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O-三青

杂食,赛迪、all迪、希梦、茹盖、梶梦、佐希、jo都吃,还有鸣樱、声爵。大男神声波,爱papa和他的磁带们。最近沉迷warframe,电队是我的。

【梶梦】花

  • 清水

  • cp为盖亚奥特曼里的梶尾克美x高山我梦

  • 冷到自割腿肉

  • 结果还是没写出肉来


       梶尾克美一生中收到过很多女孩子送的花,尽管大部分都已经叫不上名字,但毫无疑问,天才王牌飞行员的镶金字眼加上帅气但又不至于冷酷的外表,让这位年轻的Team Lightning队长即使在部队里也有诸多仰慕者。

       但这一束绝对是他收到过最意外的。

       首先送花的人是高山我梦,一个整天脑子里都是地球意识人类发展的死脑筋,这一点就让自认为见多识广的梶尾感到不可思议了。

       其次,这小子还一副下很大决心的样子,至少梶尾不能理解——不就是送个花,为什么我梦看起来那么辛苦,以前送自己花的那些小姑娘个个都是又羞又喜。表达自己的喜欢那是件好事,可能只是因为我梦很少做这种事太紧张了,梶尾想。

       那束花是迄今为止在梶尾手上待过最久的,他甚至还找来个花瓶把花束细心地插进去。

       但聪明的梶尾队长始终忘记了,自己收下我梦送的花还小心保存它有什么不对。


       床头那束缤纷的花朵虽然没了刚开始的娇艳,但也还是精神地举高自己被时间染色的花瓣。

       难得的一次休假,梶尾在自己房间收拾东西时又一次瞧见了这束花。

       没想到它的生命力比自己预想的顽强许多,就像当初认识我梦一样,以为只是个愣头愣脑的普通大学生,结果是个在物理数学方面都很厉害的人物,不仅许多核心技术的发明都有份,每次科学分析也都准确无比。

       梶尾队长突然就决定好了这次休假去的地方。


       我梦的家乡千叶县是一个临海的小城镇,人们的生活节奏自然地放慢了,到处洋溢着轻松愉快的氛围,没有拥挤的游客,没有烦人的破灭招来体崇拜者。

       换上休闲装的梶尾踩上被太阳炙烤得滚烫的沙滩,海水漫过脚背留下湿漉漉的痕迹。

       梶尾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想来这儿,他记得上一次执行任务从天空俯瞰过的整个城镇,他还清楚记得这里曾是我梦生活过的家乡,但又不像是会培养出我梦那样头脑清醒又有十分行动力的人的地方。

       如果非要说这座小城和我梦唯一相似的,那就是纯真了。梶尾眺望远方澄澈一片的湛蓝海洋。或许也只有这样的地方,才会孕育出我梦那样纯净的人。


       傍晚时分,梶尾依照着记忆回到了租住的民宿,那里住了和蔼的高山夫妻俩。

       不大不小的庭院,坐在屋里就能望到大海,徐徐吹来的清爽海风拉响风铃。

       高山唯一是这个家的男主人,平常忙于乡村公社的工作,但同样也照顾家庭,在家的时候经常和妻子重美抢着做家务。

       梶尾谢过重美递来的茶,听着数落自己丈夫家务做得有多糟糕还不如让自己来的声音轻笑。

       话题最后重新回到了梶尾身上,重美叹了口气,说起自己比梶尾小不了几岁的儿子。

       从小就是读书的天才,但也因此被这个小城镇的孩子们孤立,再大些时候高山夫妇就把他送到了大城市上学,他也遂了自己心愿去了想去的大学,然而上一次回家却带来了退学的消息。

       重美能理解自己儿子的决定,高山唯一数落了几句这孩子不知道随谁也还是释然了,尽管他们儿子从没主动说过现在在做些什么,但他们其实一直都相信他自己的决定。

       毫无疑问生在这个家庭的孩子是幸福的。

       梶尾回想起自己过去那看起来光辉无比的生涯,除了执意加入XIG的Team Lightning,他的一切都是遵循父亲的要求按部就班,成为最好最棒的飞行员,虽然最终也爱上了天空,但高山家的自由与信任,也足以令梶尾羡慕不已。

       接着被问起为什么来千叶县休假时,梶尾的解释有些吞吞吐吐。想去在意的人家乡看看,比想象中难以启口。

       正当这时敲门声响起了,重美起身去开门。

       唯一重新满上茶杯,偏头奇怪地嘀咕是谁这么晚了还来敲门。

       “上一次的咖啡喝完了吧?我带了新的,还有更大的起司蛋糕......诶家里有客人?”

