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O-三青

杂食,赛迪、all迪、希梦、茹盖、梶梦、佐希、jo都吃,还有鸣樱、声爵。大男神声波,爱papa和他的磁带们。最近沉迷warframe,电队是我的。

【赛迪】恋人相遇即是旅程终结(12)

-脑洞越来越大,有点刹不住




       “这是怎么回事!?”

       一脸不善的中年男子指着大屏幕上的两个孩子,现场记录中十二点三十四分十九秒一高一矮两个身影凭空消失,紧接着的是大古的晕厥。

       “无法解释——以我们目前的能力,根本没办法解释......长官。”野瑞仍在埋头敲击键盘,额头渗出细密的汗。

       “你是说TPC聚集了所有人类智慧的超级电脑也无能为力!?我们连两个孩子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折扇啪地一声撞在桌面上。

       人类的力量是有限的,居间惠早在负责对外星交流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了。宇宙何其辽阔,而人类只是其中渺小的一部分。

       “冷静点,吉冈。”泽井总监拍了拍野瑞的肩膀,“你要相信我们的野瑞队员,而且我们人类这些年取得的成绩确实是远不足以解开这个世界上的太多谜题。”


       大古是在一片黑暗中醒来的,房间里没有开灯,月光透过窗棂投射到被子上。他摘掉脸上的氧气罩,一阵一阵的疲惫感还是挥之不去,但比之前昏迷的时候好很多了。

       氧气罩状态和监控相连,正在值班的真由美急急忙忙赶到大古的病房。看到人还好好在床上而不是像一些小说电视剧从病床上消失了那样真由美松了口气,然后收好自己的脑洞询问大古现在感觉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我怎么会昏迷在这儿?”大古按揉起太阳穴,一脸迷茫的样子。

       “之前的行动你忘了吗?赛罗和一个叫莎莉的小姑娘消失了,而大古你晕倒了。”真由美叼着笔帽盯着大古,琢磨着要不要把这也记录进病情里。

       大古认真思考了一会儿,然后认命地摇摇头,“我只记得我正在休假,赛罗和莎莉......他们是谁?”


       进入时空裂缝以后,火花棱镜化作了一道光钻进了帕拉吉手镯里,蓝色的宝石镀上了一层金色。

       赛罗直觉地感觉到一阵不安,哪怕手腕上久违的源源不断的光的力量充沛着自己。

       果然——赛罗伸手一捞就捞出来一个和地球上乌鸦脑袋相似的小家伙。

       “莎莉你怎么跟上来了!?”

       这才是莎莉的本体,乌鸦人,也是赛罗和镜子真正熟悉的模样。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进入时空裂缝时我被那个宇宙所排斥,只好也跟着进来。”

       莎莉低下头,虽然没有人类形态表情丰富了,但赛罗还是从中读出了不安和诚恳。

       “找到镜子以后我们回去找大古好不好?”

       答案当然是肯定的,赛罗指了指手镯,“我有东西要还他,还有一堆问题想问他。不过你为什么问这个?”

       那种不安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大古的时空被一种奇怪的力量影响着,我被排斥的时候明显感受到了,”莎莉顿了顿,回忆着当时情况,“那是种不带有一点点生气的完全死寂的力量。我......很担心,大古他们会出什么事。”


       时空裂缝里全是极光一样的色彩,还有隐约的气泡状漂浮平衡的各个宇宙。要是没有帕拉吉手镯的力量任何宇宙人都会轻易迷失在里面。

       漫无目的的寻找纯粹是浪费能量,而赛罗有目标性地找着一种东西。镜子不愧是他终极赛罗警备队的成员,借由着制造镜子的能力在时空裂缝里留下线索,赛罗很快带着莎莉到达了那些闪光碎片指引的终点,虽然镜子不会奥特签名,但留在那些碎片上的只言片语还是被细心的赛罗发现了。

       原来镜子在时空裂缝中并没有出事,反而发现了影响时空裂缝的力量来源,受这股力量影响整个时空裂缝完全不像以前教科书里写的那样恐怖,但被影响到的各个时空和宇宙被微妙地扭曲了。而镜子最后所去的就是这个宇宙——

       隔着一层流光,赛罗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一个星球,蓝色覆盖了这个星球的绝大部分,唯一的一块大陆黄绿相间。

       这是......另一个地球?


       “我不认识他。”

       照片上正是个少年,大古翻来覆去地想也没想起来这是谁。

       “他真的不记得了。”崛井趴在床沿一脸惊奇,然后指了指自己,“那我呢,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崛井——我没失忆,只是不记得你们说的人。”大古无奈地摇头。

       “都是新城,他谎报军情!”崛井毫不犹豫地把旁边的新城卖了。

       “你这家伙!是真由美没讲清楚,怎么能怪我?”

       “你还敢说,要不是你听人说话听到一半就走了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傻哥哥。”真由美推门进来,把检测结果拿给他们看。

       除了有点低血糖导致的虚弱,其他检查项目全是正常,明天就能出院。这大概又是一个人类的科学技术无法解释的谜题了。


       穿过大气层的感受比以往的地球要更为轻松,赛罗正疑惑着带着莎莉着地瞬间变成了更不引人注目的人类形态,火花棱镜也从手镯里钻出来变回原来的样子藏在衣服里。

       无论是森林还是远处起伏的山脉,这和地球简直一模一样——就连鸟儿的鸣叫声也如此熟悉。

       不对,不是鸣叫声,是有谁在吹口哨。

       赛罗拉着莎莉钻进旁边丛林里往口哨声来源处望去。

       那是个带着兜帽很悠闲地走着的男人,一身灰黑色有点年头色长风衣,连露出五指的手套都是黑色的,因为兜帽和视角的缘故看不清脸。

       “你们说——

       “我口哨吹得怎么样?”

