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O-三青

杂食,赛迪、all迪、希梦、茹盖、梶梦、佐希、jo都吃,还有鸣樱、声爵。大男神声波,爱papa和他的磁带们。最近沉迷warframe,电队是我的。

[金戬]春山暖日和风(一)

宝莲灯前传同人
小金乌x杨戬
——是的,我又爬圈了,不,才不是因为捷德太丑(。)
咳咳,题外话。

        杲杲冬日光,明暖真可爱。


  一,二,三,四...八,九,十。
  整整十个日光轮分散开,围绕着一团巨大火球旋转,很快金色的金属外壳滋滋冒出热气。除了最小的那一个,其他日光轮都是小金乌的哥哥们的。单个日光轮储存的热能比起太阳来也许微不足道,但十个一起,放射出的光辉足与最大的金乌媲美。
  在往常只有哪个兄弟轮班时不小心睡晚或者偷懒时才会派上用场的日光轮,现在却是让小金乌有时间休息的唯一办法。
  这一切还得拜那位表弟所赐,金乌疲惫地收了力道。
  按理说他是应该恨他的。
  玉帝先是派遣了大哥捉拿瑶姬一家,小金乌只能从大哥支支吾吾的回答中拼凑出那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除了瑶姬姑姑,一家人全死了,包括他当时还未谋面的两个表弟和一个表妹。而姑姑也被压在了桃山下,日日受刑。
  他只能隔着万丈空气俯瞰那座听说关押了姑妈瑶姬的桃山。
  比哥哥们都更加细致柔和的阳光轻抚过桃山,原本光秃秃的山坡上渐渐抽出了新绿。而阳光照不到的山底下,小金乌只能悄悄地为姑姑祈祷。
  小金乌对这位姑姑的记忆止步于一千多年前,自己成年能够承担起金乌的责任时,女战神美丽脸上坚毅的眼神每次总能让他惊艳,和父皇那双浑浊而又细小的眼睛对比鲜明。
  小小的他也最喜欢蜷缩在瑶姬姑姑的怀里,听她讲人间的故事。看管欲界四重天的女神虽然极少下凡,但在四重天见到的凡间百态却不少,形形色色的故事和人们在四重天内显露出最不加掩饰的本真模样。
  每当讲到故事高潮处,小金乌总会眨巴眨巴黑亮的眼睛,仔细盯着姑姑那双澄澈但藏着寂寞的双眸。小金乌固执地认为姑姑是世上最美的人,比现在他名义上的母亲——王母好看了千倍万倍。但姑姑眼里被刻意藏起来的寂寞让小金乌产生了一股恐慌感,也许有一天,他也会像失去母亲一样,失去姑姑。
  事实证明小金乌的预感是正确的。
  后来玉帝突然下旨派他们追杀突然冒出来的表弟表妹。虽然有着上头的命令,但司日的指责也不能落下,九个哥哥都去追人了,只留小金乌一个在天上值班。
  得知这个消息,小金乌第一个反应就是高兴,但接着是深深的哀愁与矛盾。
  瑶姬姑姑的孩子还活着,仅这一点,就可以给人带来无限的希望,如果姑姑知道就好了......但玉帝的态度又让他看不到希望,他们的父皇不是想要抓住两个孩子,而是彻彻底底的抹杀。
  身为最小的太阳,他的光芒远没有大哥那样来得炙热,如果不是因为九个哥哥都被杀掉了,他还会是以前那个最为安静乖巧的十弟。
  玉帝的命令来得很突然,还在天上值班的小金乌都被叫了回来,十兄弟的面色都不见好。
  自从失去母亲后,金乌们或多或少都受到过瑶姬的照顾,尤其小金乌还是瑶姬一手带大的。
  但他们同时也都很清楚违抗玉帝命令的下场,小金乌捏紧了自己的日光轮,手背青筋暴起,苍白的面色仿佛大病了一场。
  父皇处死瑶姬的命令已下,小金乌发怵了好久,直到被兄弟们连拉带拽到天上才反应来。
  “不能再拖了,兄弟们。”
  是大哥的声音。
  ...
