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O-三青

杂食,赛迪、all迪、希梦、茹盖、梶梦、佐希、jo都吃,还有鸣樱、声爵。大男神声波,爱papa和他的磁带们。最近沉迷warframe,电队是我的。

【赛迪】恋人相遇即是旅程终结(15)


       叮咚。
       正午的钟声敲响,木头攥刻的小鸟从屋子里探出头来,年久失修的齿轮咬合,伴着吱吱声发出嘶哑的低鸣。
       留有一头柔顺白发的青年放下了手中的一卷纸,取下面上的平光眼镜,无奈地揉了揉眉心。
       “真是的,不愧是他。”

       上半部分为圆锥形,下半为球形的预言机器重新被拿了出来,下发的活动板缓缓收拢。
       投影里出现了白发兜帽的女性,她自称幽怜。
       据野瑞所说怪兽和迪迦的出现也是她预言的,这让大古有了见一见她的念头。好在对这个奇怪机器的权限管理并不高,以胜利队队员个人名义取来调查也完全没问题。
       大古直接把这个机器带回了自己的房间,拒绝了野瑞想把这个仪器在实验室再分析的提议。
       直觉告诉他,幽怜的身上有自己想要的秘密,但他出于某种奇怪的私心不想让别人知道。
       人影的投射陡然变大,等身大小的幽怜用着算得上是温和的目光直视大古,如果不是因为投影本身有些不稳定造成的边缘扭曲,大古甚至差点以为是幽怜本人站在自己面前了。
       “...使巨人苏醒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大古变成光。”
       “我变成......光?”
       幽怜缓缓点头,“你,就是迪迦。”

       “通缉令这种办法得亏你想得出来。”
       白发青年一手捶上赛罗的肩头,展开那张画得抽象文字也配得奇奇怪怪的通缉令,“表面长得斯文,曾拐卖一十六岁少年和十四岁女孩,罪大恶极,罪无可赦,请见到此人的市民请及时与城卫队联系。”
       配图是个小人儿,银身绿肩,脸上画着金色十字,旁边还画了些亮闪闪的四角星,想必是代指反光的镜子。
       “我就知道镜子你已经迅速掌握了这里的语言,看了这个内容也一定会来‘自首’的,不过这次还得谢谢希特拉的帮忙。”赛罗嘻嘻笑着,一脸的得意。
       “希特拉?”镜子的脸色微变。
       “他现在不在这儿,说是有事先离开了。”赛罗摊手,“走吧,莎莉还在屋子里等我的好消息。”
       镜子把通缉令卷好重新放在桌上,跟着赛罗出了城卫队的特殊客房。在外面等候多时的城卫队工作人员接着进来,对这批通缉令进行注销处理。

       莎莉惴惴不安地站在门口,即使已经过了这么久,每当回忆起上次和镜子的分离心里还是同那时一样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和迷茫,就像有人狠狠扇了她一巴掌,告诉她你的存在就是给身边的人带来不幸。
       那个把她从灭族的绝望中拯救出来的骑士,悉心教导把自己当公主一样来呵护的人,她离开过他两次,每一次她都心痛后悔无比,她欠镜子太多了。
       门外是熟悉的声音,证实了莎莉的预感,只有一门之隔,她却突然丧失了开门的勇气。
       不过赛罗从来不会想那么多的,他直接掏出自己出门时被希特拉提醒及时带上的为他准备的钥匙。
       陌生却又熟悉的白发青年脸上是永恒不变的温柔笑颜。
       “好久不见了呢,我的公主。”
       莎莉几乎是哭着扑上去的。

       虽然已经见过这样的情景很多次了,但赛罗还是抑制不住那股油然而生的恶心感——果然虽然很感人,但赛罗修炼到现在也抵挡不住秀恩爱的杀伤力,他现在甚至希望希特拉那个家伙在,至少他能分走自己一部分注意力去怼人,而不是像个高瓦数电灯泡一样杵在这儿。
       “真是感人的场面啊。”
       赛罗暗自嘀咕自己的心愿是不是实现得太快了些。
       希特拉重新换上了之前严实的兜帽装扮,微笑瞧着在门口相拥的二人,“不过感动归感动,赶紧先进屋吧。”
       那一刻赛罗甚至产生了希特拉简直是天使的错觉。

       再一次的自我介绍后,镜子若有所思地打量“希特拉”,在被三道目光的同时注视的时候希特拉倒是轻松自在。
       赛罗犹豫了一阵还是对镜子发问了:“你之前留下的那些信号......到底代表了些什么?”
       白发青年瞧了瞧赛罗,又瞧瞧希特拉,叹口气,从随身的小包里拿出一沓文件。
       那是整块大陆的详尽资料,从铺满桌面的大地图,到人们口中的传说预言,镜子在短短一个月内搜集到的资料让赛罗惊讶得张大了嘴。
       希特拉低头细细察看那份地图,尤其是重点圈出来的加坦杰厄和露露耶,眼眸里流露出一丝惊讶。他抬头再一次重新打量了还在把资料再整理的白发青年。
       镜子一边简单说明了这些天自己忙碌的情报调查,也一边提出了自己的猜测:
       加坦杰厄正在复苏——

