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O-三青

杂食,赛迪、all迪、希梦、茹盖、梶梦、佐希、jo都吃,还有鸣樱、声爵。大男神声波,爱papa和他的磁带们。最近沉迷warframe,电队是我的。

【赛迪】恋人相遇即是旅程终结(13)

       穿过昏暗的走廊,赛罗抬手交叠在脑后,盯着前面带路年轻人的后脑勺跟上。
       幽怜是谁?赛罗还记得他问出这个问题时,年轻人诧异的表情,不过人家还是规规矩矩跟他解释了,幽怜是现任地球警备团团长。放在之前那应该是和泽井总监一样地位的职务,赛罗心想。
       不过话又说回来地球警备团团长为什么要找他?大古给他的东西看来不简单,可惜被自己弄丢了。
       走廊的尽头是一间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的房间,靠窗位置站着个穿白色长袍的女性,大面玻璃外是熙熙攘攘的露露耶。
       赛罗眼尖,一眼就看到了女子手上出自自己的黑白画作。
       带路的年轻人上去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女子转过身来面对着赛罗,一头乌黑的青丝从兜帽两侧滑出。还没来得及吐槽这里的人是有多喜欢兜帽,赛罗又看到了一张让他差点摔倒的脸。
       居间惠队长!?
       之前大古那儿已经长教训了,赛罗赶紧收好惊讶的情绪。
       “你叫赛罗是吧,听说你在找这个?”虽然长得一样,但这个团长声音比起队长的还是有很大不同,更低沉,有点捉摸不透的感觉。
       “是,我一个朋友暂时给我保管的,但我不小心弄丢了。”
       “你知道这东西叫什么吗?”幽怜把画纸重新铺回到桌面上。
       “不知道。”赛罗实话实说。
       “它叫火花棱镜,曾经我有幸见到过一次。”幽怜想起了那个黑衣的男人,“火花棱镜上承载着巨人的力量。”
       “巨人的力量?”
       幽怜意有所指地看向赛罗手腕上的手镯——尽管还有能量但是原来开裂的伤痕还是没有一点修补的迹象。
       “对,同你相似,但不一样。”幽怜露出微笑,“不用太惊讶,我精通占卜之术,同时对能量波动十分敏感。顺便告诉你,你的手镯要修复很不容易,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只是时机未到。”
       赛罗回去的路上一直在琢磨这个幽怜的话,可能是因为熟悉的脸还有亲切自然的态度,赛罗对她的话几乎没有怀疑。露露耶不是个简单的地方,赛罗趴在阳台栏杆上远望地平线,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镜子然后回去找大古。
       听完赛罗的转述,莎莉也一直在思考,最后思考的结果是让赛罗去街上拉个路人问问。
       还好本土人民都很热情,也不计较赛罗的十万个为什么,一顿问下来二人也知道个七七八八了。
       这个地球巨人和人类是共存的,巨人就和幽怜说得一样和奥特曼很相似,就连守护人类这一点也相似极了,但不同的是,这些巨人远没有奥特曼那样只是单纯无私的保护神,他们有的集结在一起共同守护一座城市——比如说露露耶,有的则为了争夺领地连年征战,还有的既不守护也不侵略就像浪人一样四处游历。地球警备团的主要职务和TPC也大相径庭,他们负责协调巨人和普通人类的关系,正因为他们的努力,整个地球已经趋于和平,首都露露耶更是保持了高度的繁荣。
       所谓的承载巨人的力量,民间传说是巨人们自从与人类开始和平共处就发明了一种能够承载自己大部分力量的器具,大部分力量留存在器具里,而平常就以人类的外表出现。和光之国全是光的力量也很不同,巨人的力量分为光暗两派,光主和,暗主战,但也不绝对,守护露露耶的力量除了光,也有暗。尽管官方并不承认露露耶有黑暗的力量,但其实人们都心知肚明仅仅有光维持不了露露耶数百年来的繁荣。

       这个地球的时间也和之前的一样,分黑夜白天,一天二十四小时。入夜以后,露露耶和之前赛罗待过的城市并无什么不同,各式各样的夜灯,到了晚上也依旧热闹的夜市,大概最大的区别也就是巨人的存在。
       莎莉已经睡下,赛罗在阳台上看了会儿风景还是没忍住推门出去。
       幽怜“友情”资助的钱还够好一段时间的花销,赛罗不太清楚为什么幽怜会对他们这么好,就因为那个丢了的火花棱镜?
       砰——有人挡在了前面赛罗一时躲闪不及撞上了。
       捂着撞疼的鼻子,赛罗定睛一看,黑衣兜帽清秀的脸,这不就那个翻版大古吗。
       “小朋友大晚上就不要乱跑了。”男人笑眯眯的,果然虽然是同一张脸但是不是同一个人,和大古的温和不同,这人笑容里还带着些狡黠,“早点回家——”
       赛罗的眼角抽了抽,还是舍不得对着这张脸下手,“我不是小朋友,大叔。”
       好像是真的戳中什么了,男人的笑容僵住了,然后很快掩盖了那丝不悦,伸手摁住赛罗的脑袋就是一顿猛搓。虽然脸长得一样,但是这个男人似乎......比自己要高一点,被搓得头晕目眩的赛罗心想着。
       不过......还是好想揍他噢。

