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O-三青

杂食,赛迪、all迪、希梦、茹盖、梶梦、佐希、jo都吃,还有鸣樱、声爵。大男神声波,爱papa和他的磁带们。最近沉迷warframe,电队是我的。

【赛迪】恋人相遇即是旅程终结(18)





       迪迦不总是一个人,至少在和卡蜜拉决裂前是如此。
       作为较晚一批流浪到地球的黑暗巨人,几乎不可避免地受到同类的排挤,但值得庆幸的是他有足够的力量来保护自己,就像一只刺猬,锋利的外壳隔绝了外界的一切。
       卡蜜拉和她的两个小跟班是第一个尝试接近他的同类,尽管一开始困难重重,迪迦甚至差点打断了达拉姆的肋骨——因为他粗鲁被误认为是威胁的行为。后来达拉姆还委屈表示他当时只是想给他个拥抱。但结局是好的,卡蜜拉如愿以偿拉拢了这位孤独又强大的战士。
       有了迪迦的助力,四人统一黑暗界甚为轻松,达拉姆的力量,希特拉的速度,卡蜜拉的智谋,以及谁也想不到的,迪迦对黑暗力量的掌控,相当于黑暗战士力量本源的东西,却能被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新人玩弄于指掌中。
       而一大股势力要想团结在一起需要推举一位领袖,而不是实力参差不齐的四人小队的松散管辖。
       卡蜜拉推荐了迪迦,希特拉和达拉姆没有意见,当然有意见也打不过。
       虽然不被许多人看好,但事实证明迪迦这个领袖当得也很称职,他做事果断,判断极准,用的手段更是层出不穷,暗势力一时气焰极盛,压得当时光明一派的首都露露耶城里流言四起。
       “黑暗之子”这个名头也不知道是谁最先提出,很快就慢慢传开了,许多人闻言纷纷投奔黑暗,Evil也算是其中一个,不过不同的是来挑战所谓的“黑暗之子”,先被迪迦揍了一顿才归顺。


       “那个时代已经回不来了。”
       迪迦的面色很冷,黑曜石般的瞳孔倒映出站在窗边眺望的美丽女子的身影。
       “我知道,我和Evil不一样,我可不会整天沉沦在过去的辉煌里。”卡蜜拉转过身,面上浮起妖艳的笑容,“但原因不就是你——”
       卡蜜拉没有接着说下去,只是盯着迪迦,眼神里渐渐染上愤怒的颜色。
       “我说过了这是为你们好,其他的我不能再多说了。”
       “你总是这样。”卡蜜拉的愤怒不消反涨,她指着迪迦鼻尖,咬牙切齿的模样仿佛想要把对面的人生吞活剥了,“真不知道那些光明的人,那个叫什么幽怜的,给你灌了什么迷魂药!”
       丝丝黑暗具现化,像藤蔓又似细蛇交缠从卡蜜拉脚底伸出,迪迦这才感觉到不对劲。
       大概是愧疚作祟,影响了他对卡蜜拉此时身上异常黑暗能量的感知,意识到这一点时他已经被那些黑色的丝线牢牢缠住。
       那些丝线仿佛活物,一点点往上缠绕,同时巨大的压力几乎压尽了胸腔里的空气。
       迪迦现在可以肯定,自己起码断了两根肋骨。
       虽然自愈能力比起普通人类强得多,但痛苦的等级还是一样的,直接的痛觉弄皱了他的眉。即使本不需要呼吸的自己此时也尝到了近乎窒息的感觉。
       他不是不想挣脱,而是离了火花棱镜后自己留在这个人类化身的力量已经消散殆尽。
       他不想死在这儿,他也不该死在这儿。
       迪迦闭上了眼,错过了卡蜜拉那双魅惑的眼中流露的最后一丝挣扎。



