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O-三青

杂食,赛迪、all迪、希梦、茹盖、梶梦、佐希、jo都吃,还有鸣樱、声爵。大男神声波,爱papa和他的磁带们。最近沉迷warframe,电队是我的。

[金戬]春山暖日和风(二)

宝莲灯前传同人
——cp为小金乌x杨戬

前文:

 

 

  正所谓站得高看得远,小金乌巡视的位置恰好包容了整片大地。

  虽然几路弱水及时被阻拦送回了天上,但剩下的依旧淹没了大片土地,银白色的丝带渐渐织成一大块浅色绸缎,途径一些城市,尤其是往日辉煌喧嚣的朝歌,原本纯净的绸带染上了病态的黑紫色。

  弱水肆虐,但水流总到海边时回流,不肯入海,留在陆地上的部分也有个小小的缺口,那里地势未有多高,但弱水遇之分流,好像有一面看不见的屏障。

  那儿是灌江口。

  小金乌自信自己的眼力,当初听七公主无意透露出来的消息,他也偷偷下凡去看过姑姑。

  杨家庭院虽不算大,但布置得整齐温馨,小小的一方天地满满都是家的味道。

  后来杨家出了那么大的事,休息时小金乌抽空也去看了看当初那个家,破败的屋檐,零散的蛛网缠绕,萧瑟破败的景象还历历在目。

  而现在的杨府,不仅修葺一新,庭院内外还住满了避难的乡亲,在毫毛不浮的弱水之中给这些无辜的人们提供了极为珍贵的庇护。

  一股水汽突然冲上了天,小金乌看得分明,那是条万年的蛟龙,紧跟着还有个他熟悉的人影——杨戬。

  法力都还没恢复就想制服妖蛟吗?小金乌掏出日光轮准备看时机给那只大胖蛟一个惊喜——但可惜他没等到这个机会,杨戬虽失了法力可武艺和天眼尚在,加上小金乌从他身上莫名奇妙感觉到的一股怒气,看来这只胖蛟......凶多吉少啊。

  终于挨到傍晚,夕阳的余晖还未散去,太阳便被层层云雾遮住不见了踪迹。

  杨府门口迎来了一位客人。

  “你找二郎少爷?”

  乡亲们面面相觑,对着这位自称是杨戬二表哥的男人摇头。虽然未曾谋面,但见男人长得一脸正气,眉宇间尽是阳光,乡亲们对他也不由自主地亲和了许多。

  “二郎少爷中午就出门去啦,好像是去找什么人。”

  “应该不是人吧,我听说二郎少爷要找能进弱水看水势的。”

  “进弱水?诶哟那得有多大神通啊!”

  进弱水...小金乌思考了起来,白天见到的那只胖蛟也许可以,但当时杨戬应该就已经降服它了,哪还需要去找。

  一条粉色的丝巾飘到他脸上,小金乌揭了下来还给不慎遗落的姑娘,姑娘红着脸看看小金乌又看看丝巾,小声地道了几句谢谢就拿起丝巾跑开了。

  离开灌江口后,小金乌变出的黑发又被赤红所取代。粉红色......小金乌全然没有察觉到姑娘的心思,反倒思考起似曾相识的另一抹粉色。

  当时四重天上来救杨戬的还有一条小粉龙,看打扮应当是哪一方的龙公主。

  打听到这位龙公主不难,小金乌拎起手里的一只小螃蟹,在它颤颤巍巍的回答中知道了那是西海三公主敖寸心。

  除此之外,胆小但又八卦的小螃蟹见小金乌没有伤害它的意思,又多说了一些,当初杨戬受了金乌大阵拼死砍死九个金乌落入海中时就被三公主救了,也不知道这个天庭重犯有多大的魅力,让三公主为了这个杨戬屡次不顾天规相助,甚至于惹怒了天庭回不了西海。

  小金乌面前又浮现了表弟的睡颜,以表弟的模样倒还真可能让人家小姑娘为了他犯下天条,一想到这儿小金乌就忍俊不禁。

  手里的小螃蟹淡青壳上有变红的趋势,小金乌心里暗道不好,是不是没收住身上的热量要把人家活活烤熟了,于是赶紧往海水里一扔。

  刚被放回去的小螃蟹好像不知道刚刚差点经历了什么“灾难”,浮出水面难得大胆地朝小金乌挥挥钳子道:“其实你也长得不错啊,小帅哥,不比那个什么杨戬差的。”

  小螃蟹还念叨着什么果然还是阳光型的对我胃口沉下水去。

  夜已过半,小金乌寻人未果,只好回去找扶桑。像是听懂了小金乌的话语,扶桑散开枝叶,飘落的一片金色叶子朝外飞去。

  小金乌赶紧爬云跟上。早知道一回来就去找扶桑了,表弟体内有着扶桑果,他在哪儿扶桑最清楚不过了。

  天与地的交界处,淡淡月光给一切披上一层银白色,云端顶处,小金乌找到了想要找的人。

  表弟换了件银纹黑底的外衣,整个人气质愈发孤寂了,虽然更迷小姑娘,但看起来不像是什么好兆头。

  “杨戬。”

  “表哥?”