       邪神加坦杰厄一直像都市传说一样,人们对此半信半疑。像露露耶那样的归于光明的城市对邪神持鲜明的憎恨态度,但加坦杰厄这类更亲近黑暗的城市却隐隐对此期待着,也有人认为只是无稽之谈,毕竟历史文献中从没有记录过加坦杰厄的真实史料。
       这些传说共同的一点,它们都提到了另一位和加坦杰厄关系密切的黑暗之子,尽管没人能拿得出证据证明二者到底有什么关系,但至少后者确有其人,而且同为黑暗的身份,说没关系没人会信的。
       “黑暗之子?”赛罗疑惑地看着镜子,“那是谁?”
       “据记载在几百年前大批的巨人突然降临到这个世界,其中就有一位后来被尊为黑暗之子的强者,大概一百多年前,他统一了当时混乱无比的黑暗势力,并力压光明,直到后来与光明一派的首领谈判达成和解,各自安分待在各自的城市——这也就是露露耶和加坦杰厄的由来。”

       当年的谈判维持了这个世界近百年来的和平,但加坦杰厄复苏的传闻又让一些不安分的人蠢蠢欲动。
       幽怜神色严肃地盯着手上的一颗水晶球,一丝丝黑暗从球心冒出在球内壁横冲直撞,直到水晶球面出现了一丝裂痕,这些黑暗的影子才突然消散。
       放下已经被侵蚀毁坏的水晶球,幽怜铺开桌上的老旧牛皮纸,指尖轻轻划过落款签名的地方。
       繁复的花纹编织成的文字,翻译过来是四个名字——希特拉,达拉姆,卡蜜拉,以及,迪迦。

       黑暗之子与克鲁苏之子,总会引起人们的诸多遐想。当初巨人间光暗大战活到现在的人类不多,露露耶城主就算一个,那是个须发皆白的慈祥老人,幽怜虽然只有在汇报警备团的工作时才能见到他,但城内现有的规章制度,百年来的繁荣,当初对警备团的支持,无不显露出这位城主的智慧。
       但现在幽怜有了更深的疑惑,当年如破竹之势攻来的黑暗战士,为何因为一纸合约就退回了自己的城邦,更何况这个合约上黑暗战士显然更为吃亏——除了那点微不足道的经济补偿,他们几乎什么都没有得到就放弃了进攻,退而回到自己的大本营。

       “这是我认为不合理的地方,合约的内容不难打听到,但是有违常理,我很难想象那位黑暗之子会答应这样的合约。”
       白发青年皱眉道,手里握只羽毛笔在白纸上涂涂画画。
       “这个什么合约和加坦杰厄有关系?”安静听着分析的希特拉突然说话了。
       镜子翻出了几张照片,“当然有。这些是这一百年来加坦杰厄城附近的环境变化。”
       从百年前开始,原本郁郁葱葱的植被逐渐稀疏,暴露出沙地,甚至有的小动物毫无理由地暴毙,解剖尸体才发现呼吸道已经被完全腐蚀。
       “这些照片是从一百多年前开始拍摄的,最早的一张就是在合约当天。而现象也与加坦杰厄复苏的传说相吻合,以这座城市为中心,万物都在渐渐枯萎。虽然不清楚为什么城内反而没有受到影响,但这可能要问知道当年合约真相的人了,比如说那个黑暗之子。”

       “你不是一个预言机器吗?”
       大古一脸惊奇。
       “是没错,但也包含了高度的人工智能。而且这样的你和我的对话在几个月前就已经发生过了。”
       “你的意思是,这几个月来,迪迦都是......我?这怎么可能呢。”
       “但你没办法解释那股熟悉感,这是你的使命,大古,身为光的使命,三千万年以来,一直如此。”
       投影消失,机器重新合上,不知道为什么不能再次打开。大古带着满腹疑问坐回椅子上,闭上眼仰躺着放松身体,再一次尝试回忆。
       意识仿佛在长而没有尽头的漆黑隧道里奔跑,没有风声,也没有脚步声,唯一提醒自己时间还在往前流动的就是自己的心跳。
       光。
       久违的光出现在前方,虽然只是微弱的一点点,但固执地在前方闪亮着。
       那些被遗忘记忆里的高兴的、难过的、愤怒的、希望的、失望的心情,全都涌上心扉,丢失的记忆空白渐渐有了五彩的颜色,耳旁的风声越来越大,能听见的自己的脚步声也越来越响。
       终于,那道外界的光触手可及,他毫不犹豫地迈步出去。
       在刺眼光芒下短暂的失明后,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宏伟的金字塔,锋利边缘上泛着异样白光。
       金字塔没有实体,大古轻松穿透了金色的光壁,进入到金字塔里面。
       三座巨人的石像赫然出现在眼前。
       中间靠后的那一个巨人尤为熟悉,计时器的位置甚至微微亮起了光,那点稍纵即逝的光芒很熟悉,他记得自己在哪儿见到过。
       大古走上前,手掌贴上巨人的脚面,和他的心跳声共鸣的震动吓了他一跳,刚一撤手整个世界都开始摇晃起来,巨人的石像簌簌落下灰尘,紧接着一切崩塌褪色,突然间周围都变得白得刺眼。
       大古猛的一下从座位上弹起来,揉揉眼睛重新审视周围,自己还在自己的房间,预言机器也好好放在桌面上,时钟上时间过了才十分钟。
       ——刚才的那是......梦吗?

tbc.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