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O-三青

杂食,赛迪、all迪、希梦、茹盖、梶梦、佐希、jo都吃,还有鸣樱、声爵。大男神声波,爱papa和他的磁带们。最近沉迷warframe,电队是我的。

【赛迪】恋人相遇即是旅程终结(20)





       天色阴沉,厚重的云彩堆积在天边,遮挡了所有阳光。地面以上因为巨人们的争斗,原本的林子支离破碎,残存的树干光秃秃杵在那儿,落叶被尘土覆盖。
       赛罗实在支撑不住往后跌倒,身形在光芒中褪去,回到普通少年的模样。周围的光明巨人都如临大敌的样子,尽管残余着之前战斗的狼狈但还是有尽力一搏的勇气,Evil还是那副不在意的模样,抱着臂看向卡蜜拉,好像只是个看戏的人。
       镜子及时赶过去扶起累得虚脱的赛罗,同时留心那些巨人的反应。
       “赛罗你听我说,虽然我们不应该介入这个世界已经形成的黑暗与光明的秩序,但那个领头的——就是那个拿鞭子的金色女巨人,加坦杰厄的城主卡蜜拉,她和加坦杰厄一定存在某些联系。”
       赛罗揉了揉被汗打湿的碎发,只能边听着镜子的话边渐渐平缓自己的呼吸。
       “不过现在还是先恢复体力,一会儿可能......还会有更糟糕的情况。”
       赛罗不傻,他知道镜子指的是什么,如果真如Evil所说加坦杰厄残余本体还存在的话,最后一次变身的能量是最后的希望,同时也是回到自己宇宙最后的希望。


       两方交战的结果显而易见,黑暗巨人不仅在数量上压倒性的优势,剩余的光明巨人本身力量在对付加坦杰厄时就已经几乎消耗殆尽。
       身为领袖的白色巨人被达拉姆踩在脚底,计时器被恶意地践踏着,他除了抓住达拉姆的脚那点微不足道的反抗以外其他几乎什么都做不到。
       卡蜜拉在他的身边蹲下,居高临下地俯视这位战士,眼灯红得刺眼。
       “就从你开始吧。”
       卡蜜拉的指尖渗出丝丝黑雾,从白色巨人的眼灯开始进入。
       灼烧腐蚀起了一阵白烟,同时还有拼命压抑着的骇人的痛呼。


       Evil从始至终都在一边旁观着,不打算参与这场战局,光暗两边的人也有些忌惮他的力量没有多事找他出手。
       即便是现在,他也只是把抱着臂的手放下了。


       白色月牙形光刃猛地劈来,达拉姆难得敏捷一次后滚躲开了,卡蜜拉直接停下手上动作一挥鞭子打散光刃。
       赛罗还在努力深呼吸着,刚摆好的攻击架势脚上还有些疲软,帕吉拉之刃再次点燃了光芒。
       卡蜜拉拎着鞭子若有所思地往旁边走了几步,眼灯时刻注意着赛罗的动静。
       虽然有镜子的警告,赛罗在看到那股黑雾的一瞬间就肯定了加坦杰厄的本体就附身在卡蜜拉身上,他已经等不下去了。
       “之前的帮助我还应该谢谢你的,卡蜜拉大姐,但你现在已经不是那个卡蜜拉了。”
       “叫谁大姐呢!?”
       一鞭子飞来,赛罗迅速后撤看着那道鞭影擦着自己的脸飞过暗自吸了口冷气。
       卡蜜拉恼怒的表情只持续了一下就沉淀了下去。赛罗摸不准她想干什么,更准确说,加坦杰厄想干什么。
       更多的黑雾从卡蜜拉身上渗出,她的表情也狰狞起来,夹杂着痛苦与愤怒的仰天长吼。
       被叫大姐的反应至于那么大吗...赛罗嘀咕。
       “喂,那边的小鬼,不想死的话现在马上离开。”
       Evil难得认真了起来,戒备地摆起起手式盯着异常的卡蜜拉。
       “啊?......喂!你说谁是小鬼!你和迪迦是不是都有什么奇怪的称呼癖!”
       迪迦,这个名字就像是个开关,卡蜜拉突然停下了痛苦的嘶鸣,眼神空洞,地下升起黑雾,不过这一次的对象是那些黑暗巨人。
       即便是身为黑暗巨人的他们也被黑雾吞噬灼烧得不轻,甚至有的被黑雾完全蚕食,赛罗只来得及张开帕吉拉装甲护住重伤的白色巨人,同时朝四周得以脱身的剩余巨人们呼喊:“到我身后!”
       Evil则小心翼翼地抵挡那些黑雾的入侵,在它们触碰到自己前先一步回到了人类形态。
       卡蜜拉和希特拉达拉姆三个巨人突然收拢了那些裹挟着掠夺来黑暗能量的黑雾,汇聚成卡蜜拉手掌上一小团浓稠的黑色光球,她仍然是邪气的模样,朝赛罗歪了歪头同时伸手,黑球的能量压缩到了极点,紧接着猛地迸裂以极快的速度直冲赛罗而去。