  杨戬闻声回头,往日神采奕奕的明眸下积了两片青灰,憔悴的面容吓得小金乌以为表弟已经不久于人世了。

  “...是因为三公主的事吗?”

  小金乌干脆挨着表弟在云上坐下。

  “不,不完全是,我更多的只是想不明白。”
也是,找一个恨不得往自己身上贴的迷妹怎么可能会找成这样。

  “不如说出来我帮你想想。”小金乌拍上杨戬肩膀,挑眉道,“毕竟我可年长了你一千多年。”

  寸心这一块,大致是杨戬离开金乌神殿以后,没料到扶桑果的寒气反噬如此严重,差点从云端一头栽了下去。恰好嫦娥经过把他捞起来带回月宫救治,寒气入体,嫦娥也只能勉强压制而已。

  也不知道寸心这个小妮子怎么会找人找到月宫来,撞见了嫦娥给杨戬疗伤一幕,便又气又恼骂着无辜的表弟没良心就跑没影了。

  听着表弟的讲述,虽然以表弟不开窍的脑袋不清楚女儿家的吃醋和扭捏,但小金乌倒是明白了。

  唉,果然太帅也会惹来麻烦,小金乌投去同情的目光。

  “我想她要的报恩,是让你以身相许吧。”

  小金乌一脸严肃地看着自家帅气忧郁的表弟。

  “表哥你就别取笑杨戬了,帮我想想办法。”

  表弟面皮薄,很快红了半,就像那只小螃蟹,眼神也躲躲闪闪。

  杨戬对以身相许四个字的反应果然有趣,小金乌憋不住笑意,眼弯弯的慢慢道:“她喜欢你,就凭这一点,哄她还不是太简单?”

  “简单?”

  “表弟你......唉。总之先态度温和一点,女孩子就是想让你服个软,给个台阶下。”

  杨戬还是一窍不通的模样,小金乌头疼地继续说道:“你记住上来就先向人家道歉,态度要诚恳一点,等她心情转好,再慢慢说出你想让她帮忙的事情,如果她还是耍小性子不肯帮你,你几番劝说无果后就说你找其他人想想办法吧。”

  “可那不是.......”

  小金乌抬起食指在杨戬面前晃了晃。

  “这叫欲擒故纵,她要是喜欢你,绝对吃这一招。”

  表弟一脸恍然大悟,但又心下觉得不安。

  “我已经够麻烦人家的了,这次又——”

  “她可不一定这么觉得。”能帮上男神的忙还赚了恩情人家小姑娘心里肯定开心得飞起,“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寸心的事算是解决了,杨戬还有更难的问题没有弄明白,明明有天眼和哮天犬,却迟迟找不到一个三公主,原因更多的还是思考这一个问题。

  “表哥,怎样才能拥有大爱?”

  这个问题倒把小金乌也难住了,要说起大爱,瑶姬才是最适合来回答这个问题的人。小金乌使劲回忆小时候听过的姑姑的教诲。

  “大爱就是要心怀天下,体恤人民疾苦,造福一方百姓......反正就是各种无私。”小金乌头疼地摇摇头,依稀回忆起了只言片语。

  “师父也跟我这样讲过,可是到底要怎么做?”

  “我每日都在天上巡视,见到了许多人间的事,尤其是弱水下界之后。表弟,当你和表妹一起救起弱水中的人们时心里想的是什么?”

  杨二郎回忆起灾难降临的日子,无数家庭的支离破碎,好人大掌柜的离世,在三妹的带领下救下的村民,还有回家时乡亲们的热情。

  “怜悯,内疚......”

  “还有呢?”

  “责任。”

  杨戬抬头直视小金乌,浑浊目光重回以往的清澈。

  “很接近了。”小金乌含笑道,“你以前爱着母亲和三妹,实际行动就表现在你承担起的责任上,包括保护三妹和救出母亲。同样的,如果你能因为怜悯和内疚而担起众生的责任,谁又能说你这不是大爱呢?”

  小金乌抚上杨戬单薄的脊背,不知是扶桑果的效力,还是因为在云端吹了些冷风,杨戬的身上太凉了。

  受了惊扰的表弟回头,小金乌伸手捉住他脸往前推:“你继续思考你的,我帮你捂热点。”

  热量从身边小太阳身上散发出来,杨戬的五脏六腑都仿佛泡进了温水中,暖暖的舒服多了。

  “话说回来白天我看到你追一头妖蛟——”

  “那是三首蛟。”

  “瑶姬姑姑追的那只三首蛟?”

