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O-三青

杂食,赛迪、all迪、希梦、茹盖、梶梦、佐希、jo都吃,还有鸣樱、声爵。大男神声波,爱papa和他的磁带们。最近沉迷warframe,电队是我的。

【赛迪】恋人相遇即是旅程终结(16)



       宁静的早晨,一头白发的老人在窗边逗弄鸟雀,稀疏的阳光透过树丛斜射进来。
       白身凤头的大只鹦鹉歪头朝向空旷走廊的尽头,脚爪带动着锁链哐哐作响。
       “怎么了,西拉。”
       回应他的是一连串急躁的鸣叫,还有一句“坏蛋来啦坏蛋来啦”。
       老人笑着摇头压下了它的脑袋,“你懂什么。”
       走廊的尽头阴影里走出的是个带着兜帽的男子,上半个脸遮盖在阴影里。他走到离老人还有两米远处停下了,仰头让光落到自己脸上。一双黑如鹰隼的眸子,唇角上勾,邪邪笑着。
       被叫做西拉的鹦鹉接触到那样的眼神本能地缩了缩。老人笑着安抚它,接着转头换了神色,上一秒还和蔼慈祥的脸顿时变得严厉,一双清明的眼牢牢锁定在来人身上。
       “你来再多次也一样,我不会违背诺言的。”

       “这是我这一个月来住的地方。”
       加坦杰厄的另一边,另一处更为幽静的居民区,树木随风招摇,细碎影子投射在行人脸上。
       刚一开门,就有条及膝的黄色小狗扑了出来。
       “乖盖迪。”镜子蹲下身去接,然而小狗意外地直接从他面前跑过,紧接着一蹬地跳到后面一个人的怀里。
       希特拉下意识接住了扑来的小狗,揉揉它毛茸茸的脑袋,抬头时再一次感受到了三道目光齐刷刷的注视。
       “呃,我和盖迪的主人认识,所以......”
       希特拉拎起盖迪想放回地面上,然而小狗扭头呜呜叫着衔住衣袖不放,一双黑不溜秋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希特拉。
       “......”
       “......”
       一人一狗僵持着。
       “你还是抱着它吧。”赛罗实在看不下去了,伸手托起狗狗就往希特拉手里塞。
       没办法,希特拉只好一脸不太情愿地把盖迪抱在怀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小狗倒是热情地在他手臂上扭来扭去,抬头舔舐希特拉的下巴——居然被默许了。
       “盖迪的主人去哪儿了?”希特拉忍着痒,抽动眉毛。
       “那个自称Evil的?他大概一周前强横地把狗还有那叠之前给你们看的照片塞给我了。”
       “那接下来可能还是要麻烦你照顾盖迪了,直到它的主人回来。”
       希特拉伸手顺小狗的毛,好像不知道自己那习惯的动作与熟练度和那张不耐烦的脸有多不和谐。
       “这个没问题,盖迪一直很乖。”

       屋里几乎全是木制的家具,挂在书桌变上的报时鸟屋一眼就吸引了赛罗的注意。他三步并两步地凑上去,一只雕刻精巧的鸟儿突然冒出来差点打到他的额头。
       镜子介绍这个房子是一位好心的老爷爷租给自己的,房租就是每天打扫这个屋子,让那些漂亮的木工艺品不被灰尘掩盖了光辉。
       莎莉也跟着赛罗一起好奇地左看右看,许多精巧小玩意儿实在是讨喜。
       希特拉仍然抱着狗,他环过盖迪的脖颈,摸到那条狗链,低头瞧了瞧上面悬挂的圆形蓝水晶。

       还好之前有跟老爷爷问过这些工艺品,现在还算比较轻松地就满足了一大一小的好奇心,镜子接着把更多的资料从书桌里翻出来。
       “我需要你的帮助,希特拉。”
       “我?我可没那么好心,帮你们跑前跑后的。”怀里的盖迪突然汪汪叫起来头在希特拉胸口一拱一拱的,“......不过看着你照顾盖迪的份上,什么忙?”
       镜子端出一卷羊皮纸,“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想亲自见见加坦杰厄的城主,但事到如今看来不太现实。既然你能够动用到城卫队贴通缉令——没别的,就是拜托你帮我把这个东西带给城主,我知道你办得到。”
       这一次希特拉回应得很干脆,把盖迪往赛罗怀里一塞——仿佛是报复之前赛罗把小狗塞给他,不过盖迪还是依旧热情,弄得赛罗痒痒的直想笑,这让他不禁疑惑希特拉之前怎么忍得住。
那边黑发的男人往下扯了扯兜帽,拿上卷轴就安静出门了。



       “城主。”
       幽怜手里攥着当年那份协议,向露露耶的城主全盘托出自己的疑问,当年为何黑暗之子会答应这份不划算的合约。
       “能在长期和平的环境中时刻保持警醒,值得表扬。”身披白兜帽长袍的老人端起面前的一杯茶,“但也有些事情,不是我们能够参与的,还是少知道得好。”