       梶尾喝茶的动作僵住了,他转头看向进门的玄关,果然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大男孩。

       “这不是梶尾队长吗!”

       我梦放下提着的大包小包,换好鞋就急忙走了过来。

       我梦,全名高山我梦,早上刚来时看到门口大大的高山二字,梶尾早就该联想到的,可惜放松下来的心思都顾不得考虑到这些,这下倒有点措手不及。

       我梦还是那样从不掩饰自己的心情和想法,不过这次有许久未见的父母在一旁,当然不能像之前食堂里那样用崇拜又炽热的眼光注视梶尾。

       但那股毫不掩饰的亲热劲儿还是遮盖不住,我梦的眼睛都半眯起来了。高山夫妇在短暂的惊讶后也很高兴儿子能有个这么可靠的朋友。

       当然最后还是逃不过来千叶县的解释。梶尾在当事人的注视下决定实话实说。

       “我只是想更多了解一点我梦。”

       “了解我?”

       梶尾诚实点头。

       眼见我梦又要继续问下去,重美端来了起司蛋糕,切成几份散开,梶尾暗自庆幸及时堵住了我梦的嘴。

       只有他自己知道,我梦再接着问下去,就算是梶尾也不知道该答什么,或者自己会答出什么。


       原来我梦的房间之前征得我梦同意后高山夫妇俩就给租出去了,但现在我梦回来了,又正好与房客梶尾认识,所以晚上只好他俩挤一挤。

       我梦没什么意见,但梶尾有一点不那么舒服,不是出于担心晚上被挤到,而是其他说不清楚的原因,不过为了不麻烦高山夫妇俩他还是同意了。

       等两个人真的都躺在一张床上时,我梦盯着梶尾帅气的侧脸还是问出了那个问题:“为什么梶尾队长会突然想要更多了解一点我?”

       梶尾脑海里浮现出这个大男孩刚到XIG时的场景。

       “因为我曾经误解过你,所以......想了解更多关于你的事情。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

       梶尾心虚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尖。

       我梦长长地哦了一声,终于把自己的视线收回来。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还有一天的休假时间,明天早上我陪你在这里逛逛吧。”

       “好。”

       “那么,晚安了,梶尾队长。”

       “晚安,我梦。”


       太阳从海边冒出了红彤彤的脑袋,海水被浸染成金红色的一整块绸缎。

       XIG的Team Lightning队长与科学分析专家一前一后漫步在沙滩上。

       这里和昨天一样,没有经过开发的沙滩难得保留着原貌,因为几乎没有游客会选择到这里来游玩。

       “我虽然已经很少回来了,但这里依然和我小时候记忆里的模样一样没有什么差别。”

       梶尾想起重美所说我梦曾经经历过的事情,也许这个故乡我梦并不那么喜欢。

       “面朝海洋的景色还是不错的,已经很少见没有挤满游客的大片沙滩了。”

       “是啊,这里就是一个偏远的小小城镇,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对东京那样的大城市既憧憬又畏惧。”

       而且目光短浅,梶尾默默在心里加上,如果真的一直待在这个城镇,像我梦这样发光发亮的天才也会被埋没所有才华。

       “梶尾队长你的家乡呢?”

       梶尾愣了一下,但很快调整回来:“我的家乡就在东京,从小被要求着成为精英长大。东京那种大城市竞争也非常激烈,印象里童年玩耍的时间都寥寥无几。总之凭着自己的努力最后当上了Team Lightning的队长。”

       “梶尾队长很厉害呢。”

       梶尾笑着摇了摇头:“不过我梦你昨天怎么突然回家了?你的休假应该还没到。”

       “我请了假,最近有些烦心事,指挥官建议我回家,放空一下脑袋。”

       梶尾怀疑地盯着我梦:“吃饭都能发呆想问题的你,我反正不相信回趟家就能让你那脑袋休息下来。”

       “你说得对。”我梦停下脚步,重新看向海平面。

       太阳已经升得老高了,海水褪回了原本的蓝色。

       梶尾拍上我梦的后脑勺:“看吧,这就又思考起来了,还记得指挥官怎么说的吗?”