  这问法怪怪的,一直以折扇模样藏在杨戬腰侧的三首蛟打了个寒颤,长公主要是追他,估计吓得他立马逃出三界了,别看他虽然自诩风流寂寞,真给他一个瑶姬类型的美女战神,他跑都还来不及。

  所幸杨戬没想那么多,他只答了声“嗯”。

  嗯你个大头鬼啊!我要是有点花花心思早被瑶姬劈了好吗!还非得捉到又放捉到又放,玩情趣play啊!三首蛟暗自腹诽道。

  “啊——”

  可能是怨念太过于深重,突然被从折扇里放出来,滚在云上的三首蛟哀鸣一声。

  “啊表弟你居然把这只胖蛟收成饰品带在身上。”

  “你说谁是胖蛟,臭乌鸦!”

  话刚一说完,小金乌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拧住了三首蛟的耳朵,同时做了太阳最擅长做的事——发热。

  不耐热的蛟龙果然一下子就怂了。

  “哎哎哎对不住,对不住,小金乌殿下。”

  “这还差不多。”

  小金乌心想自己毕竟还是要宅心仁厚些便松了手,在表弟面前欺负他的饰品毕竟有些过分了。

   “三首蛟被我降服后,自愿化作兵器为我所用。”

  表弟说这个的时候好像只是在谈论明天的天气,但小金乌可不这么放心。

  “这只胖蛟不老实。”小金乌上下打量着他,“表弟你就放心留着他?”

  三首蛟又怂又怕地缩着脖子,时而瞅瞅杨戬时而瞅瞅小金乌,两个都是惹不起的主,前者惹了立马去死,后者惹了生不如死。

  杨戬一五一十地把三首蛟这些天的“功绩”交代了,眼神威胁下三首蛟还自己补充说明了一些。

  居然敢勾搭弱水,也不知道这头胖蛟的三个脑袋怎么长的。小金乌唏嘘感叹着。也难怪表弟不叫这只蛟龙去探水势,合着欠了人家情债呢。当然小金乌更佩服他居然想打杨婵的主意,谁不知道杨婵有个担山救母、劈死九个太阳的哥哥,从某种层面来说,三首蛟现在还活着都是个奇迹。

  “他后来也救过我,让我重获了一部分力量。”

  “什么力量?”

  杨戬迟疑了一下还是顺着答出来:“爱的力量。”

  三首蛟自动变回了三尖两刃刀,小金乌即使有什么怒气估计也撒不到他身上......不对,为什么我会觉得小金乌会因为这个生气?

  小金乌沉默了许久才开口道:“表弟,把你的武器借我使使。”

  “哦,可以。”

  三尖两刃刀从此体验了什么叫做骄阳似火(,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正事归正事,小金乌把手里烫得快不省人事的三尖两刃刀挽了三个结边慢慢与表弟轻言细语地说:“看来扶桑果的比我预计中副作用更强,又招龙又招蛟,因着你的体质他们待你身边倒是舒服了,但你的身子却受不住这寒气。”

  “那表哥可有什么办法?”

  见杨戬难得露出一副乖顺模样,小金乌心情大好地放开了手里的结:“寒气发作时千万莫要一味忍着,让你身边的人用扶桑叶泡水给你服下或者泡澡,但倘若身旁无人——”

  小金乌的右手上盘旋着杨戬眼熟的东西——日光轮。

  “这是我的日光轮,你贴身带着能压制住寒气,而且一旦你有难可以把这个扔上天,只要太阳能照到的地方它就会通知我。”

  杨戬表情略复杂地接过,他记得这东西不过是因为当初这东西引来了大金乌,差点害死他们兄妹俩。

  启明星高高悬挂在天边,小金乌抬头看了看天色,回头最后拍上表弟的肩膀。

   “过几日我会再来看看你,去一次寒气,不过现在我该去履行我的责任了,你也同样,表弟。”

  真是奇怪,明明身为太阳的表哥,杨戬却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万千星辰,灼灼闪耀着。

  今日弱水的状态比昨日稳定多了,看来昨日的肆虐和三首蛟的作死不无关系。

  但让小金乌略感担忧的是那一块被污染的区域仍然在扩大,仿佛一块上好的丝绸上烧破了一个洞。

  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弱水,在那片污迹旁又有了再起的趋势,但弱水之中仿佛有两股力量彼此撕咬,目前还是平稳的力量占据主要位置,但再过一段时间就不一定了。

  如今的局面也许不是弱水想造成的,她没办法控制自己身为水的特性。说到底,罪魁祸首还是天上昏庸的那位,但也无意间给表弟提供了一个机会,一个为三界所感激尊崇的机会。

  三足乌撑开双翅,金乌矫健而优美的身姿隐于常人难以直视的明亮中。

  “今天的阳光很舒服啊。”

