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O-三青

杂食,赛迪、all迪、希梦、茹盖、梶梦、佐希、jo都吃,还有鸣樱、声爵。大男神声波,爱papa和他的磁带们。最近沉迷warframe,电队是我的。

【梶梦】一次家长会(R18)


- R18,有肉,人物梶尾克美x高山我梦
- 并不那么熟练的司机
- 一段时间内应该不会写肉了,谈谈恋爱

       漆黑的电脑屏幕毫无预兆地亮起,PAL铆足劲再一次敲击了电脑窗口,同时悄悄开大喇叭音量。

       “我梦,我梦!!”

       “我知道啦,PAL。”

       高山我梦叹了口气,打开邮箱里那封搁置到一边的学校信件。之前就听真说大学来了个新的主任,因为我梦劣迹斑斑的缺课记录(尽管学业成绩都十分优秀),已经大发雷霆了好几次,而这一封信就是最后通牒,如果我梦不能及时请到家长参加这次家长会,那么新主任会向学校申请劝退我梦。

       PAL终于完成了使命,安安静静地重新钻回自己的数据库休眠去了。

       邮件页面翻到底,如果没有PAL的提醒,新主任的家长会肯定会错过了,因为邮件留下的日期,就在明天。

       “明天开始休假了吗,梶尾队长?”敦子怀揣着某种少女的期待看向面前帅气的Team Lightning队长。

       梶尾回以一个微笑,对于少女的小心思他可不像我梦那样一窍不通:“是,不过抱歉,我已经有约了。”

       “啊...我能问问是谁吗?”敦子的失落直接写在了脸上,“嗯——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不想说也没关系的。”

       梶尾转了转眼珠,想起休假排表上明天同样休假的似乎只有一个人了。

       “我梦。”

       “啊?”

       走廊拐角处路过突然被点到名的高山我梦本人循声而来,一脸无辜加疑惑地看着梶尾和敦子。

       梶尾的眼角抽了抽,来得可真及时啊,我梦。他干脆揽上我梦的肩膀,两指并用在我梦的肩头用力一捏。

       “我是说,明天休假我和我梦已经有约了,是吧,我梦?”

       被捏疼的我梦苦着脸,还得鼓起笑容朝敦子点头,梶尾的暗示他还是懂的。

       敦子的脸上恢复了笑容,如释重负一般轻叹一口气:“原来是这样啊,那你们忙吧,我先回指挥室了。”

       敦子一走,在我梦的一堆疑问冒出来前梶尾决定先解释。

       “你不懂女孩子,这已经是我能想到最委婉又不伤女孩子心的拒绝了,而且我没想到今天开始休假的你居然还留在基地,本来想之后再跟你统一口径的。”

       我梦一反常态地没有追问为什么,反而一脸惊喜地看着梶尾。

       “既然梶尾队长明天休假的话...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梶尾思考了一会儿,似乎明天也没有其他要紧的事需要做。

       “什么事?”

       “跟我一起去一趟家长会,以我哥哥的身份,可以吗?拜托——我也不想麻烦你的,但是新来的主任说我再不带家长去这次的家长会我就得退学了,我的父母现在从千叶县赶到学校也来不及,而且他们还有别的事情离不开。”

       我梦那张青涩的脸到这种时候派上了极大用场,真诚又带着恳求的意味让人无法拒绝。
看来随口一说的就要成真了,梶尾想。

       像我梦这样的天才现在还留在大学,这才是梶尾最感到疑惑的地方,而我梦所说的那位新主任还真是想不开,竟然会因为平常缺课不想要留下如此优秀的学生。

       “梶尾桑以前是空军学校毕业的吧?”

       “是,不过我梦。”

       “嗯?”

       “既然我作为你哥哥的身份,称呼也得改了。”

       梶尾换上了一身黑白分明的西装,和穿着松垮体恤和不合身宽大外套的我梦走在城南大学校园里引来了许多文学院女生的注意。

       我梦有些搞不懂往日里对我梦他们视而不见的女生们为什么今天会目光频频投向这里。

       “哟,好久不见了我梦,旁边这个帅哥是谁啊?”

