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O-三青

杂食,赛迪、all迪、希梦、茹盖、梶梦、佐希、jo都吃,还有鸣樱、声爵。大男神声波,爱papa和他的磁带们。最近沉迷warframe,电队是我的。

【赛迪】恋人相遇即是旅程终结(17)



       夜色渐浓,赛罗和莎莉留在镜子家过夜,希特拉送完东西就离开了。
       关于希特拉,镜子的解释是希特拉的爷爷就是租房子给自己的那位,因为镜子这些天也帮了爷爷很多忙,给那些木头打磨抛光,所以顺便也叫自己在城卫队位置不低的孙子帮镜子忙,拿来了收在城卫队里的特制指南针。
       雾气一般弥漫开的黑暗遮盖了街道,一丝一丝渗进屋子里。盖迪不安地朝外面汪汪乱叫,小爪子扒拉着窗玻璃。
       赛罗蹙眉,“我还有一个疑问,加坦杰厄的夜晚为什么会是这样?”
       镜子关上门窗,拉上窗帘,点起蜡烛,被堵塞了传播路径的黑暗被隔绝在了窗外。
       “这也和加坦杰厄复苏有关系,也许是因为这样的现象存在久了,而且没有坏影响——顶多影响视线,所以人们也习惯甚至当成这个城市的特色来看了。
       “我也想过收集过黑雾,但他们一到白天就会自动消失。而且城外城内的黑雾不太一样,城外的那种能够腐蚀动物的呼吸道,使植物窒息枯萎。”
       镜子拿过指南针,上面的指针疯狂乱转。
       “赛罗,把你的手给我。”
       “啊?好。”
       指南针被端正放在赛罗左手手掌里,指针的转动渐渐停了下来。
       “现在集中注意力,把手镯里的力量引导出来,让它集中在指针上。”
       赛罗闭上眼,静心引导手镯上的能量。
       一道微弱的白色光芒从棱形水晶中涌出,化作一小条光线慢慢凝聚在指针上。
       “好了。”镜子及时出声提醒。
       光线闻声而断,剩余的尾巴也全部钻进了指针里。
       吸收光能后指针静止了下来,然后突然发出淡黄色的光,指针末端牵引出一条光线笔直地朝向窗外,甚至直直地穿透了黑暗。


       黑暗里身披兜帽的男人停下了脚步,隔着重重黑雾回头望向光线的由来,尽管他们收得很快,但那一刹那还是被清楚捕捉到了。
       男人叹口气,四周黑暗仿佛流水撞上暗礁一样避开他。


       “你们几个不该插手这件事。”
       熟悉的声音。
       镜子刚赶紧合上指南针的盖子,往赛罗袖子里藏。
       一丝丝黑雾直接穿透了玻璃,有目的性地汇聚在几人面前,蜡烛的光被一阵不存在的风带得忽明忽暗。
       黑雾渐渐散开消失,戴着兜帽半蹲在地上的男人抬头起身。
       再熟悉不过的脸,面上的表情却格外陌生,那不是大古能做出来的表情,也不是他们之前认识的“希特拉”该有的,至少赛罗是这样想的。
       眼神冰冷,裹狭着肃杀的气息,直直穿透人的内心。
       “你到底是谁?”赛罗往回推了推衣袖里的指南针。
       “我是谁我一开始就告诉过你了。”
       “你不是希特拉...”赛罗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一般,“数字三?”
       “迪迦。”镜子突然接口,“这个名字代表的就是某种古老语言中的神圣数字‘三’。如果我没有猜错,黑暗之子,这样称呼你更准确。”
       莎莉被镜子一把拉到身后。
       “很聪明。”黑暗之子的表情终于有了些变化,但还是没什么温度的冷笑,“但太聪明了不是什么好事。”
       赛罗自从听到那个名字嘴就张得大大的震惊得说不出话。
       镜子的手心不自觉地冒出了汗,“你说我们不该插手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虽然我对于你的洞察能力很惊讶,但接下来的事情不是你们该做的。”
       “为什么?”
       “就凭你们不属于这个世界。”
       终于从震惊中缓过来赛罗反驳道:“时空乱流将我们送到这儿一定是有什么理由的!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一个世界走向毁灭——即使我们不是这个宇宙的,但是这不意味着我们什么都不能做!”
       “哪怕赔上自己的小命?”迪迦轻笑着,就像当初笑赛罗时那样,“小鬼,救世主不是那么好当的。”
       “那你有什么打算,黑暗之子。”镜子悄悄松了口气,“据我所知,加坦杰厄的复苏对你也没有什么好处。”
       “你说得没错,不然当初我也不会让希特拉的爷爷造出那块指南针,还让Evil记录下了这一百年来城市周边的变化。”迪迦顿了顿,“不过在那之前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这是给你们的忠告——加坦杰厄远比你们想象的更加可怕,不是你们瘦弱文员加几个小孩能够解决的。”
他的身形重新化作了黑雾,凭空消散。

       没想到长老的选择竟然是相信这几个异世界的人。迪迦在黑夜里加快了步伐,他想他也是时候,有必要,和卡蜜拉好好谈谈他们之间一直争论不休的问题。
       百年前的合约即使到现在也依旧生效,他一直履行着自己的义务,尽管不被理解,但那是他自己的最终选择,不是作为声名显赫的黑暗之子,而仅仅是作为迪迦。