       一指长的小光线再一次被放了出来。赛罗拿着指南针绕城外一块巨石转圈,无论怎么绕小光线都倔强地指向中间那块巨石。
       “能量本源是一块石头?不会吧。”赛罗一脸纳闷。
       “也许是在这个石头里面,或者下面,赛罗你试试——”
       砰——
       还没等镜子讲完赛罗就一拳头下去了。
       石头碎裂,分裂成几块的巨岩崩落一地。
       镜子扶额:“不赛罗,我只是想让你把它挪开。”
       石头里没有什么东西,赛罗和镜子二人把那些碎石块给挪开,搬开最大的那块碎石,黑黝黝的一个洞口赫然出现在面前。
       二人对视一眼,赛罗打头阵先跳了下去,镜子紧随其后,造了几个镜面来缓冲下坠的速度。
       洞穴不深,仅有四五米的垂直深度,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镜子拿出手电,也给赛罗拿了一个。
       指南针上的光线在这种黑暗的环境里穿透力极强,笔直朝向通道的尽头。
       赛罗敏锐察觉到和晚上的黑暗类似的能量波动就在前面了。



       收在衣服里的什么东西烫着他的胸口了,迪迦艰难地低下头,黑线的缝隙里溢出金光。
       那是......
       另一个火花棱镜的光芒?
       仿佛受了刺激,那些黑色的玩意儿再一次收紧,往上缠绕的部分也到下巴了,现在想要动动脑袋都成了不可能的事。
       迪迦目不转睛地盯着那道金色的光芒,而卡蜜拉却因此更加恼怒。
       “肮脏的光明!”
       黑色丝线狂怒涌动着,最后一丝露出的光芒也被遮盖。




       咔擦一声,那团黑色的东西被从背后斩断,受了致命一击般失去所有活力,怏怏地散落一地。
       失去支撑力的迪迦往后倒去,但稳稳被人接住了。
       盖迪汪汪叫着蹿出来护在迪迦和主人前面,项圈上的宝石隐隐发光,獠牙变得长而锋利,体型也增加到了原来的几倍,额头齐到普通人类下巴,黄色的毛发渐渐被黑底红条纹的外表替代。
       Evil扶正迪迦的身子,他微微喘气抬头满脸戒备地盯着卡蜜拉,他的兜帽没有戴好,露出被风吹乱的一头黑毛,一双鹰眸里溢出渗人杀意。
       卡蜜拉的神色微变,但来不及等她反应,面前的Evil就把迪迦扛到肩膀上破窗跳出,盖迪凶了她一声也跟着跳了出去。
       碎落一地的玻璃反射出卡蜜拉痛苦而支离破碎的脸。



       洞穴深处树根斑驳缠绕着一团黑色东西,它就像人类的心脏一样有节奏地跳动着,肉眼可见的从四周枝干传来的光暗夹杂的养分,像血脉那样的分布在黑暗里闪着骇人绿光。
       “就是因为这东西加坦杰厄城才会变得那么异常?”
       镜子点点头,“但怎么破坏它是个难题。”
       “别卖关子了,镜子,你肯定有办法的。”赛罗打着手电照上去,手电筒的光一接触到那团黑暗就被吸收了一般消失了。
       “办法是有,但我不确定能不能成功...只能先试试,用你的帕吉拉铠甲,它不仅是最强的盾,同时也是最强的刃。”
       倒数第二格能量被激发,赛罗戴上手镯里出现的眼镜,同时手镯也重新化作了银白的帕吉拉铠甲。
       起手式准备完毕,赛罗决定先普通的一次试试,右手熟练地划过一道光弧,银白的弧线直直冲向那团黑暗。
       光弧刚抵上不久就消散了,那团黑暗猛地收缩,周围血管一样的绿光暴涨。