       女生们的视线对佐藤来说仿佛指南针一样,他第一时间发现了女生们注目的梶尾,然后才是旁边的我梦。

       “这是梶——”

       “叫我梶尾就好,我是我梦的哥哥。”

       “我是佐藤,我梦的同学。”

       俩人握手,梶尾打量起这位我梦的同学,没我梦长得可爱,那种工科思维的穿着打扮倒是不相上下。

       “没听我梦说起过你呢,梶尾君。”

       “因为我是个飞行员,平时很忙,之前一直联系很少,因为你们的家长会我梦临时委托我帮忙的。”

       “这样啊,话说怎么我梦一点都长得不像你——”

       我梦一把拽过佐藤,比了个嘘的手势,“梶尾队长是我特地请来的,他的确不是我亲哥哥,但能顺利过了这次家长会就行了,拜托帮我保密。”

       “了解,这点小忙我怎么可能不帮你嘛。”

       “你们在说什么呢?”

       “没什么。”

       我梦刚下意识回话,佐藤似乎看到了什么东西一下子紧张地推开旁边的我梦。

       还愣着的我梦后知后觉地发现那句问话不是来自梶尾,而是旁边一个中年的瘦小男人,岁月在他的脸上犁下道道沟壑。

       “啊这不是石野主任嘛。”佐藤胳膊肘捅向我梦,同时眼神使劲往那边瞟,“快跟主任打个招呼,我梦。”

       “你就是高山我梦。”

       石野锐利的目光聚焦在我梦脸上。

       “是的,你好啊,石野...主任。”我梦露出笑容。

       “那还傻站在路上干什么,还不快来家长会报道!”

       男人的身子虽然精悍短小,但是吼声依然中气十足,吼得我梦一愣一愣的赶紧点头。

       “你是——”

       石野的目光转向了旁边的梶尾。

       “我是我梦的哥哥,梶尾克美。”

       “那你也来。”

       仍然是那股教训学生的口吻,梶尾欲言又止,而石野早已转身往前快步离去了。

       阶梯教室里坐着几十个大学生和家长,和我梦一样找来年轻家长的也不少,毕竟对于这所著名大学,相当一部分学生都是来自外地,亲自请来父母也不现实。

       教室最前方石野主任照常汇报了现在那批学生的学业情况,和一些建议家长参与的部分,尤其强调了不能对成年子女放任自流。

       然而通篇下来石野只字未提我梦的缺课,好像他已经完全忘记了这件事。

       “以上,还有高山我梦和他的家长留一下,其他人可以离开了。”

       听得瞌睡的梶尾一个激灵醒了过来,果然这个石野把重头戏留到了最后,旁边即使在这个时候也在笔记本上计算问题的我梦也紧张了起来。

       “高山我梦,一年缺课率达到了99%,对此你和你的家长有什么想说的吗?”

       石野的态度比之前缓和了许多,一开始的戾气也收敛了。

       “...是我的错,石野主任,不过我都是请过假了的,各科老师也同意了。”

       “我知道你很聪明,但聪明也不是这么用来的。”

       看来我梦加入XIG的消息并没有在大学里传开,不过这也是有必要的,不会影响他在学校里的正常学习生活,但跟老师解释就不那么容易了。

       “这位石野主任,我梦他平时课业成绩怎么样?”

       梶尾干脆介入了他们之间的对话。

       “......很优秀,这我不得不承认。”

       “我梦早就拿到了博士学位,这一点您应该是知道的吧?”

       “是,知道。”

       “那么是不是可以说明大学里的大部分教授老师都已经教授不了他新的知识了?既然如此,为什么非得让他继续待在教室里重复那些已经学会了的课程?从时间的利用角度考虑他完全可以用这些时间做更有意义的事情。”

       “.....但规定是规定,缺课这么多本来是连期末考试资格都没有的。”

       石野两根粗粗的眉毛挤到一起。

       “凡事总有例外,你们城南大学就不能特殊关照一下你们的天才学生?”

       “这需要请示校长。”

       梶尾摊平手掌,做了个请便的动作。

       石野的电话突然响起,主任瞥了眼手机屏幕然后拿起出了教室。

       “你们几个怎么在这儿!?啊,好的,好的,校长。”

       石野的声音离远去了,听不太清。

       “指挥官的动作挺快的嘛。”梶尾抄起手臂,了然地微笑。

       “指挥官?”