  不愧是最年长的金乌,金乌大阵后大金乌就料到了结局,但他只能护住最小的兄弟,等待迎接表弟滔天的愤怒。
  小金乌从始至终只能愣愣地看着这一切的突然发生,瑶姬晒化成了石头,表弟和姑姑的哀求和玉帝冰冷的声音交织成一片杂音轰响在他的耳边。
  充满恨意和不要命的打法轻而易举冲散了金乌大阵,意料中愤怒的表弟却意料外劈死了他的九个哥哥,要不是嫦娥及时挡住小金乌也会步上自己哥哥们的后尘。
  这也是他第一次有机会仔细看看这位哥哥们追杀了好一段时间的亲表弟。
  表弟额头显露出的流云纹小金乌认得,那是姑姑的天眼。
  他几乎遗传了瑶姬的所有优点,虽然算起来才不过十多岁的年纪,但苦难磨炼而出的通身气派不是小金乌任何一个哥哥可以比拟的,尤其是那双清澈坚毅但又饱含痛苦的眼睛,同瑶姬如出一辙。
  按理说他是应该恨他的。杀死了自己的九个亲哥,让他从此成为了唯一的太阳,只能形单影只地在天上照耀万物。
  但他恨不起来,从最开始的震惊恐惧到怜惜,他从没有因为这个叫杨戬的表弟杀死他的哥哥们而感到过哪怕一丝丝愤怒。
  不是金乌们之间的亲情太过于寡淡,而是杨戬的眼神让他恨不起来。
  瑶姬死后,死里逃生的小金乌拜别了玉帝,躲避父皇的关心时玉帝受伤的眼神让这个一向单纯善良的孩子头一次感受到了难以抑制的愤怒,他离开的理由也挑不出毛病,下界不能失去光明,他必须继续履行照亮大地的职责。
  王母乍看担忧的话语里层的意思他懂得,他现在是唯一的太阳了,即使再对自己父皇的所作所为不满,也必须为了三界忍耐。
 
  日光轮吸收够了足够的热能,小金乌挥手让它们排成阵列,代替自己回到天上,远远看去一个大火球,倒和金乌看不出什么分别。
  做好这一切小金乌独自去了四重天,他想一个人在那儿静一静。
  三足的乌鸦藏于四重天一方小天地内,那是瑶姬留给他的唯一一点东西了,即使现在四重天归了王母掌管,那一小块空间被瑶姬施过法,王母也不曾发现——曾是他偷懒经常躲的地方,如今是他最为安心的避风港。
  小金乌不知道自己昏昏沉沉睡了多久,醒来时身上那些伤痕已经愈合了大半,他展开翅膀准备离开。
  “用你的天眼去看。”
  漆黑的三足乌鸦睁大眼,静悄悄地又把翅膀合拢。
  ......
  “看来你没有欲望。”
  是王母那个老女人的声音。三足乌几乎忍不住笑出声。
  瑶姬姑姑说过,在四重天上人的欲望会被直白粗暴地暴露出来,王母口中的金山皇冠无非是她自己的欲望,放在无求无欲所以理所应当什么都看不见的表弟身上显得讽刺可笑。
  “我母亲在哪里?”
  三足乌咧开的喙僵硬地停在那里,他冒出脑袋直直盯着外面,如果此时杨戬的注意力没有全在王母所指的方向——模糊的人影慢慢清晰,他的天眼就会发现藏在这里的小金乌。
  和杨戬一样目不转睛盯着瑶姬身影的还有小金乌,星空般深邃而奇幻的四重天上,姑姑还是和当年一样美丽,她微笑的模样宛如春风拂面。
  眼见杨戬半跪下喃喃着一声声母亲,小金乌的心被揪疼了,无限的后悔与内疚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三足乌收回了脑袋,蜷缩成一团。
  “你应该恨的不是天,而是你自己的母亲。”
  放屁!