       “你们啊,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青年微微偏过头一脸人畜无害地笑着。
       但是这笑容让赛罗不禁脊背一凉——
       他打着哈哈,反问那个之前名字就留了三根手指的家伙为什么这么说。
       谁知道这个男人食指戳了戳他自己的脑袋,“直觉。”
       什么嘛。赛罗觉得自己被耍了。
       “这个世界的设定...哦不是,传统,相信你应该已经打听得差不多了。”男人收起了笑容,黑色的眸子在黑夜里反着光,“那么你想怎么办呢,如何找到你那位朋友?”
       “求助警备团的同时我们去会其他大城市找。既然这个世界有巨人的存在...我想我有必要去寻求他们的帮助。”
       “默认了噢,你们不是这个世界的。”
       “喂!这不是重点吧!”
       “如果你想见巨人,我倒是可以帮个小忙。”男人又笑了起来。
       赛罗狐疑地看着男人明显不怀好意的笑容,“有你帮忙最好不过,但是...你为什么要帮我们?”
       “因为我是个好人——开玩笑的,因为你身上有让我感兴趣的东西。”说着目光瞥向了赛罗手上的手镯,还剩两格能量的手镯微微泛着光。
       赛罗摩挲手腕上温热的手镯,有种莫名的东西被别人盯上的不安感。
       “别紧张得跟个兔子一样,我又不会抢你的,看看总行吧——作为帮忙的报酬。”
       好像挺划算的?...虽然还是很不爽,但赛罗还是乖乖把手伸过去了。
       男人捏着他的手腕,左右来回翻看,力道一点也不温柔,赛罗都快被捏疼了。男人啧啧着可惜之类的话然后放手了。
       想必是看到了那个裂痕,赛罗想。
       “难得这么强的力量却给了你这么个小鬼?”一脸暴殄天物的可惜。
       “.....喂!有你这么说话的吗,大叔!”
       赛罗思念起了真角·小天使·大古,而不是眼前这位阴晴不定的怪家伙。

       大古冷静地看着“又”大发雷霆的吉冈长官。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是重复的第五次了。而每天的内容和谈话仿佛预先设定好的一样——大古甚至能全套背诵下来。
       闭眼前还是自己的房间,再睁眼却又是在病房里,照顾自己的小护士担忧地询问自己的病情。
       世界仿佛被倒带了,永远地停在了那一天。还有那个自己怎么也想不起来的少年。兜里空空的,仿佛缺少了什么......缺少了什么?大古下意识地掏了掏,空无一物。
       不仅是这个世界变得奇怪,连自己都好像忘却了什么东西,很重要的东西。

       再一次和幽怜取得联络,在男人的再三威胁下赛罗并没有把他的存在说出去,只是说想去其他城市找找,得到准许以及特别的通行证后三人上路了。
       “我说大叔——”
       “停,打住,别叫我大叔。”男人一脸无奈的样子倒和大古的模样重合了,“我有名字的。”
       “让我想想......三?总不能叫你阿三吧。”
       “去你的,敢叫这个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扔到野外喂狼?”男人毫不客气地赏了赛罗额头一拳。
       “你又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你叫什么?”赛罗鼓起脸,“三根手指?”
       “真拿你没办法,希特拉。”男人叹口气,“你呢,小鬼?”
       “别叫我小鬼,不然我会叫你大叔,大叔大叔大叔——!”在男人杀人的目光下赛罗住嘴了,“赛罗,我的名字是赛罗。”
       “那么你呢,小姑娘?”
       一旁安静微笑的莎莉愣了愣,“莎莉。”
       “哎呀真可爱,赛罗你就不能学学人家当个乖孩子。”
       “别打莎莉的主意,还有我说了我不是孩子!”
       虽然这个自称希特拉的人很气人,但赛罗只能忍着,毕竟对方答应了帮忙,而且至少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坑过他们。
       到了晚上三人选择在林子里扎营。尽管露露耶城内飞行器等轨道交通发达,然而一旦出城就和野外没有什么分别,车道稀少,加上男人自称的步行捷径,接下来的路程都得靠徒步。
       赛罗和男人当然没事,莎莉也不是娇生惯养出来的,对这种程度的体力消耗还能接受,所以提议接受。
       在莎莉帮助下刚搭好帐篷,赛罗就看见男人提着两只肥兔子回来了。
       看着那张熟悉的脸,还有熟悉的场景,赛罗回忆起了第一次见大古的时候。赛罗承认自己是个不怎么爱回忆的人,他更着眼于当下,但他总是无可避免地看着那张脸回忆起大古,还有和他一起度过的难忘经历。
       自己当初就那么冒冒失失闯进了大古的生活,用崛井的话来说毁了人家好好的一个假期。但赛罗对此毫不愧疚,甚至有点庆幸当初捡到自己的是大古,而不是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人,比如说面前这位同脸但是性子天差地别的家伙。
       可能是视线太过明显了,希特拉转头和赛罗对视了一眼。
       “又不是不给你吃,别一副我欠了你钱的样子。”
       烤好的兔子给赛罗和莎莉一人一只,莎莉疑惑地问起他,希特拉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用。
       他的性格其实也没那么恶劣。莎莉心想着,来回看着相看两厌的俩人,大概赛罗生气还是因为那张脸吧,盯着自己喜欢的人的脸呛自己换谁都会不爽。
       默默叹了口气啃着香烤兔的莎莉打算放任不管了。

tbc.
终于放假了可以浪了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