水势图,加上拐弯抹角从东海借来的十万水族,杨戬等人磨刀霍霍向山头地开凿沟渠了。各占山头的妖怪解决是个问题,他们的名目经由土地搜集而来并按照强弱分配给相应的人。
  这样的分配没毛病,但小金乌不明白为什么表弟总把一些美女蛇、少女虫分配给自己。他可是天上的金乌神将,打架在天庭也是数一数二的,用拳头能解决的事还用什么美男计。
  直到他实在忍不住询问起表弟。杨戬这才一脸无辜地告知了真相:以前听天蓬元帅无意间说过金乌们本体都是鸟,一定最擅长对付蛇啊虫的(估计又是拐弯抹角对大金乌的嘲讽)。又刚好一路上不肯退让的都是些母蛇母虫,她们的护领地意识比公的强太多。
  难怪......小金乌还琢磨昨天收降的怎么是个老婆婆,即使想让他用美男计小金乌也没那么厚脸皮用。
  再三重申了金乌不吃蛇也不吃虫后,小金乌感到一阵心累,明明已经解释清楚了,最近的任务却仍然是蛇虫,只不过终于有公的了。
  随着这段时间的逐渐调养,杨戬体内的寒气也被去得差不多了,小金乌收回法力,准备再次劝导表弟给自己一些别的有挑战的任务。
  但还未等小金乌开口杨戬就先行解释道:“表哥你至今没有白日里见过大家,更何况你是三界重要的唯一的太阳,杨戬不敢也不能派给你一些引人注目或者太危险的任务,对不起......绝不是杨戬低看于你。”
  一番话说得小金乌心服口服,只得感叹表弟的心思缜密。
  “好吧,这次你占理。但得答应我,有什么紧急情况别忘了我的日光轮。”
  杨戬微笑着点头,大概是今天日光轮注的阳光太多,闪得小金乌心里咯噔一下。
  “嗯。”
 
  耸入云天的扶桑神树扎根于雪山山顶,借着云雾缭绕遮掩了本身。
  雪山山脚下站着俩小丫头,一短发一长发,一活泼一沉静,但都长得机灵可爱,像是雪域上的精灵。
  “你确定金乌神殿在云端上面?”短发丫头手圈成两个圆放在面前抬头看去。
  长发女孩叹口气:“我族的消息还从没出过错,小螃蟹。”
  被称作小螃蟹的小女孩闻言沮丧地一屁股坐到地上。以她俩那点修为不过仅仅能腾越十米,更别提上到望不到尽头的扶桑神树上。
  “这么快就放弃啦?当初那个一哭二闹三上吊非要让我带你去找小金乌殿下的小螃蟹呢?”
  海螺蹲下戳了戳友人的包子脸。
  “可是扶桑这么高,我得爬到自己变成老婆婆才能见到殿下吧......”
  小螃蟹的声音低了下去,海螺撑起自己的下巴,慢悠悠地接话:“但是我也听说扶桑神树通人性,又愿意帮助能坚持不懈的人。”
  小螃蟹马上满血复活地从地上蹦起来:“我这就去和扶桑说话!最好能......能让我上去看一眼,就一眼我就满足了!”
  海螺低声叹息,转瞬间回到眯眼笑的模样跟上蹦蹦跳跳往前走的友人。
云层上的扶桑寂静无声,飘落走的枯黄落叶随风远去了。
 
  大白天小金乌又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难道太阳也会感冒?真是闻所未闻,小金乌摇摇头。
  还是说表弟又怎么了——等等我为什么要说又?小金乌内心莫名泛起一阵不安,他也没多犹豫,直接掏出日光轮扔到天上就回去找了扶桑。
 
  “小螃蟹,你看!”长发丫头指向天边。
  洁白云层后突然出现浑身冒着火焰的巨鸟,丝丝火焰随着他的振翅逐渐消去,昙花一现的金色丝羽被黑而坚利的羽毛取代,最后呈现在面前的不过是只平淡无奇、浑身漆黑的大乌鸦。
  风好像刮得劲些了,簌簌落叶飘落在两个小女孩头顶,海螺拂掉叶片,轻声道:“扶桑还真显灵了。”
 