       “啊......抱歉。”

       “虽然你思考的问题也许不是我能理解的,但说出来让我帮忙想想也是可以的。不然对着这么漂亮的自然风光满脑子问题不好好观赏多可惜。”

       “谢谢你,梶尾。但其实我已经想得差不多了,只是还有些犹豫......”

       突如其来的海水飞扑到了我梦脸上。

       “所以说你还犹豫些什么啊,决定好了那就去做。”

       梶尾手上湿漉漉的,暴露了罪魁祸首是自己的事实。

       我梦也捧起海水不甘示弱朝梶尾泼过去,但被王牌飞行员灵敏躲开了。

       梶尾得意地哈哈大笑,但紧接着被泼了大半个身子的水,背心打湿紧贴在身上。

       “我明白了。”

       我梦终于展露出释然的笑容。

       看到这样的笑容,这水被泼得还是值得的,梶尾想。


       最后两个人都浑身湿漉漉的回家了。梶尾实在是低估了科学家我梦的战斗力,两个人泼着泼着就演变成了在海里滚打,最后还是有着良好身体素质的梶尾略胜一筹,但也依然在海里滚得狼狈,不过两个人玩得都很开心,仿佛找回了遗落已久的童年乐趣。

       梶尾没有带多的换洗衣服,就先穿上了我梦的旧衣服,两人身材相当,大小倒也合适。

       午饭后,唯一早就出去工作了,重美则从冰箱里拿出西瓜切好撒上点盐,给梶尾和我梦端来。

       新鲜多汁的西瓜甜美无比,就连梶尾也忍不住称赞西瓜好吃,一旁吃得开心的我梦就更不用说了。

       眼看西瓜汁又要弄脏新换的衣服,梶尾及时拿纸擦了擦我梦的下巴和嘴角。梶尾的动作让我梦愣住了,一双干净的眼睛直直盯着梶尾。

       被盯得不自在的梶尾把纸往旁边一放:“举手之劳而已,总是照顾不好自己的笨蛋。”

       “喔...”我梦很快恢复过来继续埋头啃西瓜。

       梶尾最终忍住了揉他脑袋的念头。


       下午二人一同回基地,告别了高山夫妇后,搭上客车先回城里才能坐飞机回到空中基地。

       又一群穿着水手服的小姑娘们上车了,梶尾的帅气和飞行员的气质一下子就吸引了她们,什么是不是来自东京的公子哥,有没有女朋友啊种种问题。

       被问得不耐烦的梶尾和旁边挨着靠窗坐的我梦换了位置。

       女生们这一次把问题丢给了我梦。你们俩认识吗,那么帅的小哥哥有没有女朋友等等等等。

       而无辜的我梦表示他真的不知道梶尾到底有没有女朋友或者什么喜欢的女孩子。

       梶尾这时插话进来:“没有女朋友,也没有喜欢的女孩子。”

       “那你喜欢哪种呢?”

       梶尾眨眨眼,揽上我梦的肩膀,“这种的。”

       女孩子们突然以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的目光看着他俩。

       接下来的问题立马就变了,什么你们俩什么时候认识的,怎么好上的,帅的果然和可爱的配种种。幸好车已经到站了,梶尾没有犹豫赶紧推着我梦下车。


       坐上回基地的班机后我梦还在思考刚才梶尾的话。

       梶尾见他再次标志性的思考发呆,拿过空姐给的冰罐汽水就贴上了我梦的脸。

       “又在想什么呢?”