       梶尾挠了挠侧脸:“是这样的,我出发之前跟指挥官提过两句你的事情,所以校长那儿应该没什么问题。”

       大概过了几分钟,石野又急匆匆回来了。

       结果和梶尾预估的一样,校长特许了我梦平时可以不用参加课程,但期末考试必须参加。

       满脸复杂的石野一走,三个和我梦差不多年纪的男孩子就从教室前门突然窜进来,其中包括了之前认识的佐藤。

       “哇梶尾桑真的超厉害,第一次看到石野主任那么吃瘪的样子。”佐藤熟络地攀上梶尾的肩膀。

       “不过这次危机算是平稳解决了,恭喜啊,我梦。”另一个瘦高一点的男孩过来拍了拍我梦的胳膊。

       还有个戴眼镜的看起来文弱的男生率先自我介绍了起来:“之前就从佐藤那儿听说了您,梶尾先生,我也是我梦的同学,中次。”

       “我叫真。”高高的男孩露出微笑。

       “我就不用介绍了,之前就已经认识了,是不是啊,梶尾桑?”

       佐藤笑得很得意,梶尾也礼貌性地应了声。

       “其实石野主任把这件事看得这么重也是情有可原的。”真低头回忆起来。

       学生间信息传递的速度相当快,听说新来的石野主任以前有个儿子也在这所大学上学,学业本来很优秀的,但仗着自己聪明不求上进,也像我梦现在这样经常缺课,最终在考国外留学资格的笔试时名落孙山,与自己想去的外国大学失之交臂。

       “所以石野他也是希望这种错误不会在我梦身上再发生?”梶尾问道。

       真点点头。

       “那他可真不了解我梦,他做事的认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梶尾摇头,印象里的我梦是个连思考问题都会忘记自己正在吃饭的人。

       剩下三人不约而同表示了赞同。

       身为主角的我梦挠了挠后脑勺,“总之这次真的要谢谢你了,梶尾桑——梶尾尼桑。”

       “就剩我们几个了用不着那么拘谨,佐藤早就告诉我们了。”真最实诚,把佐藤卖了。

       “啊?原来你们都知道了啊...”

       中次没忍住笑出声:“其实看也知道了,你和他长得不像,而且平时更没听你提起过什么哥哥。”

       一番同学间的打闹以后,佐藤提议请梶尾吃饭来感谢今天的帮忙,对此我梦肯定没有异议。而梶尾为了赶上下午的家长会,午饭跟着我梦在学校食堂里匆匆解决了,到这个时间点才突然感觉到一阵饥饿,他也干脆答应了。

       他们最终选择的是一家离校门口不远的料理店,佐藤还专门点了几瓶酒助兴。

       “真是可惜啊,我梦你从来都不喝酒。”佐藤倒满一杯递给我梦旁边的梶尾,“这方面你该学学梶尾桑。”

       梶尾赶紧摇头:“不不不,酒这种东西还是应该少喝点,尤其你们几个还是大学生。”

       “梶尾先生看起来也大不了我们几岁啊。”中次抬了抬眼镜。

       “是啊,梶尾桑有女朋友了吗?”佐藤八卦道。

       我梦赶紧制止:“等等——不要问这么私人的问题啊,佐藤。”

       “他呀刚又被前女朋友甩了,只能八卦别人找找乐子。”真毫不留情地再一次把佐藤卖了,换来佐藤的一记眼刀。

       “女朋友暂时没有。”梶尾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像我们这行天天不着地的危险工作找了也是拖累人家。”

       “飞行员光听名头就比我们这些天天待在实验室的无趣理工男要吸引女孩子多了。”

       “有道理。”我梦跟着点头,“确实有很多崇拜仰慕梶尾桑的人。”

       “我梦——你不会也是其中一员吧?”真一边咀嚼着一边问着很明显的事实。

       我梦确实是崇拜仰慕梶尾的,虽然以前有点讨厌梶尾冷淡的性格会把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拉大,但自从跟梶尾直接提出以后,他的改变几乎是瞬间,无论是上次帮我梦去找回敦子,还是这次我梦拜托的家长会,平常吃饭也会偶尔自然地和我梦敦子一桌,一句句梶尾式吐槽里往日里那个高冷不近人情的梶尾队长形象在这些日子里瓦解殆尽。