       被突然瞬移般出现在面前的家伙吓了一跳,赛罗差点一个踉跄跌倒,还好及时被对方扶了一把。

       “诶抱歉抱歉,吓到你们了,只是看你们听得很入迷的样子就想问一问。”

       赛罗觉得自己恐怕要二次跌倒了,因为他看清了对方的脸。

       “大......大古!?”


       重新回到岗位上的大古打了个喷嚏,在队友关爱的询问下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作战室里吉冈指着屏幕正大发雷霆。屏幕上是两个孩子消失然后大古晕厥的影像。

       “昨晚上发生的事居然没人能给我一个解释!?还好大古队员今早上就已经醒过来了,但是却不记得了好多东西。”

       昨晚?今早?自己不是睡了一整天了吗怎么会......

       大古下意识瞄了眼通讯器上的时间,清清楚楚地显示着的正好是视频日期第二天。

       ......有什么不太对劲。大古垂下眼寻思着。


       “我都说了你们认错人了。”和大古有着同一张脸的男人很无奈地摊手解释。

       赛罗还是不依不饶拽着人手臂,“你们长得一模一样一定有什么关系。”

       还是莎莉冷静下来把赛罗拽到一边,“你忘了我们是从时空裂缝过来的吗?这很有可能是平行宇宙的大古。而且我们的当务之急应该是找到镜子骑士。”

       “听说你们要找人?好像是叫那个什么......镜子骑士?”

       莎莉一下子停住了口,转头看着笑眯眯不知道什么时候凑过来的男人。

       “是,我们是在找他。”赛罗倒是干脆承认了,“你难道有什么办法可以帮我们?”

       “办法嘛......没有。”男人回答得很快,伸手指了指身后方向,“不过从这儿再往前就是露露耶了,你们可以求助那儿的地球警备团,他们的总部就在那儿。”


       跟历史图本里古罗马相似的建筑风格加上高科技的设施,露露耶就像是异世界的一幅画卷在二人面前展开。

       异域风情,没有导游实在是难办,之前那个男人在指路后就朝相反方向离开了,临走问起名字他只朝他们竖起了三根手指——这也算名字?本来想追上去问个究竟,但就像之前的突然出现一样男人突然消失了,就连气息都探知不到。

       巍峨的城门上有着监控和为空中单位留的轨道入口,矗立在正上方的奇怪雕像踩着石球,和以前地球上的狮子很像,但它却长着犄角和带刺的尾巴,城门下方则是穿着金属铠甲的卫兵。

       从之前能顺利和那个男人交流来看,还好他们与本土种族不存在语言障碍,所以赛罗放心大胆地上前交涉。

       得知了二人目的后,卫兵好心地带他们去了警备团基地。一路上赛罗和莎莉不住好奇地四处看,毕竟把再普通不过的石头和金属完美融合构造的城市实在是让人难忘。

       而终点的警备团基地却格外眼熟。四角锥形,金黄色的砖石外表,这真的不是埃及的金字塔吗!?


       “又去露露耶了?”头带银色额饰的美丽女子一副头疼的模样。

       “是,这次还找到个好玩的。”男人取下兜帽,从怀里掏出个带花纹的白柱子顶着金黄色弧形的东西——火花棱镜。他把着这块有点分量的东西仔细看。

       “这东西......”

       “是不是很眼熟?”男人轻笑着,“和我丢的那根长得一模一样呢,只是颜色不一样。”


       另一边赛罗和莎莉遇到难题了。他们知道自己要找的是镜子骑士没错,也知道他长什么样,可他们不知道——镜子骑士的人类形态长什么模样,这要找起来可难办了。

       坦诚说是从别的宇宙来的?虽然这里科技十分发达,但赛罗始终有顾虑,这个世界的能量涌动十分剧烈,甚至比光之国的能量波动还巨大。在还没摸清楚之前,经验告诉自己不能先主动暴露身份。

       在基地部门登记后,二人回到了露露耶主城大街上。街上人的服饰仿佛横跨了几个时代,所以赛罗和莎莉两个一身另一个地球的现代装并不突兀,反而显得十分规矩平常。

       露露耶对外来客十分包容,甚至有专门的住宿区提供给外来的客人,哪怕是来历不明的赛罗和莎莉也能在里面住上一段时间,直到他们找到想找的人。


       至少在发现火花棱镜不见了之前,赛罗甚至有点喜欢这座开放的城市。他翻遍了所有的包也没找到大古当初让他带着的东西。还好莎莉及时提出建议,他们在登记找人的隔壁就是挂失东西的。

       所幸赛罗还记得那棒子的模样,画了一张交给工作人员。

       但是东西还没找到,倒是有人找上门来,说是要画图的人去谈些事,关于这个东西的事。

       “你得先告诉我要找我的人是谁我才能跟你走。”赛罗摸了摸手腕上的手镯,抄着手臂。

       来人是个年轻的男人,苦着脸摇摇头,“唉拗不过你,好吧,我告诉你,要找你的人,名叫幽怜。”

tbc.

脑洞具现化的感觉挺好的......

评论(4)

热度(22)