       被凉得一哆嗦的我梦这才又反应过来:“在想梶尾你刚才说的话。”

       这回轮到梶尾沉默了,那时候他的回答很自然,几乎用不着多思考就能下意识答出的答案,也幸好我梦在这方面一向迟钝,女生们后来的问题梶尾确定我梦没怎么听懂,不然问题就不止这么一点点了。

       “回基地找时间我单独跟你谈。”梶尾最后认真地说道。


       出去了两天的时间,床头那束花彻底凋谢了,花瓣落满柜子,剩下的枝叶还有着生命的青色。


       梶尾约了我梦傍晚时分到基地二层的走廊里,那里平常少有人过,但却能看到最美的夕阳。

梶尾到的时候,我梦已经在那儿望着窗外神游好一会儿了。

       橘黄色的阳光倾泻在我梦脸上,柔和的曲线和略显稚嫩的面庞这才让人想起我梦现在还只是个大学生。

       梶尾的动静不大但还是被察觉到了,我梦扭头微微一笑。

       终于还是躲不过,梶尾走到我梦身旁,和他一起趴在窗沿上。

       “我那一次说的是真的,也不是玩笑和应付小姑娘,我喜欢你,我梦。”

       身为被告白对象的我梦也如梶尾预期中那样,先是吃惊地张大了嘴,然后说话结巴起来。

       “什,什么,梶尾队长你......”

       梶尾伸手摁住我梦的肩膀把人扳过来面朝自己,同时以最严肃认真的表情重复之前的话:“没有开玩笑,我是认真的,我喜欢你,喜欢那个单纯傻傻的我梦,喜欢那个执着而坚定的我梦,喜欢那个常常发呆思考问题的我梦,和你的性别无关,我梦就是我梦。”


       高山我梦一生中收到的告白不多,直截了当的告白更是屈指可数,长期一门心思都在科研上的他在感情上空白如纸,他一时间竟然想不到该做和该说什么。

       梶尾料想到了我梦的无措,他接着说下去:“不要为此感到为难,我只是说出自己的真实感受,如果你不愿意接受......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过吧。”

       梶尾知道我梦对人的情感一向纯净,不掺杂任何别的东西,自己的告白也许会对这个过于单纯又迟钝的男孩造成麻烦。

       “我只是太吃惊了,”我梦的表情还是愣愣的,“我,我也说不清自己的感觉......”

       敦子喜欢梶尾我梦是知道的,但听到梶尾对自己的告白,自己虽然吃惊和无所适从,但也隐隐有那么一点点喜悦。

       毫无疑问,我梦知道自己对梶尾很有好感,但具体是怎么样的好感他自己也说不清。

       “梶尾的话不会造成困扰的,相反,我还有一点点开心。但是我不想就这样敷衍你...给我一点时间让我想清楚我对你的感情好吗?”

       至少没有被干脆拒绝和发好人卡,梶尾松了口气,“当然可以,我等着。”


       接下来的日子和过去没什么不同,吃饭时梶尾依然会端上自己的盘子和我梦一桌,偶尔回头打压一下队员们的嘘声和八卦声。

       梶尾床头重新换上水的花瓶里,青色枝条抽出了第一个叶苞。

       回到自己堆满各种各样工具器械的宿舍,我梦躺在床上开始认真考虑之前的事情。

       梶尾毫无疑问是一个出色的人,二十四岁就成为了XIG最强飞行队Team Lightning的队长。尽管射击技术烂得差劲,但这不妨碍他成为基地最受小姑娘喜爱的帅哥——毕竟知道这个秘密的可能只有我梦和梶尾的队员。

       所以自视甚高又有这个实力的梶尾一开始并不看好我梦,但也随着对我梦的了解而逐渐改观,可能在他的眼里,我梦还是那个单纯的大男孩,但我梦的努力也最终得到了梶尾乃至于大家的肯定。

       对于这位飞行技术一流的Team Lightning队长,我梦佩服并且崇拜他,偶像一般存在的梶尾也总能在自己优柔寡断时告诉自己要果断,经验丰富的独到见解也总能让我梦想到新点子。

       但要说到具体的感情,梶尾不直接提出来,我梦可能永远都意识不到感情这一块自己的青涩和懵懂。

       他不想拒绝梶尾,但又不能肯定承认自己也是喜欢梶尾的。不能确定这样的情感就不能回应梶尾,我梦坚信这样才不会敷衍了梶尾的告白。

       飞机引擎的轰鸣突然从窗外传来,我梦起身看向窗外。

       Team Lightning的三架飞机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线,我梦清楚看到领头的舱室里梶尾帅气的侧脸。

       飞机最终并行一同消失在云端,留下三道雪白的轨迹。

       那种被告白时翻涌着的不知名情感此时又一次浮现出来,但这一次我梦可以准确命名了。

       那种情感,叫做喜欢。


END.

评论(1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