       帕吉拉的护盾张到极致,光芒庇护下的巨人不仅有光也还有暗,他们都紧张地盯着赛罗被光线拉长的背影。
       僵持没有持续多久,帕吉拉上的那些旧伤渐渐有了开绽的细纹,所幸卡蜜拉手上的能量也渐渐弱了下去。


       咔擦——
       终于是承担不住,帕吉拉重新回到手镯状态并且黯淡无光,最后一波能量直直撞上赛罗的胸膛。
       计时器从闪红到停止闪动只用了短短几秒,一面巨大的镜子突然出现在赛罗身前,随着层层镜子的击碎最后一点能量也终于释放完毕。
       赶来的镜子骑士没能接住倒下的赛罗,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再一次在光芒中变回了那个少年。


       卡蜜拉的面色不改,轻蔑地瞥了一眼众人,往后退了一步,以她为中心方圆几十米内的地面都升起黑雾,附近的林子迅速枯萎,甚至被染上了病恹恹的黑色。
       三分钟实在太短,更何况那股奇怪的黑暗腐蚀掉的镜面居然也能对自己造成伤害,很快又只好解除变身的镜子奔向赛罗倒下的位置扶起不省人事的少年。


       巨人们在祈祷着。
       这一次没有谁能够庇佑他们了,加坦杰厄存在本身带来的巨大绝望再一次包围了他们,那些内心脆弱的甚至主动靠近了黑雾。
       “醒醒!”
       一个年老的巨人及时拉住了一个差点踏进黑雾的年轻光明巨人。
       如梦初醒的年轻巨人这才反应过来感谢那位老人,这才发现对方属性为黑暗。他面露难色。
       老人倒是不以为意,他点了点头,“越到这个时候我们两族才应该联合团结起来,而不是任由加坦杰厄夺走我们的世界。”


       老人的一番话激励了他们,无论是光明还是黑暗,都拥有同一个理由共同奋战。
       镜子欣慰地看着眼前重新振作起来的巨人们,同时也忧心卡蜜拉的下一次攻击,连满能量的帕吉拉之盾都只能勉强抵挡住一次,仅靠残余的他们恐怕......


       又一波黑暗能量在卡蜜拉手上汇聚,这一次还加入了一部分达拉姆的力量与希特拉的速度,红蓝黑三色的光球再一次迸裂出一束巨大光线只冲巨人们而来。
       赛罗缓缓睁开了眼,紧接着睁大,刺眼的能量光中他看到有个身影挡了上去。
       而那个身影他再熟悉不过了。
 
 
       “大古!”
       “迪迦!”
       两个人的声音同时响起,不同的是前者是赛罗的,后者是Evil的。
       那个身影背对着赛罗,能量在他的身前被截住,同时飞扬起的还有他碎裂的衣角和鲜红的血液。
       他顶着能量光线,艰难地侧过头看得出是很无奈的笑。
       “......小鬼果然就是小鬼,名字又叫错了。”