  巧舌如簧的王母几句话就把表弟兜了进去,小金乌想大声叫醒他,但他不能,王母还在旁边。
  他想要告诉自己表弟,自己曾在姑姑眼里见到的寂寞,瑶姬只是做出了让自己幸福的选择,并且诞生了爱的结晶——她的三个孩子,而绝非王母口中那样形容肮脏的欲望产物。
  杨戬毕竟还只是个十多岁的孩子,刚刚经历丧母之痛,王母的几番诱导就转移了他对天庭的仇恨,也就化解了他的来源于仇恨的力量。
  王母见他已经丧失了反抗能力,目的达成,大大方方地出了四重天,通知天兵天将进来捉拿。
  小金乌此时再没有隐藏的必要了,他扔出太阳形状的盾牌,留了五六分力度。出于求生的本能,杨戬释放了天眼抵抗小金乌的攻击。
  果然......
  杨戬现在不过是强弩之末,他必须激起那点求生意志让表弟保持清醒,也许能撑到哪吒等人来救他。
  卷帘好心的帮助被小金乌一口否决。即使有控制住力道,杨戬也撑不住多久,小金乌看准时机撤下力道不伤到表弟,同时示意周围的天兵天将。
  “抓住他。”
  哪吒的标枪及时出现,横于天兵面前时,小金乌松了口气,杨婵带着宝莲灯赶到更是谁也挡不住。
  如果说杨戬遗传了瑶姬的个性,那么妹妹杨婵遗传了瑶姬的柔情,小金乌撤下了兵马,注视着高举宝莲灯的杨婵,他对这位表妹只有尊重与呵护之意。
  再后来为了对杨家兄妹赶尽杀绝,玉帝不惜让弱水下界。小金乌默默看着这一切时又再次想起了杨戬那时的眼神,同样的辈分,他的表弟却有着他们都没有的勇气和决心。
  但这一次小金乌不打算当个乖乖的旁观者,他不仅前去帮助阻拦弱水,还帮助弱水上天。
  那只狡猾又坏心眼的狐狸几次三番被他抵着锋利的盾刺威胁。小金乌偶尔会想,要是哥哥们还在,看到现在这样狠戾的自己,会不会第二天干脆从西边升起。
  又一股弱水脱离了掌控往下界流去,小金乌刹住车,把随身携带充能的日光轮反手扔上天,但回过身时弱水中有什么东西沉了下来准确无误地砸到他的脸上。
  软软的,冰冰凉凉的。
  还好,没有海鲜味。
  小金乌手忙脚乱地把砸在自己身上的不明物件抱开,定睛一看,这不是刚刚被带走的杨戬吗,他怎么会在弱水中?