       “又去露露耶了?”
       “怎么你能去我就不能去?”
       男人取下兜帽,不耐烦地瞥了一眼说话的人。
       “我下过命令的你不会不知道。”
       希特拉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
       “得了吧,现在城主位置上的是卡蜜拉,而你只是名义上的精神领袖。”
       “那以黑暗之子的身份呢?”
       男人愣了愣,接着放声大笑,“堂堂黑暗之子三番五次偷偷跑到露露耶,说是为了当初那个破合约,那我还不如相信这些年的黑暗之子根本就是假的!”
       “Evil,”希特拉喝止一声,“够了!”
       被称作Evil的男人脸上浮起笑容,俊俏的面容上是和希特拉截然不同的笑,轻浮的外表下是一个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束稻草的绝望。
       他一把拽过希特拉的领口,近得几乎贴在人耳边说话,“既然你也不肯告诉我,那我会用我自己的方式,去把以前那个黑暗之子找回来。”
       希特拉漆黑的眼眸缩了缩,接着闭上,绷不住的疲惫爬满整个人的面容。他伸手把手里的卷轴往Evil胸口塞去,同时用力把人推开。
       “这个,交给卡蜜拉,我以迪迦的身份拜托你。”



       “我们被卷入的这个世界的时空乱流恐怕也与加坦杰厄有关。在我收集到的传说中,加坦杰厄作为神——虽然是邪神,但具有相当可怕的力量,他的苏醒‘扰乱星辰’,‘扼杀一切可能’。”
       “也就是说,他的苏醒能够操纵空间时间?甚至...将对自己的存在威胁到的提前抹杀?”莎莉有些心悸,何等可怕的力量,如果没有外力干预,这个世界被邪神统治恐怕是早晚的事。
       “你说的没错。”镜子点头。
       赛罗抱紧了手里的盖迪,突如其来的压迫力让小狗委屈地叫了几声。
       “一定有办法阻止的!”
       镜子的脸上露了难色。
       “办法也许是有,但也不是我们能办到的。”
       黑暗与光明相生相克,对付加坦杰厄最好的东西毫无疑问就是高纯度的光。
       赛罗虽然是根正苗红的光之战士,但还剩两次的能量冒不了这样的险。虽然当初的那次力量用尽集齐了帕拉吉之盾好歹力挽狂澜,但在这个世界这么做恐怕就没那么好运了。


       “卡蜜拉。”
       端庄坐于办公桌前女子的身影一震,她左右看了看,但没有人——或者说没有人的气息,她以为是自己的幻听,但那个声音接着说话了,仿佛来自很遥远的深空,沉闷又苍老。
       “迪迦果然还是不肯回来见你。”
       “你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让迷失在光明中的黑暗之子,黑暗的领袖,变回来吗?”
       卡蜜拉垂下眸子沉默了一会儿。
       “......难道说你能做到?”
       “当然,我会给予你最纯净最强大的黑暗——你可以用这股力量把从你身边逃开的迪迦带回来,然后同化他。”
       “同化?”
       卡蜜拉的脸上犹豫了几分,但容不得她再次出声拒绝,从房间角落里肆意而出的黑暗包裹住了她。
       一开始如窒息一般的痛苦过后,她的身体接受了这股力量,直到那些痛苦消失殆尽,最后一丝黑暗也融进了那双不再清明的眼睛里。
       与此同时,敲门声突然响起,卡蜜拉警觉地看向门口,整理好被弄乱的办公桌,保持常态的优雅过去开门。
       “这个是迪迦要我带给你的。”
       听那两个字卡蜜拉反应平静,甚至是淡然地接过卷轴,面上挂着微笑。
       “谢谢你了,Evil。”
       “卡蜜拉你......”
       Evil皱眉看着面前的城主。
       “我怎么了?”
       女子的笑容一如既往的妖艳。
       “没什么,我先走了。”
       今天的卡蜜拉看起来怪怪的,是自己多心了?还是回头提醒一下希特拉和达拉姆两个傻蛋,他们才是陪伴卡蜜拉最久也了解她的人。


       “镜子!”
       敲门声咚咚响起,镜子搁下笔前去开门。
       门外是个细瘦但还是有肌肉的男人,平凡的脸上也像卡蜜拉一样涂了蓝色的花纹。他一进门就把手上拿的东西放在了镜子手上。
       “你拜托我的东西我拿到了。”
镜子笑着道谢,“谢谢你了,希特拉,进来坐吧。”
       “希特拉!?”
       这回轮到赛罗和莎莉吃惊了。
       “你们认识我?”
       俩人摇摇头。
       镜子及时解释道:“我们遇到一个人,他自称希特拉来着,当时我就觉得很奇怪。”
       “加坦杰厄城里叫希特拉的只有我一个,这一点我可以拍着胸脯向你们保证!”


       关于另一个希特拉,讨论下来也没什么结果,他们对那个人的了解实在是太少。
       谈话的重点终于回到了希特拉带的东西上,那是一个像指南针的东西,旁边还有一份破旧说明书。
       “只要充进合适的能量,就能靠这个侦测加坦杰厄的能量本源。
       “在加坦杰厄苏醒前破坏掉,就能遏止住他给整个宇宙带来的剧烈影响,虽然无法彻底解决他,但这足够让他修养好久了,直到有足够的光的力量摧毁他。”


       “邪神加坦杰厄?”大古琢磨着这个名字。
       幽怜的影像微微闪烁了几下。
       “加坦杰厄曾在三千万年前苏醒过两次,第二次导致了超古代文明的灭亡,至于第一次,那一次的具体细节没有记进我的档案资料里,所以我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一次的复苏被成功阻止了,但代价巨大。”
       影像又一次消失,好像每次都有时限一样,大古每天都在抓紧这点时间问到更多的关于迪迦的事情,凝聚了高度人工智能的预言机也尽可能地给了大古问题的答案。
       这一次提到的邪神复苏,他总觉得不对劲。如果说奥特曼不能干预人类的选择,那么第一次的复苏到底是谁阻止的?如果有人类有阻止的力量,那第二次复苏又怎么会导致超古代文明灭亡?

tbc.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