       我梦知道的,梶尾并不是一个心冷的人,只是不太擅长与人交际,于是只好摆出一副冷面孔,他即使飞在天上,心里也始终记挂着地面的人们,为他们的安全而拼命努力着。

       后脑勺突然被人重重地拍了一下。

       “又来了,吃饭就吃饭,吃到一半愣住饭可不会自己往你嘴里蹦。”梶尾嗤笑。

       “好的,梶尾桑。”我梦点头。

       看着动作熟稔的两人佐藤开始怀疑我梦口中之前一直联系很少的说辞,但毕竟是人家俩人之间的事情,他也没什么立场插手。

       但对于灌醉梶尾这件事佐藤兴致勃勃。然而梶尾的酒量出乎意料地好,喝得佐藤自己都醉醺醺了,梶尾还是那副模样,只不过脸颊飞红。

       我梦在一旁不停地劝少喝点,但佐藤不灌醉梶尾不罢休的模样着实把他也有点吓到了。

       最终梶尾还是不胜酒力,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佐藤哈哈大笑,笑着笑着又开始哭。

       真一把捞过战都站不稳的佐藤,皱眉帮他解释。甩了佐藤的那个女生就是跟一个飞行员好上了,跟梶尾聊着聊着估计又想起了这茬。

       “你们飞行员是不是一个二个魅力都大得没边?”佐藤醉醺醺拍上梶尾的肩膀,“在天上飞多神气啊!”

       梶尾的状态也只比佐藤好那么一点,他推开佐藤的手臂,想站起来但又站不稳被我梦扶着,手指指着佐藤:“胡说什么呢!次次都要拼上性命为地上的人们战斗的感觉你怎么可能会懂——”

       “是啊我不懂...我就是不懂!”佐藤开始低声地哭,真和中次无奈地扶着他。

       “那我们先带佐藤回去了,梶尾桑交给你没问题吧,我梦?”

       “没问题。”

https://m.weibo.cn/5453538209/4145111401126141(完整链接见,手机网址评论区)

       我梦第二天起得很迟,折腾到半夜的后果,再加上腰酸背痛,他苦着脸赤身从被子里起身。

       昨晚的疯狂像梦一样。我梦旁边那个梶尾本来睡的铺床单被褥都整整齐齐地放着。

       “早上好,我梦。”

       开门进来的梶尾倒是像没事人一样端来早餐递给我梦。要不是自己身上还有身后都还疲软疼痛,我梦会真的以为那不过是一场过于真实的梦,但这种事情即使是我梦也不太能说得出口。

       “昨晚上......我会负责的。”梶尾的眼神瞟向一边。
 
       我梦一口牛奶差点喷出来。

       梶尾继续尝试解释着:“可能昨晚上喝了酒又受了寒,就不太能控制自己的行为了,弄疼你了,抱歉......”

       我梦脸色很复杂:“那梶尾桑你发烧——”

       “早上起来温度就已经退下去了。比起这个,我觉得还是有些事要跟你说清楚,我梦。”

       我梦的身上还留着昨夜的痕迹,梶尾有些愧疚地看着他。

       “我没有女朋友,也没有熟悉的女性朋友,所以你不是谁的替身。我做得有些过分,不知道你会不会原谅我,但我一定要说的是,我喜欢你,我梦。

       “如果你不愿意接受就当昨晚上没发生过吧,我会尽我所能地补偿你。”

       高山我梦,人生第一次正儿八经的被告白还是被对方上过以后,但关键是即使这样他也不讨厌对方。

       “梶尾桑你真的把我吓到了......”我梦睁大了眼睛,“但是,我好像也不是不能接受,我、我可以试试。”

       佐藤他们最终从我梦口里套出这个消息后三个人都用一种我就知道的眼神看着我梦。

       可能真的是当事人感觉不到,佐藤早就从我梦看向梶尾的眼神里看出了猫腻。我梦从小没有什么朋友,女性朋友更少,智商高情商低的悲剧就连他的朋友们都扼腕叹息,但以佐藤丰富的经验(虽然大部分都是失败的),他老早就预言了他俩在一起的事情会发生,梶尾对我梦的态度也是好到不行,以佐藤的原话来讲不在一起没道理。

       朋友们祝福和恭喜的话语弄得我梦都不好意思了。

       “高山我梦同学,门口有人找你。”

       我梦赶到校门口,一眼就看到带着头盔墨镜的梶尾克美单腿撑起摩托朝他招手。

       梶尾一向能引起女生们的注意,更别说骑着现在拉风又帅气的摩托了,好多女生都在窃窃私语是谁这么幸运。

       我梦唰得脸红了大半,但又不得不硬着头皮走过去。梶尾给他也戴上提前准备好的头盔,待人坐好后发动引擎窜了出去——我梦发誓随便谁坐在上面都会尖叫的。

       然而周围女生的惊声远过了我梦害怕的尖叫。

       “帅哥,祝你们约会愉快!”

       我梦回头想解释但被再次加快的车速吓得不敢回头。

       “就是约会啊,是不是,我梦?”

       我梦勾起嘴角,环住梶尾的腰,重重地点下头。

       “是。”

END.

评论(1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