       Evil带着变回黄色小狗的盖迪冲了上去,却被过强的能量场给挡住。
       盖迪和他的主人同样着急,汪汪叫着一次又一次撞上屏障一样的能量场。


       赛罗脱力的身子只能往前爬几步,但就连镜子也阻止不了,少年倔强地朝前面身影爬去。
       离得越近风越吹得赛罗睁不开眼,他咬牙慢慢用刚聚起来的力量撑起自己的身体。
       但和Evil一样再一次被能量场弹开。
       当在他再一次被镜子扶着站起来时,面前致命可怕的能量已经散去了。


       那个单薄的身影缓缓倒下,周围寂静得过分。


       “你不要命了!?”
       半跪在地上的迪迦推开了Evil搀扶的手,对于自己部下的怒吼不以为意,手背擦干嘴角淌下的血。
       稍晚一步赶过来的赛罗也抓住了迪迦另一边手臂。
       这个男人脸色苍白得可怕,身上衣服也被切割的破破烂烂的,更别说其他大大小小的伤口。
       他也推开了赛罗,靠自己站了起来。
       “放心,我可是被称作‘黑暗之子’的怪物,死不了的。”
       迪迦的眼神像那天夜晚一样变得冷冰冰的,他突然从身体里爆发出的黑暗能量差点吓到赛罗和镜子。
       那是和刚才卡蜜拉放出的同等级的能量,也就是说迪迦把那股能量全数吸收化为己用了。
       赛罗从未如此直观地感受到“黑暗之子”四个字的意味,他是被黑暗眷顾的人,与生俱来拥有操控黑暗力量的能力,就连卡蜜拉那强得过分的抽取生命换来的能量都能抑制住并进行转化。
       但显然能力是有代价的。
       迪迦的眼角和嘴角还有耳朵流出鲜血,滴落在地面上。
       “果然,人类的身体实在是太脆弱了。空有力量,仅凭这具残破的身体是不可能赢的,除非——露露耶给我的诺言也该兑现了。”


       一卷有年头的羊皮纸飞来,迪迦抬手稳稳接住,羊皮纸在接触到他手的一刹那开始燃烧,没有温度的火焰在男人手里熊熊燃烧着。
       飞起的火花中渐渐浮现了一些字样。
       “那是什么意思?”赛罗问。
       “以吾之命百年后渡汝之魂......合约生效。”
       幽怜看到那段字就明白了什么,这才是当年合约的真正内容,也就是说让黑暗巨人退兵的唯一原因就是百年后为加坦杰厄苏醒所做的准备。
       能完全压制住黑暗的只有光明,黑暗反而是最容易被加坦杰厄侵蚀的力量,但也有例外,那就是迪迦,他是唯一一个不受加坦杰厄力量影响的巨人,同时也是战胜加坦杰厄的希望。当年的光明巨人首领以自己生命的代价换取了黑暗转化成光明的方法,而现在就是这个方法起作用的时候了。
       光线构造出的文字化作一道光钻进迪迦的胸膛。
       前所未有的光芒笼罩了这个从头到脚都充斥着黑暗力量的人,暖洋洋被太阳照耀般的感觉取代了以往接触光明时那股恼人的灼烧感。
       借助这道光芒,迪迦终于再一次变回了原本的模样——黑白灰三色的巨人。
       用赛罗的话说完全就是褪了色的迪迦前辈。

       站在不远处的幽怜静静注视着这一幕,加坦杰厄一定不知道这份合约,这也足以证明当年的光明首领是多么的有远见,加坦杰厄能附身那些拥有负面感情的巨人,所以同时也让迪迦签署了保密条约,而当时年轻的露露耶城主作为唯一的第三方见证者保留了合约原件。

       浓重的黑雾还没有散去的迹象,迪迦直接劈开了碍事的那团黑暗,就像水流一样被他轻松分割开的黑雾很快消散了。
       而见到迪迦本体的卡蜜拉却冷静得太过于异常,她仍然高傲地抬起她的下巴发号施令:“达拉姆,希特拉,给我杀了他。”

       “...我们曾是兄弟。”
       这是迪迦对他们说的最后一句话。


tbc.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