  那边小金乌的手里躺着扶桑的一片叶子,原本青翠的叶子此刻却发黄枯萎,裂开的缺口渗出点点淡红色。
  杨戬出事了。
 
  此时杨府内众人皆一片悲色,心性稍脆弱些的女孩子早已泪流满面。庭院正中躺着一人一犬,二者都面如死灰,衣裳下可怖的伤口没有愈合的迹象。
  天地精华聚集在宝莲灯中放出斑斓色彩,杨婵高高托举起这唯一的希望,小脸煞白,往日里美丽温柔的眼眸里是满是让人心碎的不安与悲伤。
  黑色的乌鸦悄悄趁着夜色飞进了庭院,立于一旁的树枝上,树下院中的情形全都收入眼中。
  除了杨家兄妹、哮天犬、西海三公主、狐妹、哪吒、李靖、天蓬元帅,还有六个不知道哪个山头的妖怪,但他们的面色也和其他人一样悲戚戚的,还有悔恨和钦佩杂糅在里面。
  杨戬和哮天犬二人的魂魄渐渐脱离躯体,虚影中的杨二郎面上是难以掩饰的疲惫。
  预感到自己已经不久于人世的他交代了自己的遗憾,特意告知三妹不能错怪护着他们魂魄回来的梅山六怪,还有自己此时最真实的心情——他实在是太累了,同时劝三妹撤下宝莲灯,让他和哮天犬一同离开。
  可三妹哪里肯呢,她支撑着酸痛的右臂,以所有元气再一次激发宝莲灯的力量,突然爆发的光辉后杨婵无力地跌了下去。
  她用尽力量为二哥和哮天犬争取到了三天的时间。
  而目睹了这一切的三足乌的爪子深深嵌入枝干,浓白的汁液像血液一样涌出。
  了无生意的二人也不执着于肉体,风儿吹来,轻如鸿毛的魂魄被刮走,树上的乌鸦也起身追上。
  扶桑果原本该护住心脉的,居然以扶桑果的能力都没能抵住,表弟一定是做了散去功力这样的傻事,没了往日的法力护体,好不容易调和的平衡被打破了,原本是救命的扶桑果反倒寒气反噬,让肉体更加不堪一击。还好表弟听了话,有贴身携带日光轮,寒气的副作用被压到最低。如此一来,倒对现在也有好处,杨戬的身体被扶桑果护住了,伤口不仅一直没有恶化还在缓慢愈合,这让魂魄回去轻松了许多。
  有宝莲灯力量护体的三日内虽然魂魄不会散,但若灵魂没有生意不愿回到肉体也是白搭。当务之急还是要把杨戬哮天犬二人的魂魄追劝回来,小金乌撑开翅膀,嘴衔枯叶飞往天边。
  树欲静而风不止,杨戬二人被大风带到了很远的地方,主仆二人一直互相拉手扶持着倒也没被风吹散。
  后面的小金乌追赶起来就费劲极了,风力忽大忽小,偶尔还会突然拐个弯盘旋绕回去。
  下方就是弱水,比起以往的水潮往后退了许多,居然露出一块完好的坟地来,仔细一看还能看见坟前两个魂影。
  小金乌眼尖,那些木牌上的名字一个个读来正是杨戬家人的名字,瑶姬、杨天佑、杨蛟、瓜子儿,这些沉重的名字让小金乌不敢想那时还是个孩子的表弟如何承受得住。
  三足乌略一收翅膀准备俯首而下,忽来一阵风又托起两个魂魄飞往更远的地方。
  如果小金乌没有记错的话,这座山头也在计划开凿的道路上,而现在的山上他见到了几个老熟人。
  五极战神和五哥都在,一旁还有被捆在树上的狐妹,想必是为表弟报仇来了。这俩小狐狸的事情小金乌是知道的,只可惜了狐妹这样的好姑娘......究竟是怎么样才看上了五哥?眼光和品味还是得跟西海三公主学一学,看看人家杨戬,多优秀的男人。
  同在天上的杨戬二人一定也看到了现在的情况,以表弟的性子估计又得操心了,但此时以两个脆弱的灵魂什么都做不到,小金乌打定主意。