  海滩上的一只青壳小螃蟹化作了一个十来出头的小女孩,她在阳光下伸了个懒腰。

  “让我想起了某个人。”

  一旁的海螺化成的同样年岁的姑娘闷闷出声:“又想起你那情郎了吧。”

  小螃蟹红了红脸:“都说了不是情郎,只是萍水相逢的人。”

  “说吧,他有什么明显的外貌特征,也许我这个神奇的海螺会知道。”海螺女孩无奈地瞧着自己的旧友。

  海螺善听声,所有的海螺都保有同一个声音库,这也就意味着许许多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只有这群小海螺知晓。

  “他有着一头红发,还有一身金色的装扮,五官虽不棱角分明,但温和沉稳,笑起来落满春日的阳光......”

  “停停停,打住!”眼见自己的旧友就要滔滔不绝地发花痴,小海螺赶紧抢过话头,“红发?金色外表?阳光?......他还能看透你我的本身,直接与你对话。”

  小螃蟹点头如捣蒜。

  小海螺既同情又担忧地看着单纯的小女孩:“那么符合这个条件的,据我所知,只有天上的金乌殿下们了,不,准确说就是正在咱们头顶的唯一的太阳,小金乌殿下。”

  小螃蟹低下头去:“其实我不介意他的身份是谁的,我只是......可惜,他似乎心有所属了。”

  这就涉及到海螺姑娘的知识盲点了,她一改原来的淡定样忙拉着小螃蟹问是谁。

  “是西海三公主。虽然三公主喜欢的是杨戬,但我相信小金乌殿下最终一定会夺回三公主芳心的!”

  还在天上恪尽职守的小金乌打了个喷嚏。

  难道是表弟想自己了?小金乌摇摇头把这个想法甩出去,一定是自己想多了,一定是。

  几日来小金乌都会回金乌神殿歇息,扶桑神树抖擞的枝叶间是只有金乌才能辨出的喜悦。

  剩下的九个日光轮被小金乌派到了天上。消去火焰和热量的他在天界任意飞着。他还没大白天堂而皇之地去找过表弟,总有一种近乡情怯的奇怪感觉,小金乌殿下并不打算承认自己的成语用错。

  但接下来他就顾不上这种别扭情绪了。眼前表弟和嫦娥并立于同一片云上,嫦娥还巧笑嫣然地说着些什么。

  哦,突然有点理解那位三公主敖寸心的感受了。

  “嫦娥每天站在这里看,倒是对水势了然如心。”

  “晚上见总比不得白天见得清楚吧。”小金乌挤到了二人中间,他仍然是笑眯眯的阳光样,“对吧,仙子?”

  嫦娥回以微笑,也算识时务:“小金乌殿下说得有理,那就拜托小金乌殿下帮助杨戬绘制这岸上的水势图了。”

  说完话就以仙子寻常的优雅姿态飞走了。小金乌满意地目送她离开,然后转头带薄怒地瞅着表弟那张俊脸。

  杨戬被盯得不舒服,只好软下语气:“杨戬不知何处惹怒了表哥,只希望表哥不要生杨戬的气。”

  “也没什么。”见到表弟诚恳表情的一瞬间那点气也就消了,小金乌自认为不是小心眼的人:“下次这种事情不要忘了找我帮忙,就算你不为寸心的感受想想,也要为嫦娥仙子想想,你这样难保玉帝哪天怪罪下来,仙子会......”

  “是杨戬愚钝了,下次不会再犯,这水上地形图还得请表哥助杨戬一臂之力。”

  看着表弟那张好看又真诚的脸,更何况已经认错,小金乌想责备也不舍得责备,他叹了口气,拉着表弟回了金乌神殿。

  找出往日寄宿在扶桑上的神蚕之丝制成的不燃不湿的布帛,伸手在其上绘制着,指尖划过处墨迹劲而不涩,除了各处流向与汇聚处,小金乌还特意勾画出一些已经被污染的区域,弱水不入海,且正被人间的污浊侵蚀着。

  平日在天上见到的弱水中种种事状也皆与表弟说了,那些为了救下儿女从容赴死的父母,还有为了毫不相干的陌生人搭上自己性命的。当然,除了这些,还有那慌于逃命抛弃亲人的,为了让自己活下来推倒他人的。而这些都是月宫上孤高清冷的仙子看不到的,小金乌在心里补上一句。

  “人们的心中皆有善有恶,灾难来临时有的人能够守住心中的善,但也有的人抛弃了人的原则。”

  小金乌卷好布帛交给杨戬:“他们的生死都系在你和表妹身上,值不值得救,交给你自己来考量。”

 


-求评论_(:зゝ∠)_

-评论乃是更文的第一动力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