  杨戬此时的面色苍白,一双俊眉扭曲到一起,光看就知道心智已经濒临崩溃到什么程度。金乌大阵和对阵天兵落下的伤势恶化,这具身体早已千疮百孔。
  小金乌打横抱起自己的表弟,隐了身形回到金乌神殿。耸入云霄的扶桑神树抖擞枝叶,仿佛在欢迎小主人回来。
  自从哥哥们出事,小金乌便再也没回过这里,这里是回忆之地,哥哥们的嬉笑打闹仿佛还回响在耳旁。
  小金乌低头瞧了眼杨戬越来越差的面色,心下一沉,稳步踏入殿中。
  扶桑枝叶化作的侍童懂事地拿来一些治病的药丸与扶桑果,便安安静静地下去了。
  扶桑在此处屹立了千万年,枝头栖息的金乌们如同它的孩子,除了照顾好这些光与热的精灵,其他事扶桑一律不会过问。
  杨戬的身子很冷,心更冷。小金乌给他服下治愈身体的药物,手里捏住披满五色鳞片的扶桑果。
  扶桑极少开花结果,千万年来结下的几颗扶桑果传闻中有着极佳的治愈能力,甚至比老君精心炼制千年的丹药还灵验。
  扶桑拿出这颗果子,说明了这个孩子也为它所怜爱。但扶桑果的药效过于阴寒,扶桑能和金乌们契合的最大原因莫过于扶桑的至寒至阴只有金乌们能够承受住,而金乌们的过高热量也只有扶桑能够压制住。这结出来的扶桑果自然也有极深的寒气,普通人吃了且受不住这寒气,更别提杨戬天生虚寒的体质。
  老君此时还不知道偷偷跑到哪里闭关炼丹去了,不然小金乌的首选当然是抢劫——不,借用老君那些他视若珍宝的灵丹。
  但如今想要表弟恢复过来,只能用上扶桑果。
  小金乌打定主意,深呼吸一口,脱下盔甲外衣,露出半身浅蜜色的身体来。另一边表弟的湿衣裳也被褪下,借着金乌的热量几下烤干,略一沉思,里衣还是回到了表弟身上。毕竟赤身luo体抱着个大男人总让小金乌心里感到别扭,虽然表弟人长得俊,身材也很好......
  呸呸呸我在想些什么!小金乌摇摇头,把表弟扶起来,扶桑果化作一道光束融入杨戬额间天眼。
  扶桑果入体,本就体温不高的身体更是冰冷得吓人,唇色惨白。小金乌不敢犹豫双手从表弟腋下穿过,结结实实把人圈在怀里抱住。
  金乌与生俱来的热量缓缓带走了体内的寒气,杨戬仿佛做了一场奇怪的梦。
  原本在千里冰原上徒步前行,一深一浅的脚印延伸向了未知的方向,忽然起了暴风雪,铺天盖地的雪压住了身子,最终没过头顶。
  冷......除了冷,还是冷,他哆嗦着身子。如果就这样去了,是不是就能见到爹娘还有大哥了?杨戬自暴自弃地想着,拔除了力气,放弃了反抗,闭上眼等待结束。
  恍惚间有鸟的一声长鸣,周身的冰雪开始消融,温度一点点回到冻到失去知觉的身体上,温暖的感觉仿佛拥抱着冬日的太阳。
  眼见表弟的气色渐渐红润,小金乌放下了心,过了这一阵最难熬的寒气反噬,剩下的就轻松多了。
  第二次仔细端详表弟的面容,刀削斧凿般的端正五官,棱角分明,锐气有余而柔和不足,失了意识而难得温和下来的脸别有一番韵味。
  小金乌极少评价别人的外貌,尤其是男人的,但也不得不承认,他的表弟长得很好看,和瑶姬不一样的好看。
  杨戬醒来时,入眼天花板上是块极为辉煌美丽的壁画。枝叶染成金色的扶桑上画着十只漂亮雄伟的金乌,他们有的翱翔于天际,有的微张翅膀,有的额头相抵好像说着悄悄话,即使没有别的修饰,那股蓬勃的热烈的生命力也足以感染杨戬。
  “你醒了。”
  小金乌端了碗热水递来,杨戬愣了一下才接过,“谢谢。”
  扶桑的枯叶被风卷跑,好像在讶异一向高傲的金乌殿下也有伺候人的一天。
  小金乌随意披着浅金色的常服挨床坐下,表弟疑惑又惊讶还带点试探性的眼神让他忍俊不禁,在表弟开口询问前小金乌先一步发话了:“是我救了你,表弟。”
  听到这个称呼杨戬果然一震,小金乌对这样的反应很满意,悄悄勾起嘴角。
  “...瑶姬,瑶姬姑姑的死我的心情也比你好不到哪儿去。”小金乌的脸色沉了几分,他转头认真盯着杨戬,“但姑姑没有告诉你的一些事情还得由我来传达。”
  瑶姬的寂寞一直隐藏得很深,即使是被她照顾的小金乌也只能偶尔藏在小空间内探头才能窥见,不过也仅仅是一瞬,便被女神的天眼察觉拎着翅膀捉出来了。
  “姑姑,你是想下界吗?”