  太阳光弱了下去,层云之间天气陡然阴沉,扬沙迷人眼,云中突然冲出一团金光,刺眼光芒中唯有迎面的五极战神才能看清那是只金色巨鸟,优美细长的脖颈,羽毛在阳光下柔顺如金丝,在凌厉而急促的鸣叫声中破空而来,直直冲向了地面,在五极战神和五哥还对这只突然出现的神鸟诧异时挥一挥翅膀,狐妹连狐带绳子都消失了。
  待送走狐妹,天上又不见了俩人的魂影,小金乌这一次倒是不急,刚刚风吹的那几次颇像是故意而为,让杨戬能够祭拜家人,还能让他发现狐妹有危险,引出了小金乌救她。既然上天有意这样安排,他也就静观其变,日光轮放出的剩余热量,刚好够这三日,就是比平时阴沉了些。
  一阵朝地面的疾风刮下,主仆二人最终挂在了树上。半透明的魂魄在枝头微微晃悠,小金乌也敛起翅膀就在他们头顶的枝头悄声落下,夜已深了,月光稀疏,若不是扶桑叶的指引和自己极佳的目力还真不容易注意到。
  而毫无所知的主仆二人还在唏嘘感叹,能完成约定和主人生死与共的哮天犬已经很满足了,而杨戬的心事太多,弱水已退,三妹如今也能够保护好自己,这一走于他而言是解脱,只是可惜还有人没来得及告别。
  杨戬下意识抬头望向天边,狗儿也跟着看过去。现在的天上只有清冷的月亮和星辰,杨戬叹息。
  “主人是不是遗憾还没来得及与嫦娥仙子告别?”哮天犬的世界里什么都很直接简单,直觉告诉他主人正怀着某种异样的感情望天,可现在天上只有月亮,也就只可能是嫦娥。
  但他的主人轻笑着摇了摇头:“我初次见到仙子的时候从她的舞蹈里想起了我的母亲,我们不过是同为思念所苦之人。我遗憾见的现在不在天上罢了。”可能还在金乌神殿里睡大觉,司日可是个辛苦活,想想第二天如果表哥得知了自己出事的消息,不知道会不会气到自燃,还是会难过去找扶桑诉苦?那张阳光的脸除了笑容其他还真不适合。
  “有什么好遗憾的,乖乖回去我保证让你天天见到我。”三足乌蹦到两个魂魄面前,坐在枝头上化出了熟悉的人形。
  小金乌满意地看着表弟吃惊的神色,转念一想又换上一副怒容:“你就这么走了真的安心吗?”
  “三妹有了宝莲灯能够保护自己和大家,弱水也已渐渐退下,哮天犬与我一同离开,魂魄散前还能与表哥告别,杨戬......也没有什么牵挂的了。”
  “你这一走是很干脆,但是你得想想这一路扶持你帮助你过来的人们,还有你的亲人们,尤其是你的妹妹和师傅,还有西海三公主,你的离开对他们来说几乎是致命的打击。”
  杨戬苦涩地笑笑:“这也是无可奈何的。分别是迟早的事,而我不过是提前了而已。”
  小金乌莫名感到一阵恐慌,如今的杨二郎,早在母亲瑶姬身死的那一刻便不再抱有生意了,而让他坚持活到现在的也不过是放不下的责任。
  “弱水还没送上天,你还不能走。”小金乌索性这样说道。
  “以宝莲灯的力量......”
  “仅凭杨婵他们的力量远远不够。”
  “还有——”
  “加上我也不行,”小金乌严肃地摇头,“你好不容易拥有的大爱,只有那种爱激发出来的庞大力量才能托举起弱水。”
  杨戬的脸色果然变了。
  小金乌继续趁热打铁道:“扶桑果护住了你的身体,哮天犬的身体受伤不严重,你们现在回去还来得及。”
  