       盖迪从迪迦出现后就一直躲在赛罗腿后,黑亮的眼睛直直盯着前方散开的黑雾。
       赛罗缓缓抽出藏进衣袖里的指南针,有了之前的教训这次没有贸然打开盖子。
       “继续吗?”镜子转头看向赛罗,而莎莉一直沉默不语。
       少年的面色沉了沉,似乎黯淡了几分。虽然不知道赛罗和那个迪迦有什么渊源,但镜子猜测应该是对赛罗来说很重要的人,这样被打击到也是很平常的事。
       但赛罗是谁?他的字典里可从来没有退缩两个字。
       再抬头时少年的脸庞恢复了原本的活力,他的嘴角上勾,眉眼里尽是年轻人特有的自信与骄傲,黑瞳里燃起点点星光,“当然要继续,别忘了我们是谁,我们可是终极赛罗警备队的成员!在一边当个旁观者,我可做不到。”
       除此之外,他还有事情想要弄清楚,比如说这个宇宙的迪迦,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存在。



       “他一定没想到,偷走火花棱镜的居然是你。”
       苍老男声幽幽环绕过耳畔,卡蜜拉勾唇一笑,手里把玩着原本属于那个人的东西。
       黑白极简的颜色,正好对应了那个人原本的模样。
       “差不多他也该来找我了。”
       卡密拉不紧不慢地收回黑白的火花棱镜,敲门声适时响起。


       幽怜注视着面前全新的水晶球。
       半弧形的嘴,通红的眼睛,模糊的影像在水晶球面上断断续续显示出来。画面再次一闪,使大地撕裂的和使天空崩裂的两头怪兽的模样忽隐忽现。
       幽怜认得他们。
       哥尔赞和美尔巴,前几年在露露耶附近突然出现,被留守在城内的巨人消灭了。但幽怜自信水晶球从来不会显示过去发生的事,它只能略微看透将来。
       也就是说在未知时间的未来,他们还会再一次出现,带着某个家伙的意志——那双猩红的眼仍然在脑海里挥散不去。
       加坦杰厄。
       突如其来的一个名字唤醒了幽怜的记忆,那个不一样的黑暗巨人,就是在哥尔赞和美尔巴出现后才来找自己的,而他就来自加坦杰厄那座城——无论是在本城还是露露耶都出名的传说中的邪神加坦杰厄,那双眼睛应该是属于它的。
       感觉不到应有的邪念,只有欲望尽头的黑洞,无声无息吞噬一切光与暗。

       天一亮,赛罗等人就收拾好东西出门了,莎莉被要求留在家里,顺便照顾好盖迪。
       “镜子,我们的时间还有多久?”
       “不出意外的话,一周,加坦杰厄就已经蓄够足够的能量了。”
       赛罗握住指南针,慢慢打开盖子,这一次溢出的光线弱了很多,短到只有一指长,想必是白天光线充足的原因。不过保险起见确定方向后就把指南针收起来了,避免在街上引来太多注意。
       “之前我就想问了,那个假的‘希特拉’,你们之前有什么交集?”
       “他是我们来这个世界遇到第一个人,也如你所见帮了我们挺多忙,你的消息也是他通知给我们的,而唯一收过的报酬也就是让他看一看我的手镯。”
       “他有没有对你的手镯做些什么?”
赛罗诚实地摇摇头:“没有感受到任何能量变化,应该就是看看......除此之外,他和我另一个宇宙认识的人长得一模一样,就是我失踪这段时间待的宇宙,那个世界也有迪迦,我应该称呼一声前辈的,之前好几次战役都有他来帮忙。”
       “平行世界?”
       “莎莉也这么推测过。”
       赛罗想起他们离开大古所在的宇宙好一段时间了,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你说的那位真角大古,是个和这个世界迪迦性格截然不同的人类,他当初交给你的东西在这里弄丢了?”
       赛罗点点头,“大概是这样。”
       说来也很巧,二人不仅长着一张脸,也同时是遇到赛罗的第一人,而那个被称为火花棱镜的东西还有迪迦,与居间惠队长长得一样的幽怜,这也太巧了。
       也许这两个世界不是平行宇宙那么简单。赛罗思索着。
       “看你那时的表情,那个叫大古的对你似乎很重要。”
       “非常重要。”赛罗郑重地点点头,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想起莎莉之前指出的喜欢二字,有点别扭地眼神乱瞟。
       “那赛罗你有没有想过,解决了这个世界的危机,接下来怎么办?”镜子依然那么冷静优雅。
       “怎么办?你的意思是......”
       赛罗的声音突然顿住,是啊,仅剩两次变身的能量,即使运气好一次解决了加坦杰厄,但接下来的能量也不够撑到先到大古的宇宙再返回自己的宇宙了。
       “这种事,等这次危机解决了再考虑吧。”
       但他现在不想深究这个问题,赛罗毕竟注重的是当下。



       “你说的巨人石像,我有点印象。”大古揉揉脑袋,“应该是梦里吧,而且是三座。”
       影像里的幽怜点头,“奥特曼是光,在不需要他们的时候迪迦也化作光回自己的故乡了。”
       “那旁边两个石像呢?他们又是谁?”
       “后人为了保护曾经英雄的石像,特意仿造了两个,防止未来有什么灾难变故或者心怀不轨的人对真身造成难以挽回的伤害。”
       “还有一个问题,既然你说当时的巨人分光明和黑暗,那么为什么后来又说奥特曼是光,光的战士选择了离开,那那些黑暗巨人呢?”
       “只有光之战士才被我们认可为奥特曼。而那些黑暗巨人,他们有的死了,有的选择了光明,在第二次加坦杰厄苏醒之前早已所剩无几了。”

tbc.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