  面对小孩子纯真的话语,瑶姬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不,姑姑不是想下界,只是姑姑的心,是空的。”
  “空的?”小金乌疑惑地歪头。
  瑶姬微笑着点头,便没有再回答他了。
  这个问题的答案直到看到杨戬兄妹他才想明白。
  “你的父亲把爱给了你的母亲,同样的你的母亲也为了你的父亲不顾天规,勇敢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他们都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是爱诞生了你们。而爱和欲是不同的。”小金乌扶住表弟的肩膀,“瑶姬姑姑曾这样跟我说过,爱是付出,而欲是索取。”
  “爱是付出,欲是索取...”
  杨戬喃喃自语,神情渐渐不再低沉沮丧,小金乌默默看着表弟的纠结,他相信以瑶姬儿子的聪明他一定能想通的。
  “我母亲没有错。”
  小金乌几乎想要拍掌庆贺了,但在表弟面前还是要注意一下形象。
  “对不起,我代自己和哥哥们向你道歉,姑姑的死......”
  “该道歉的是我,你们不过是听令于玉帝。”杨戬想起睁眼时看到的那幅壁画,现如今扶桑上只有一只金乌还活在世上了,“你几次救了我,可你的九个哥哥......”
  “我不后悔救你,我也不恨你。”小金乌摇摇头,“我恨的是——”他抬头看向天。“还有我自己。为什么当时没有表弟你一半的勇敢站出来反抗!不过现在也还来得及,我是唯一的太阳,王母虽然提醒的是我的责任,但也提醒了我,三界之内除了玉帝没人敢动最后一个太阳。我会帮你,表弟。”
  小金乌的眼神似曾相识,杨戬从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
  “可是表哥你......”
  “你放心,我了解玉帝,我不明面违抗不会有什么事。”想起之前玉帝难以置信的表情,小金乌就想笑,“你且在我这里歇息几天,再去和表妹他们汇合。”
  杨戬稍一运息,母亲出事后便没有管过的身体竟无大碍,只是一阵一阵的疲惫感警告他还需要休息,想也明白一定是小金乌做了些什么,杨戬的内心涌上一股暖意。
  但现在可不是蒙头睡大觉的时候。
  “表哥的好意杨戬心领了,他日一定涌泉以报,但杨戬不能心安理得地躲在这里休息,我要是不回去,不仅三妹会担心,我更怕五哥等人对三妹他们不利。”
  三妹虽然现在有了宝莲灯,但论起阴谋诡计,善良单纯的杨婵绝对玩不过五哥那只狐狸。
  小金乌拗不过表弟,只好拿过侍童送来的几片扶桑树叶。
  “你吃了扶桑果,本来金乌神殿是最适合你修养身子的地方,但既然你执意要回去,这段时间千万别着凉或者碰什么寒气的东西,拿扶桑叶泡水洗澡能让你舒服些。我职责所在,没法经常下来看你,你自己多注意。”
  表弟走了,金乌神殿恢复了往日的寂静,小金乌轻抚上扶桑宽大翠绿的叶片。
  扶桑啊,扶桑,希望你能祝福我的表弟,不要让更多的悲剧发生在他身上了。
  巨大的扶桑神树似有所感,随风摇曳着枝干,树叶和风声放出哀鸣。
  傍晚时分,日光轮飞了回来,散去了储存的热度,小金乌把它们一一揣回兜中。他不在的日子,扶桑也把金乌神殿打扫得很干净,省去了很多麻烦。小金乌在自己的床榻上躺下,天花板上栩栩如生的金乌们依旧闪耀着,金色的光芒也飞进了小金乌的梦中。
  过几日去看看表弟吧,这是小金乌睡着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日常掉入冷cp的坑。

评论(5)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