       迪迦咳出一口血清醒过来。
       他发现自己正躺在树下,领口敞开着看得见缠在胸口的绷带,而旁边的巨大型盖迪一见他醒来就高兴地扑上来——还好及时被Evil拎着后颈轻轻松松提到一边,不然他那可怜的身子又要多断几根肋骨。
       Evil还是没什么好脸色,尽管是他刚救下了迪迦。
       “谢谢。”
       迪迦手扶着树干,忍着胸膛剧痛慢慢站起来。
       “既然盖迪在这里,你没为难那个小姑娘吧?”
       “没有。”迪迦去找卡蜜拉的消息都还是那个小姑娘告诉他的。
       “那就好。”
       “......你不问我为什么?”
       “我问了你会说吗?”
       迪迦抬手背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又轻咳了两声。
       “......你不能死在卡蜜拉手里,或者说是控制卡蜜拉那家伙的手里。”
       “我还以为我死了你会高兴才对。”迪迦深呼吸,肋骨处的伤害缓缓愈合着,疼痛已经不像之前那么难以忍受。
       Evil把头偏向一边,不去看面前受伤的前领袖,“尽管不太想承认......在你快死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和盖迪的看法是一样的,我追随的是你,而不是黑暗之子那种虚无的名头,看你这些年那么窝囊就很是来气。”
       迪迦有些讶异对面人的难得坦诚,“那不是窝囊,而是我终于想明白了我想要的是什么,我想要的是——”
       地面突然剧烈抖动,迪迦没稳住身子但又一次被好好接住了,Evil脸色还是那样,但手上力道放轻了很多,还特意避开了伤处。
       糟了!
       这次换迪迦的脸色难看了,他用劲推开Evil踉踉跄跄捂着伤处往前走去。
       “你去哪儿!?”Evil的口气有些焦急,他朝盖迪吹了声口哨,大狗就乖乖过来趴在迪迦面前,“......要去我带你去。”
       “谢了。”


       迪迦伏在盖迪背上,通人性的大狗特意放稳了脚步,Evil站在树干上往前跳跃前行。
       “前面向左。”
       心底的不安愈来愈强烈,还好之前看了镜子给城主的卷轴知道了他们的打算,上一次沿着那道光线追踪只是确认而已。
       指南针的指针要有两种磁性才能发挥作用,同样的,仅仅充有光能不够,指针的另一端还有当年迪迦留下的一小部分黑暗能量。
       因为是自己的能量,所以追踪起来异常轻松。但附身卡蜜拉的那家伙一定也对刚才的震动有感知,他得赶在那家伙来之前做点什么。



       “攻击奏效了,但......”镜子警惕地看着周围簌簌落下的石块,“遗憾的是恐怕我们惊醒了它的一部分。”



       咔擦。又一个水晶球碎裂了,比上一个更加严重,这一个直接从球心处崩裂。
       简单收拾了一下碎裂的水晶,幽怜内心泛起很深的不安,有什么事情正在发生,事关到太多人,但她却完全不知道,那双猩红的眼再次浮现在脑海里,这一次比前几次都来得更加清晰。
       难道说和之前水晶球里看到的加坦杰厄有关?
       敲门声在这时响起。
       “幽怜团长,城主有请。”



       “代价巨大?有人死了吗?”
       人工智能的幽怜摇摇头,“相反那一次没有人类伤亡的记录,但黑暗巨人损失惨重,还有两个异世界的人帮了忙,但他们的身份没有被保存在资料中,我想是出于一种保护。”
       “按理说邪神复苏,黑暗巨人应该更为强大才是,怎么会损失惨重以至于所剩无几了呢?”大古念叨着加坦杰厄,同赛罗这个名字一样隐隐有种熟悉感。
       “邪神加坦杰厄是我们共同的敌人,在邪神统治的世界里没有光与暗的分别,也没有任何生物能够存活。”
       所以巨大的代价其实是黑暗巨人付出的。这句话还未来得及说出口影像就再一次消失了,留下还在分析消化信息的大古。
       三千万年前的世界总是和现在有某种割不断的联系,无论是迪迦还是预言过和曾经出现两次的怪兽,如果历史的车轮再一次按照既定路线转动,那么也就是说,也许不久的将来加坦杰厄还会再次复苏。

tbc.

评论(9)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