  杨府门口迎来了两个漂泊的魂魄,小金乌敲了敲门,出来的众人又惊又喜地看着回来的主仆二人,杨婵的眼睛还红肿着,身上披着白色孝服,杨府多了些人,东海四公主和嫦娥估计是得知了消息也赶来了。
  他们此刻也来不及盘问为何小金乌在这,就在玉鼎的指挥下分工为二人的复活进行准备。
  准备修补身体前玉鼎多看了小金乌一眼,小金乌心领神会也跟着进屋。哪吒和李靖被派到屋外,玉鼎还顺便关上门不让敖·迷妹·寸心偷看:“童子身,不许看。”
  小金乌承认自己有些憋不住笑意。
  “我知道杨戬的体内有你给的扶桑果,以它的治愈效果伤口倒是其次,但是寒气难驱啊,所以这得你来。”
  玉鼎把针线交到小金乌手里:“不会没事,我可以教你,正好你的热量还能给伤口消消毒。”
  小金乌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给别人用法力以外的方式疗过伤,他迟疑地朝玉鼎投去怀疑的眼神。
  “五极战神的法力不容小觑,以你我的法力也只能治内伤,外伤暂时缝合必须等他自己慢慢长好。”玉鼎真人拿起扇子敲敲小金乌的手臂,然后下一秒哀嚎着自己被烧焦的扇子去了。
  解开杨戬的衣裳,这具身体比起小金乌上一次见到又新添了许多的伤疤,最为严重的当属胸口靠左的一道,过强的法力几乎贯穿了肉体,小金乌见着都觉得疼。
  不过不得不说玉鼎的指导井井有条、事无巨细,小金乌即使在零经验的情况下也顺利完成了缝合。
  “把你的法力渡进他的丹田中。”
  小金乌照做,金色的光芒在杨戬体内聚集,照亮了整座屋子,玉鼎拿起可怜的扇子挡光,嘴里还嘟囔着太阳光就是刺眼,待时间估摸着差不多了就叫小金乌收手。
  哮天犬这边,他的身体服下解药后便没什么事情了。俩魂魄被封进缝补好的躯体中,由杨婵用宝莲灯来彻底救活他们。
  五哥和五极战神就埋伏在杨府外虎视眈眈,小金乌本也想跟上哪吒出去帮着守住杨府时被玉鼎一伸扇子给拦住了,这一次玉鼎学聪明了把扇子虚隔了几寸远——小金乌表示自己很无辜,金乌们实际上能收放自如自己的热量,不至于平常行走山林间都能引发森林大火,这一次表弟出事确实让他心急了些放松控制,但如果玉鼎提前表示一下,绝对不会烧焦他的扇子的。
  “你留下,变作原身躲在房梁上,五极战神他们还不知道你的存在,作为最后一道保险,除此之外扶桑果的寒气还需要你在附近压制。”
  果然宝莲灯放出红光警报后不久,外面由远及近响起了打斗声。小金乌变回平常鸟雀大小的三足乌,安静伏在房梁上盯着还在宝莲灯光芒下转圈的杨戬。
  按玉鼎的说法,转过九九八十一圈以后俩人就能复生,而现在正在关键的最后十圈。
  外面的打斗声已经到了难以忽视的地步,小金乌不耐地在房梁上踱步,脚爪摩擦木头粗糙的表面。
  “七十八,七十九——”
  砰的一声巨响,在外面抵挡不住的众人皆摔进了屋子里,连带着法力的气浪冲散了房内的人和东西。
  好不容易数到第八十圈的玉鼎此时正被天蓬元帅压着,差点没喘过气来:“八......十......就差一圈啊!——”
  宝莲灯的施法受到了影响,杨婵把所有的反噬转移到了自己身上,主仆二人的身体倒都只是被吹倒下。
  气浪连带也掀翻了鸟雀模样的三足乌,等他重新在房梁上站稳时,五极战神已经踏入了房间内。
  小金乌还没来得及出手,杨戬昔日的朋友亲人都护在了杨戬面前,寸心是第一个跳出来挡的,紧跟着是面色苍白的三妹。
  即使主仆二人没有丝毫苏醒的迹象,但杨婵手里仍有宝莲灯,五极战神等人也不得不忌惮这盏上古神器。场面一度陷入僵持,直到被五妹追杀进来躲藏的五哥出现。
  五哥还是那幅滑稽的模样扑往五极战神中间大叫着护我。
  小金乌打赌他在五极战神的脸上看到了不耐和鄙夷。如果不是因为有令在身,哪儿还由得五哥这个跳梁小丑在这儿得意。不过既然他们五位其实也没太多战意,那就给天平的筹码再加上一点也无妨。
  “还有我。”
  小金乌瞬身现在了众人面前,火红长发,金色身形,眉眼间早已褪去了小皇子的青涩,凌厉而溢满杀气的眼直直盯着五极战神。
  “小金乌殿下?”
  五极战神的神色果然变了,玉鼎放下一颗心来低头看见散落一地的竹简瞬间又哀嚎出声:“啊啊啊啊我的书啊!!杨婵!!小金乌!!杀了他们!!——我可怜的书啊......”
  小金乌撇撇嘴忍住不合适的笑意,余光不放心地瞥了眼面色惨白的表妹,一想起还生死未卜的俩人那点笑意迅速被愤怒所取代。
 “你的书......”不知道什么时候爬起来的哮天犬帮忙从地上捡起竹简递给玉鼎。
  “我的书都被他们毁了,我这一年的心血啊!!”玉鼎仍然哀嚎着,嚎完定睛一看,“你怎么醒了!?”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发出了同样的疑问——“你怎么醒了?”
小金乌转转黑眸,回身到还躺着的杨戬身边,既然哮天犬没事了那么杨戬一定也......
  果然不一会儿杨二郎就睁大了他的眼从地上站起来,小金乌好心扶一把但被躲过了,还投以一个小金乌不能理解的疑惑带点害怕的眼神。
  五极战神本就因为宝莲灯和小金乌的存在萌生了退意,如今杨戬一醒,早被吓破胆以至于忘了杨戬才自废法力的五哥指挥着五极战神落荒而逃。
  危险一解除,早已经到极限的杨婵直接瘫倒在地,小金乌睁大了眼睛看到哮天犬一脸冷静地过去把脉,还顺带说出了表妹的身体状况,只需要休息一阵就好。
  哮天犬这是复活还带长智力了吗?不过更奇怪的还是表弟一直不肯自己碰他,小金乌只得离了自己心心念的表弟半丈远。
  小姑娘倒是没管那么多高兴地朝表弟扑来,这次也被表弟拦下推开还说了句更加令人疑惑的“三首蛟就是因为这样才没法做人的”。
  小金乌脑袋里突然冒出了拧断某只蛟龙腰子的想法。
  此时还被扔在梅山孤零零躺在地上的三尖两刃刀,刚因为杨戬的复活法术封印重新激活而恢复意识就莫名起了一阵寒意。

 

 

-又到了互换身体的时候,当初看到那里的时候笑死我了2333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